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送走凝夕

作品:《终极狼魂

    …

    白天连环杀人事件的发生,下午和晚上SH各个警种的出现,让得所有市民都猜测此事会不会是苍羽董事长仇博荣暗中指使人所为。

    苍羽内部高层,经过这么一吓,主管以上级别的,没有人再敢辞职。

    这些人虽然不敢辞职,但都不在工作状态,他们不想死,但既然怀疑是仇博荣做的,也不会让再给苍羽卖命的做事。

    晚上七点,专案组长张队亲自带队,在全副武装的特警的陪同下,前往苍羽总部大厦,带走仇博荣进行调查。

    神炎集团这边,沐荷嗅到了不好的感觉,也是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命令神炎旗下所有分部及总部,暂停对苍羽的一切攻击,不过股市上还是要困住苍羽,再次发动攻击时间,必须等警方破案之后才能进行。

    夜,不知何时悄然的降临,夜空没有月亮,相反下着毛毛细雨,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感觉。

    SH的夜景,依旧那么的璀璨炫目,歌舞升平的区域,完全没有半点紧张感,即便大街随处可见的警察,那些人照样消遣。

    市总局大楼侧面的飞行训练仓库,林落尘跟黑豹他们这些特警呆在一起,不大会儿,狸魂从外面走了进来,对林落尘道:“沐凌,所有被MH4病毒传染的人全部带回来单独隔离了,可以放心了。”

    如果没有完成这件事,黑豹他们也不会返回来的。

    “知道了,对了狸魂,B市方面来人了吗?”

    狸魂车南倒了杯水,道:“来了,我们都认识。”

    “别兜圈子了,是谁?”

    “军医夏晗沫,除了她之外,黎河教授和荀主任也都来了。”

    林落尘没想到B市来的人竟然是夏晗沫,这倒是有些让他感觉惊讶,当下,他以烈焰神军最顶端的无线麦联系夏晗沫。

    “狼魂,你可以啊,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就发现MH4,以前我还真没看错你。”夏晗沫的嗓音传了过来,林落尘淡淡的道:“我听你这语气,怎么一点都不紧张,我说军医,那可是MH4。”

    “我当然知道是MH4,你不用担心,事关重大,没让MH4在SH蔓延,并且得到及时的控制,挽回无数生命,沐凌你又立了一大功,我和黎老还有荀主任回B市后,会如实上报,到时会你就等着受褒奖吧。”

    “再说吧,反正我在乎的不是这些,只要你们那边能解决了,通话完毕。”

    说罢,林落尘直接切断通话,沉思了起来,MH4的可怕程度他再清楚不过了,没想到夏晗沫她们竟然一点都不担心,难道说…

    这些年来B市方面已经成功研制出MH4的疫苗了?

    应该是了,否则夏晗沫不可能如此的轻松。

    “沐凌,想什么呢?”狸魂车南出声问。

    林落尘缓缓抬起脸庞,看了仓库中的特警和影子战队以及金杭他们这些战士一眼,摇摇头道:“没什么。”

    黑豹和红雀他们都在仓库中训练,还有射击方面。

    跟狸魂和红雀聊着,林落尘身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是唐夏打过来的。

    “落尘,现在有时间吗?有没有打扰到你。”

    “没事,你说。”

    电话中的唐夏迟疑了一下,道:“落尘,有件事我想了想,还是觉得有必要告诉你;就在十分钟前,我们接到信息,有人去云省辛家庄,企图对辛叔和辛婶动手,被我们拍去暗中保护二老的高手给灭掉了。”

    “你说什么?二老怎么样?”林落尘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唐夏道:“你别担心,二老没事,对方是鲸豹的恐怖分子,尸体已经清理掉,也没有惊动二老和辛家庄的村民。”

    “我知道了。”

    鲸豹的恐怖分子竟然不远千里去云省辛家庄想要对付辛叔和辛婶,这让林落尘心里颤抖了几下,辛叔和辛婶是他的养父养母,他决不允许他们出事,好在老妈早就已经派高手暗中保护,否则

    可是,鲸豹的人去辛家庄,应该不仅仅是要对辛叔和辛婶下手,从仇羽诺消失在南方的事还有今天发生在SH的事来看,鲸豹的人应该是要绑架辛叔和辛婶来要挟自己,这极有可能是配合仇羽诺这边。

    可是,鲸豹是中东的一霸,他们究竟受雇与谁,为什么要如此的帮仇羽诺。

    不过从这些事综合分析来看,林落尘心中能够肯定,仇羽诺一定会靠近SH,然后找自己,可鲸豹拍去云省辛家庄的人任务失败,仇羽诺究竟会绑架谁来要挟自己呢!

