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作品:《项链里的空间

    第三百零七章

    项链里的空间

    共1页,当前为第1页

    “到时候看吧,妈你觉得我现在的状况也管不好团团啊。”钱琴也很无奈,为了防止儿子玩野了,就提前上学吧。

    高梅本来很想说,他可以管的,看到女儿那扫过来的眼神,就知道自己这话女儿不会信的“那等小斌回来再说了吧,对了,你明天去医院体检,怎么去啊。小斌能请到假吗”

    钱琴摇摇头“不了,我和小嘉说好了,他到时候陪我去医院。”其实钱琴想说自己搭车去芜城就好了,不需要小嘉全程陪同,家里人那里会放心啊,万一有点事情,可怎么好。

    高梅听到和钱嘉说好了,也就放心了“好了,你们两个也可以过来喝点果汁了,然后我们就出去,不然小琴累的。”高梅对两个在海里玩泼水玩的起起劲的爷孙俩喊道。

    团团听到外婆那么说,虽然还想再玩会,想起来,爸爸和自己说的,妈妈现在是三个人的身体,要多休息才行,团团也只能老实的跑到沙滩边上喝果汁,然后收拾好东西就准备出去,哎,为啥妈妈不同意自己在空间里面睡一晚啊,那多好啊。

    “儿子,睡了吗?”本来钱琴只要一躺在**,没一会就会睡着的,可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心里有事,就是睡不着,就问问儿子有木有睡的。

    “没有睡的,难道妈妈你要生了?”张明博小朋友吓的从**跳起来,就准备去摸电话给爸爸打电话,不对不对,之前要喊小嘉舅舅,然后再通知爸爸,再通知芜城的爷爷奶奶。这些都是爸爸每次回来和自己说的顺序,当时自己还问为啥不要电话给医院的时候,爸爸笑着对自己说,只要打电话给奶奶,奶奶会知道如何弄的。

    钱琴注意到儿子那心急慌忙的样子,一把拉住儿子“没事,儿子,妈妈还不要生的,就是有些话想和你说。”钱琴想来想去有些话还是先和儿子通通气,不要到时候大家把决定和他一说,小家伙发脾气。“太太今天和妈妈说,想让团团去学点东西,你觉得如何啊。”如果儿子不喜欢的话,那就算了,如果儿子同意,那大家都好。在钱琴看来,儿子应该不会同意吧。

    张明博没有想到妈妈会和自己说这个的,其实太太最近和自己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都会说起很多事情,也和自己说现在是父母保护着自己,可等自己大了,自己就要承担起保护父母,还有以后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这让自己想到很多,比如妈妈那个空间,这个可是家里最大的秘密,想起自己小时候,爸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每次自己在空间的时候都会和自己说进这里的事情不要和人家说,为啥,那也是自家的势力不强大,爸爸也曾经和自己说过,以前家里是在宜城那里的,为何会搬到这里,就是有人利用权利把自家的菜园子,还有叔外公的餐馆给夺去了,虽然给了钱,也让叔外公和外公的事业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可毕竟是远离家乡,为啥?很简单,家里在官场上的力量没有对方大,而且事事不能靠人家,只有自己有权利,才是最好的。这一大家子,在钱琴没有注意的时候,就开始灌输起团团这个概念,所以团团的回答大出钱琴的预料“我想学,妈妈是不是我要离开你,和明明哥哥一样,一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啊。”如果那样的话,团团也不乐意,那岂不是很多好吃的只能一个星期吃上那么几次,和爸爸一样可怜啊,虽然妈妈也会加工成海鲜干,总没有新鲜的好吃。不然为何每次爸爸回来,就像饿了很久的人一样,大吃特吃海鲜啊。

    钱琴听了儿子的话傻眼了,不会吧,儿子竟然同意的,会不会是自己没有说明白啊,可不是和村里那些孩子一样上学啊,“团团,你要学的东西要比别人多,比别人深,而且你学了,就算你叫苦也不能退出,你愿意吗?”

