第61章甘拜下风 一更

作品:《大宋踏莎行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令王进大吃一惊,大枪的枪杆压着上官风脖子,但上官风又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刚才那一枪紧急时刻王进采取措施刺空了,上官风站在那里闲看枪锋走偏,与自己的脖子擦过去了,其实他是与死神擦肩而过,上官风能够淡定从容,丝毫不动,这只能说明上官风是天胆。一般人肯定做不到,但毕竟还是有人做到了,比如说上官风。

    但是接下来这一枪因何没把他压趴下?要知道他王进两臂一晃千斤之力,可是他这小身板竟然被压着脖子竟然无动于衷?

    且莫说王进这一枪杆力度有多大,关键的关键是王进觉得什么都没压着,大枪没任何障碍。究竟是怎么回事?王进有些发懵。

    更令他发懵的事还在后面,这时上官风出现在王进的另一侧,淡然一笑,面部的仍然是云淡风轻的亲子,“王教头,使得好枪法。”

    王进猛然回首不仅大惊失色,他有一种大白天活见鬼的感觉,上官风明明是在左边,什么时候跑到了右边?但他再回首看向左边时,上官风早已经踪迹皆无。

    王进那张脸顿时像死机了一样,他真想说一句,“你是人是鬼!”

    但是上官风就在他的右边,非常真实地存在,那种真实感甚至能让王进感受到上官风气息的存在。

    这说明,上官风的身法不止是比他的大枪快,而且是比他的目光快,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身法之人。

    也不是王进少见多怪,能比他的目光快的人上官风是绝无仅有,要知道王进可不是普通人,而是东京城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他的武功修为何等了得,他的目光何等犀利?

    其实上官风刚才是在拿王进练手,运用残影神功躲过了王进那一枪,实则是两枪。大枪锋利,刺向上官风时他不可能无动于衷的,而是上官风一个闪纵,身子已经躲开了,王进看到上官风无动于衷,那只是他的残影。

    也就是说,王进即便是不采取措施,这一枪按原方向刺去,也必然落空。

    包括王进即用枪杆压向上官风的脖子,想把他压趴下,他压的不过是上官风虚影而已,如是上官风怎么能有反应,也难怪王进感到这枪杆子压空到了空气,没有任何障碍。

    王进还有些不服气,把手中大枪一顺,前把一推,后把一拉,手中的亮银枪如一条舞动的银蛇横空出世,带着一股劲风向上官风扫了过来。由于这枪力道劲猛,纯金属打造的枪杆子居然弯出一个弧度。

    这一个平扫,大有雷霆万钧之势。

    但这枪锋所致,上官风直接不见了。

    “王教头,小可在这儿呢!”这次上官风直接出现在王进的身后。

    下一枪王进使出了雨打梨花,手中的大枪啪啪啪舞动如飞,一个枪尖变成了无数个枪锋刺向上官风,实际上还是一个枪锋,只不过枪锋闪动太快,人的视觉停留的作用使然,这就足以另人眼花缭乱,难分真假了。

    刹那间这无数的枪锋全部刺中了上官风,但是上官风安然无样,下一刻仍然出现在他的侧后,嘻嘻笑道:“好!好枪法!”

    这一下王进撤底服气了,一而再,再而三,事实反得证明,上官风的身法不仅仅是比他的大枪快,而且比他的双眼还快。如此身法,他王进只能是甘拜下风。但既然他有如此高超的本领,当初他被高俅那厮欺负因何不拿出真本事,是因为他的忍让、外乡人不愿惹是生非吗?如此说来何劳己动手,那次抱打不平岂不是多此一举?

    王进当然想不明白,也绝想不到上官风的本事这几个月突飞猛进!

    不但是王进服气了,监斩台上的高俅早就看傻了,大枪刺向上官风时的波澜不惊,和刺中上官风时的安然无恙,令高俅等觉得上官风会什么邪法邪术,要不然怎么被锋利的大枪刺中没有任何反应,惨叫声和鲜血什么都没有,而且上官风能出现在另一个地方,难道他会分身法不成?高俅等人看得发傻。

    “上官风,因何不还手?”王进怒气忡忡。

    上官风淡然一话,双手抱拳:“王教头,小可刚才说得明白,教头有恩于小可,小可怎忍与恩公动手?”

    “本教头说过了,休再提及此事!”王进有点恼羞成怒了,“今天要么我把你拿住,要么你杀了我,拿命来!”

    王进大喊一声,抖动手中的大枪再次向上官风扑来。亮银枪一招八式,八八六十四路王家枪施展开来,时而如漫天飞雪,时而如雨打梨花,时面如银蛇乱舞,时而暴雨狂风。大枪越舞越快,最后只见大枪飞舞,不见人影。

    “王教头,你的枪法使得真是太好了,但是小可绝对不能与教头动手,对了教头一定提要提防高俅那厮报复……”

    上官风开始时一边周旋还一边跟王进说话,但最后没了动静。

    等王进把大枪套路全部施展完毕时,自己的身边左右哪里还有上官风的半点人影?

    “王教头,你怎么自己在那儿练枪,小贼在那儿呢!”毕竟是旁观者清,这时高俅对着王进大喊。

    王进这才注意到,数十丈开外打得正激烈。不知何时,一个包围圈已经分成了两个,他所在的这个包围圈中本是大和尚鲁智深和杨志、上官风和他王四个人分成两拔打斗。

    现在可好,这里只剩下他一个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他一个人在这里练枪,一部分众军兵和差役围观。而杨志他们打到远处去了,另一部军兵和差投也跟着过去了,上官风什么时候也过去帮助那贼和尚了。

    王进仿佛受了奇耻大辱一般,看来自己这点武艺跟上官风差得太远了,只能是甘拜下风。上官风重情尚义,不愿跟自己动手,难道还要追过去吗?再打下去只能是自取其辱!

    “让开!都闪开!”王进脸上青筋暴突,甩了手中大枪,也不管高俅等了,出了人群扬长而去……

    王进愤然而去,不过现在的王进认识上有些误区,他跟上官风相比,公平而论,上官风只是比他的身法快而已,两个人真打起来,上官风也难以取胜。

    上官风与王进纠缠的同时,花和尚鲁智深大战青面兽杨志。

    在上官风未现身之前,两个人已经打了一场。刚开始是平手,王进的加入,鲁智深不敌。但是尽管如此,杨志仍然觉得凭自己的本事能够拿下鲁智深。

    因此这一照面,杨志就把祖传的杨家刀法拿出来了,一刀紧似一刀,一刀快似一刀,像刀山一般斩向鲁智深。

    刚才在杨志和王进联合夹攻下,在官军的助势下,鲁智深已经不敌,当时他跳跑的心都有了,但是现在他的好兄弟上官风来了,对付那个王进去了,只剩下一个杨志,这等于给他减少了一半的压力,而且现在是兄弟俩并肩作战,因此鲁智深抖擞精神大战杨志。

    这条方便连环禅杖舞动得像大风车一样,金属的撞击声不绝于耳,两条身影闪纵跃,令人眼花缭乱,二人又杀了势均力敌,五十回合过去了,难分上下。旁边围观的御林军将士和开封府衙门的官差都看呆了,这真是两头猛虎!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杨志越战越勇,而鲁智深因为饮酒的影响,渐渐不支。被杨志逼得团团转,再次失去进攻之势,只有招架之功。

    正在这时,眼前人影一晃,就多了一位。

    “大哥,把这个青面兽交给小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