    老妈和夏夏?

    仇羽诺想都别想,老妈和夏夏身边,暗处高手如云,仇羽诺胆敢派人下手,是有来无回。

    凝夕?

    更不可能了,医院那边,山庄的护卫们明处暗处都有。

    林落尘继续想下去,但夏夏的声音再度响起。“对了落尘,凝夕体内的MRP3病毒已经全部清除干净了,为了他体内的金蚕蛊不再蔓延,古长老决定马上就要带凝夕回林族,你有时间过来送凝夕吗?”

    “夏夏,如今的情况非常的复杂,我现在不能离开。”

    林落尘应该去送庄凝夕,可是仇羽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SH附近,况且还有红蜘蛛的杀手和鲸豹的恐怖组织,为了所有人的安全,林落尘只能忍着对凝夕的心酸之情,先以大局为重。

    当然,如果凝夕当真有什么意外,林落尘现在就过去。

    “我知道了,你放心,没有人会怪你,半小时后,八架护航直升机和一架运输机会从市总局上空飞过,你出来看看,算是送凝夕了。”

    “恩。”

    挂断电话,林落尘心口一阵阵的疼痛,凝夕体内的病毒虽然清楚了,但还有金蚕蛊。

    金蚕蛊随时都能夺走庄凝夕的性命,林落尘怎么能不心疼,那是他的未婚妻,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可是,他现在真的不能离开,只能怀着对凝夕的思念之情,缓缓站起身子,朝仓库外面走去。

    而望着林落尘那忽然间落寞下来的神色和背影,狸魂车南和红雀两人迟疑了一下,也是起身跟了出去。

    飞行训练场上,林落尘就这样站在毛毛细雨中,车南和红雀站在后面,他们都没有上去打扰林落尘,但都能感受到,雨中那道背影,此刻是那么的孤单落寞。

    “军士长,队长他心里…肯定很难受,要不你上去安慰一下。”红雀小声的说。

    “等会儿吧,这时候别去打扰他,别看沐凌他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其实他心里装着很多事,不过也这些事,促就了他的加速成长,他能处理好心里的事。”话是这么说,可车南还是担心林落尘,因为,他了解他。

    “我知道队长能够处理好所有的事,可他肩上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没有压力哪来的动力,这小子从十岁开始就让人刮目相看,他现在还扛得住。”

    …

    说话间,夜空之中有着旋翼声响起,从三点钟方向朝九点钟方向直线飞行,并且非得很低。

    夜色朦胧,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车南他们都发现那是八架护航直升机和一架运输直升机。

    九架直升机下,有着红灯闪烁。

    林落尘仰头望着飞得很低的直升机,机群成战斗队形缓缓飞来,林落尘的目光定格在中间那架运输机上。

    他知道,此刻庄凝夕一定就在那架直升机上,甚至有山庄的护卫们陪同,他林落尘也想守在庄凝夕身边,陪她一起回林族,陪着她度过所有的难关,可他

    心里的思念,还有心底最深处对凝夕那撕心裂肺的呼唤,都在目光的注视中,逐渐幻化为热气。

    热气不断的冲击着脑门神经,鼻息发酸间,林落尘这位铁骨铮铮的男儿,眼眶中刚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那雾气便是很快化为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冷峻的脸颊肆无忌惮的滑了下来。

    “凝夕…你一定要挺住,一定要挺住,我会在这个世界等着你回来,等你回来的那天,我亲自去接你…今晚,落尘不住你,这一生,欠你的…”

    林落尘心里喃喃的念着,而在夜空中那架运输直升机上,躺在担架上的庄凝夕,不知是不是听到了林落尘用内气释放的呼唤,紧闭的双眼,眼角处也是华夏一行酸泪。

    直升机由林落尘上空飞过,逐渐的消失而去,林落尘的心,在机群消失在黑夜中的那一瞬,剧烈的疼痛起来,疼得他身子微微弯了下去。

    身后不远处的车南和红雀见状,两人立即快步走上去。

    黑夜中,飞行训练场上那盏白炽灯照射过来,车南和红雀都是清晰看见转身过来的林落尘,一双眼瞳血红,几条血丝清晰可见。

    “兄弟,撑住…抗住一切。”车南拍了拍林落尘肩膀,红雀也是说:“宽心点,没事的。”

    林落尘道:“我是那种经不起打击的吗?”

    车南和红雀望着林落尘发红的眼眶,这时,林落尘的无线麦有声音传了过来。

    “狼魂,速来指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