    张明博点点头“我知道,其实太太问过我的,我和他说,我想等妈妈生了弟弟妹妹我再去学,等团团长大了,要保护爸爸妈妈,还有弟弟妹妹。”最多时间提前而已。

    钱琴没有想到儿子这么小,就想着保护自己的,“妈妈到时候和爷爷奶奶他们说,让老师到家里教团团行吗”这么懂事的儿子,怎么舍得让他一个人在芜城啊,最多到时候把老师请到家里,多花点钱就多花点钱吧。

    张明博双手比了比,欧也,还是妈妈好,“恩恩,团团太开心了,这样团团就能每天看到妈妈还有弟弟妹妹了。”

    周末张斌回来的时候,钱琴已经和他沟通好了,一定要争取到让团团每天回家,哪怕每天车子接送儿子到芜城,那也没有事情,最多请个司机,负责接送,也不能整天待在芜城不回来,其实张斌觉得钱琴这个意见不好,孩子不历练行吗?表哥家的孩子比团团还小,不整天住在学校学东西啊,也都没有团团这么矫情,算了,自己刚才和儿子玩的时候,也问了下他的,儿子的意思就是希望能够每天回家,这样他能看到妈妈和弟弟妹妹,这样爸爸不在家的时候,他能够承担起长子的作用来,张斌再想想儿子每天应该到空间里去游泳,吃点空间产品的话,不光对他的身体有好处,而且对于他的大脑发育也很有用处,也就答应了儿子的这个要求。

    晚上王老爷子,张爱国夫妇,张斌夫妇列席会议,至于小主角张明博小朋友也强烈要求能够旁听,这可关乎自己的未来福利啊,虽然爸妈同意了自己的意见,小盆友知道在这次的决定其实是太太说的话最大,接下来就是爷爷奶奶,至于支持自己的父母反而是最后。

    经过一番大家的激烈讨论,最终的结果是,团团每天早上到太太住的地方上课,而老师每天就有他们自己开车来给团团上课,当然这样的话,费用就贵了好多。

    这点钱张斌他们也不在乎,这两年来,随着经济的好转,还有人们越来越追求健康,对于入口食物的要求也高了,所以无论王明在海城的会所,还是钱建设在江北的度假村,那个生意都能让人眼红,不是没有人不打钱家的主意,可前车之鉴在那里,而且钱家现在和王家的关系那么好,而且当初沈家出手的时候,王家就没有出声,那个时候大家都说钱家和王家的关系不是很密切,可后来回过头一看,其实不是不密切,而是两家联手起来,把对方给坑苦了,菜园子和餐馆当初他们转让的时候收了多少钱啊,后来再转让的时候是多少啊,半年不到,要赔一千来万,谁愿意啊,而且后来大家也知道其实钱家有种菜的秘密,可就算你拿到泥土,你也没有办法配出那个秘方来,人家就是这么牛,如何。而且人家出产的米酒和葡萄酒,那个利润也是让人咋舌的,同样的大米,同样的葡萄,做出来的酒就是味道比人家的好,你不服还不行,其实最让张斌夫妻赚钱的是,藏红花,还有人参这些药材,夫妻俩都真是万分感谢当初老头子的建议,不然身价那里会涨那么多啊,那些港台富豪本来一开始收到王明给他们的礼物还不是很在意,那些有钱人,也就看在王明背后的王家人的面子上接了过去,可后来回去一用,就知道那个好了,后来也不要王明送了,就想让王明把卖家介绍给他,王明那里会同意啊,开玩笑了,如果让他们知道是自己外甥媳妇出售的话还了得啊,就婉拒了,再说钱琴他们也不想出这个风头,那些人还以为王明是为了和他们搞好关系,而不肯把上家告知,当然他们也会认为王明想从中捞点钱,各种想法都有,大家都没有说穿,虽然王明卖给他们的价钱比较高,营养价值在那里,他们看了检验报告后,眼睛都直了,这样规格好的补品,就算再贵也要啊,吃了对身体好,而且长时间吃,会延长寿命,你说那些有钱人那里会错过啊,偶尔有时候拿出来的货物少,和王明攀关系的人,那是不要说了,有些和王明关系好的,都是直接把钱存入王明指定的银行,到时候凭存款证明去拿货,让隐在后面的张斌夫妻,那个开心啊,每个月钱琴通过网络查询到银行上多少钱的时候,心里那个乐啊,这些钱不管张斌够用了,就算儿子以后想从政也够了,本来按小夫妻的想法,分点给小舅,毕竟小舅也忙的,有几次小舅到家里来的时候,那个电话不断,很多都是追着小舅要人参灵芝的,让王明直说为了他们提供的东西,他都忙死了,都要专门配个接电话的了,可当张斌一本正经和小舅谈这个的时候,王明立马拒绝,开玩笑了,虽然自己没有从这个上面赚钱,可最近和那几个大佬合作几次,就让自己赚了不少,这可是送钱都拿不到的机会啊,不要看自己老是和外甥抱怨,可真不做这个生意了,预计自己就要少很多人脉还有生意啊,现在钱琴在王家的地位不要说了,没有人小瞧她,毕竟现在钱家虽然在官场上没有人,生意也不是很大,可架不住口碑好,而且人家的的钱也没有少赚,人还悠闲,每天就是在家里带带孩子,让张斌的那些表姐表妹表嫂啥的,特羡慕,人还不见老,怪不得让张斌视如珍宝啊,结婚这么多年,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是很甜蜜。

    “小琴,今天感觉如何啊。”王惠拎着保温桶进到病房,正看到孙子依偎在钱琴的身边,对着那个肚子在念书的“团团,你今天怎么过来了啊,来,让奶奶亲亲。”由于孙子要上学,除了周六周日有点时间外,基本上都给王惠的父亲关在家里的,不是学这个就是学那个,每次王惠去看,看到孙子小小的身体,顶着大太阳的,在室外练武功,那天时候王惠特别想哭,自己儿子那么小都没有受过这么多苦,可轮到自己孙子了,反而吃的苦比他老子还要多,可这个时候,团团就会安慰自己说,不苦,说只有自己吃的了苦,以后才能保护奶奶,妈妈,还有弟弟妹妹。”你说这孩子多懂事,虽然儿媳妇一直用空间的东西给孩子补身体,可还是能够看到那个身体慢慢的瘦下去,不像以前那么圆润了,虽然钱琴每次晚上给团团泡澡的时候,都会说孙子瘦了好,这样不用担心成个胖子,王惠也从钱琴的眼里看到了不舍。

    张明博正在和妈妈汇报这几天学到的东西,虽然自己很想早点来陪妈妈,可太太说了,妈妈还没有生的,而且自己现在是个学生要遵守上课规定,不能随意请假,所以自己才会到了周五让司机叔叔送自己来的,还好还好,妈妈没有生的“奶奶好,奶奶,我在给弟弟妹妹念书的。”团团扬了扬手上拿的书“奶奶是不是给团团拿好吃的来了啊。”唉,妈妈不在,少了好多美食,虽然家里有鱼干之类的,可团团还是不习惯啊,不能去海里游泳,还不能吃到比外面好吃的葡萄。所以看到奶奶拿好吃的来,团团第一反应应该是妈妈喊奶奶拿回去加工的。

    王惠把保温桶往桌子上一放,给了宝贝孙子一个亲吻“嗯,团团好聪明啊,这个是给妈妈吃的,奶奶不知道团团要来,没有准备你的份啊。”王惠还真的没有准备孙子的份,毕竟今天没有人和自己说团团要过来的事情啊“对了,团团你过来的事情,你外公他们知道吗?”

    张明博小朋友摇摇头“我下了课,和外公说了下我要出去,就到叔外公那里正好看到司机叔叔送客人到芜城来,我就让他送我到医院来。”本来是想和外公说的,可外公那个时候忙,而且叔外公那里的司机又要出发了,所以自己就忘记说了。

    这下子三个大人都急了,高梅立马打电话回去和家里说下,这个时候家里早就急坏了,让本来说好不回家的张斌都给惊动了,你说能不急吗,怎么一个孩子从家里消失,家里,度假村还有村里都翻了个边,都没有找到人,大家想不会给人绑架了吧,王老爷子知道后差点准备喊人来的,可就在这个时候接到高梅的电话后,大家都松了口气,立马又生气了,你说这个孩子要去芜城看他妈,干吗不好好说,非要弄的差点报警啊,要不是高梅打电话回来,这个事情可就闹大了。

    张斌抓起车钥匙就往外面走,王老爷子注意到张斌的脸色不好看,还以为他要去教育团团的“小斌,你去那里啊,是不是去芜城逮团团啊。”

    钱建国一听女婿要去芜城,就知道这下子外孙坏事了“那个,小斌,你要好好教育孩子啊,千万不要吓他啊。”可怜自家外孙那白白胖胖的屁股啊,虽然张斌没有体罚过孩子,可这次的事情闹大了,不知道女婿会不会体罚啊。

    张斌笑了笑,自己跑芜城就为了体罚孩子吗?不,好不容易请了假,也不高兴回去了,老婆到芜城这么多天,自己都没有去医院看过的,索性趁这个机会去看看钱琴吧,不知道老婆有没有生气的“放心,我不会打团团的。”张斌注意到周围的人都松了口气,自己暗自好笑的,难道团团不是自己儿子了,搞得自己好像经常虐待那个孩子了。“不说了,爸,有啥要我带去的啊。”

    钱建国摇摇头“带些蔬菜去吧,省的明天再带过去了。”本来钱建国想钱嘉带着老婆孩子去芜城的时候再带去的,既然女婿去的话,就带去吧。

    钱建国摇摇头“带些蔬菜去吧,省的明天再带过去了。”本来钱建国想钱嘉带着老婆孩子去芜城的时候再带去的,既然女婿去的话,就带去吧。

    虽然张斌嘴上说着到那里不会体罚儿子的,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这个孩子今天真不教训是不行的,总要给他点教训,万一路上遇到坏人怎么办,如果老婆知道了不要急死啊,一路上张斌边开车边在想到了芜城怎么教育儿子,让他牢牢记住今天。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张斌刚进到病房,和老婆还没有说上两句话,更来不及教训儿子的时候,钱琴就哎呦哎呦起来,护士过来一看,说开始阵痛了,这下子高梅和王惠都急起来了,虽然钱琴很想顺产,可按医生的意思,最好还是剖腹产,毕竟是两个孩子,万一中途有点事情发生,很容易让其中一个孩子或者两个孩子难产,所以早早的家里人就决定剖腹生,钱琴虽然很想说这样肚子上多个刀疤洞,可没有办法所有人都同意了,自己坚持啥,而且开刀还省力多了。

    这下子好了,张斌也不要教训儿子了,大家手忙脚乱的把钱琴送到手术室,三个大人坐下来的时候,才想起来还没有通知大伙的,大家连忙拿起手机通知起家里人了,王惠打电话给张爱国,张斌打电话给外公,而高梅立马打电话给钱建国,而我们的团团,一脸的严肃的站着手术室前,好像在守护着妈妈一样,让经过的医生护士都注意到他,很多在场的人都说这个孩子可真有孝心。

    王惠通知完张爱国后,就发现孙子站着手术室门口,“团团,来坐回,妈妈还要一会才能出来的。”

    团团摇摇头“不要,我要在这里等妈妈,这样弟弟妹妹出来,我才是第一个看到的。”自己是哥哥,一定要第一个看到弟弟妹妹,不能让爸爸先看到。这个孩子全然没有想到以他目前的身高,怎么会看到随同钱琴一起出来的弟弟妹妹。

    王惠没有想到团团是这个想法“早那,团团,等妈妈出来肯定让团团第一个看到弟弟妹妹,行了吧,我们先坐,不然的话,等妈妈出来你可没有力气的啊。”

    团团想想也是,就坐到奶奶身边,这个时候的团团感觉到肚子饿了,可大人们的眼睛都盯着手术室,那里会想到吃饭不吃饭的问题啊。

    后来还是回过神来的高梅注意到孩子在摸肚子,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还没有吃饭的“团团是不是饿了啊,要不要外婆带着你去吃点东西啊。”大人不吃没关系,可孩子小,饿不起。

    团团摇摇头“我不出去,我就在这里等妈妈。”万一自己出去吃饭的时候,妈妈出来那。

    王惠听到高梅的问话,才想起来,孙子还木有吃饭的,看看儿子那个样子,肯定不会乐意去外面买饭吃的,可送餐的又没有好吃的,王惠想来想去,还是电话给张爱国,让老张从家里带点吃的来吧。

    张爱国接到王惠的电话,一听宝贝孙子没有吃饭,那还了得啊,回去把饭菜热了热,再去医院。

    钱建国接到老婆那个电话后,立马电话给小弟,让他派车送自己去芜城,自己女儿要生了,做外公的怎么能不到场。

    等钱建国到医院的时候,正好赶上钱琴推出手术室,一家老小围在门口,看着新鲜出炉的包子。张明博小朋友叫道“我先看,我先看,我是哥哥。”这么多人,自己肯定要最后一个看到了,不行。

    钱建国冲到外孙边上,一把抱起跳脚的团团“来,外公抱着团团一起看弟弟妹妹。”

    由于生孩子打了麻醉,钱琴推出手术室的时候,还处于昏睡状态,大家问了下大人的情况后,知道大人一切正常,最多两个小时,肯定能醒过来的时候。大家也就把注意力转移到那个龙凤胎身上。

    “呀,孩子皮肤红红的,以后肯定白。”

    “嗯嗯,你看孩子脑袋大大的,以后肯定聪明。”

    大家就围在手术室门口讨论起两个孩子来,医生护士是一脸的无奈,可以理解家人的心情,张斌注意到自己一群人已经把手术室门口给围得水泄不通,“爸妈,我们回房吧,大家围在这里难看的。”

    这个时候大家才想起来,都围在手术室门口,纷纷让出地方,让等在那里的护工推着钱琴上去。

    钱琴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好多人,团团自从钱琴进入房间后,就一直注意着妈妈,当看到钱琴睁开眼后“爸爸,妈妈醒了。”

    高梅和张斌听到钱琴醒来后,一人一个抱着孩子来到钱琴面前,“看看,咱们的儿子女儿,比团团生的时候,瘦多了。”张斌看看这两个孩子,就是觉得没有团团胖,团团刚出生的时候胖多了。

    钱琴忍着伤口痛,笑道“两个啊,团团那时候只有一个。”钱琴注意到虽然两个孩子其实也不算瘦,而且以后肯定皮肤不错,脑袋也比团团大,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人围着太多了,两个孩子同时哭了起来,王惠和高梅立马接收过去,一摸,孩子放水了,忙不迭的换尿布去。

    钱琴看着妈妈们帮孩子在换尿布,再看看围着自己的儿子和老公,钱琴觉得自己好幸福啊,有外公留给自己的项链,里面是个大宝库,而且现在又有了两个新成员,肯定会一直幸福下去的,幸福原来很简单,在于个人的想法而已。

    幸福原来很简单

    幸福的标准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同的,可对于王怡来说

    重来一次,希望能让家人过的开心

    重来一次,希望能让自己过的充实

    其实幸福对于王怡来说,就是不管多晚回家,都有一盏灯等着自己,回到家有笑脸迎接自己,家人身体健康

    其实幸福一直很简单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谢谢

    作品《项链里的空间》文字章节由自网络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以及属于色情小说和成人小说,可向举报,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