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 你们俩怎么搞成这样?

作品:《初婚有刺

    第1249章你们俩怎么搞成这样?

    夏至赶紧捂住他的嘴:“时西爸爸受伤了,小鱼儿姐姐正在救死扶伤。”

    “好一个救死扶伤。”桑时西忍不住开口:“夏至,你下次如果也受伤了,也请林护士这么给你包扎。”

    白糖点点头:“可是我怎么觉得小鱼儿姐姐像是把时西爸爸当做是洋娃娃那么玩呢!”

    是啊,白糖不说桑时西还没感觉到。

    没错,林羡鱼就是把他当做了洋娃娃那么玩。

    说是包眼睛,可是林羡鱼差不多已经把他整张脸都给缠住了。

    她正准备拿第二卷纱布的时候,桑时西按住了她的手:“玩够了没有?”

    “谁说玩了?我在帮你包扎呢?”

    “现在呢?还生气吗?嗯?”

    林羡鱼停下了手:“什么生气?”

    “这样会让你消气了没有?现在没有那么生气了吧?”

    感情就是桑时西为了逗她开心才容忍她对他乱来,不过现在看桑时西的这个样子真的是很好笑。

    “好了好了。”现在过来打圆场:“医生嗯来看看小鱼儿吧,现在脸上这些指甲印不会留疤吧?来到楼上我的房间去。”

    夏至把林羡鱼给拉走了,桑时西解下自己脸上被林羡鱼缠得乱七八糟的纱布。

    林羡鱼刚才一脸恶作剧的样子真的很开心,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刚才还跟他一脸苦大仇深的现在恶作剧起来就开心成那样。

    林羡鱼开心的时候感觉晴朗的天空变得更加的晴朗,阳光也变得比以前更加的灿烂了。

    爱恶作剧的小孩

    林羡鱼的脸也没什么大碍,医生又给她重新上了一点药,还是讲了对桑时西说的差不多的话:“不要吃辛辣,注意休息,不要熬夜,也不要化妆。”

    反正林羡鱼平时也不化妆,在医生给林羡鱼处理伤口的时候,夏至就在边上打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林羡鱼就告诉她事情的经过。

    “你是说,桑时西跟你表白了?”

    林羡鱼刚才说了那么一大堆,可是夏至偏偏就捕捉到了这一句最关键的。

    林羡鱼想了想点点头:“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这就是,那你怎么说?”

    “我当做没有听见。”

    “干的漂亮。”夏至兴奋得很,医生检查完了之后就走了,夏至拉着林羡鱼的手喋喋不休:“桑时西终于跟你表露了他的心迹,真是太不容易了,我还以为我有生之年都等不到这一幕了呢,这下,我们就掌握了主动权。”

    “射门主动权?“

    “哎呀小鱼儿。”夏至揽着林羡鱼的肩膀:“桑时西向你表白,你按兵不动,那然后我们就会变被动为主动,那主动权就被我们掌握在手里了。这一次不让桑时西跟你说1万句我爱你就别搭理他。“

    “一万句?夏至姐姐,你以为桑时西是复读机吗?”

    “就是大概这个意思呀。总之,他不跟你正儿八经的告白你就按兵不动,他就会着急,桑时西一着急就会乱了阵脚,到时候那不就我们为所欲为了?”

    “夏至姐姐你笑得好猥琐。”

    “是猥琐吗?”夏至去梳妆台照镜子:“我觉得很好呀,桑时西你也有今天,真是没想到。当我看到桑时西刚才被你那样胡来包的乱七八糟也没发作的时候,都觉得我有点不认识他了。要知道他对孩子们都没那么宠溺过。”

    “他那是宠溺吗?他那是内疚。”

    “董荔的事情你别内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你能够想象的。他们就是纯利益关系,董荔不会当真桑时西更不会当真。”

    “可是董荔说她是商会的副会长,会威胁到大禹。”

    “她有这样的本事吗?”夏至忍不住笑出声来:“也太高看自己了,估计董荔是气疯了才会跟桑时西讲这样的话,你放心吧,她没有这样的本事,再说她也不看她威胁的是什么人,她能威胁的了桑时西吗?”

    那林羡鱼就放心了。

    “你们还没吃饭吧?我去让厨房送点东西来给你们吃。”

    “不用了,我下楼吃就可以了。”

    “今天吃的是麻辣火锅,你和桑时西都不能吃,得另外给你们开小灶呢。你说你呀,你可真行,我第一次看到桑时西被人揍他却没有生气的。小鱼儿,你这是算是家暴的一种吧?”

    “哪里?”

    夏至笑嘻嘻地拍拍他的肩膀走出房间了。

    林羡鱼看着梳妆台镜子里满脸指甲痕的自己有点郁闷,但是在想一想桑时西那只肿起来的眼睛又觉得好好笑。

    不过桑时西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现在害得他没脸见人,听说这几天他们和一些外地的商会有一次很重要的会议,那桑时西搞成这样怎么见人?

    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林羡鱼知道是家里人来送饭的,便说请进。

    门推开,她立刻闻到了饭菜的香味,不过送饭进来的人却是桑时西。

    他已经换上了家居服,相对宽松一些的灰色体恤和灰色休闲长裤,整个人的气场没有穿正装的时候那么凌厉和强大。

    他好像洗了头,头发是软软的垂下来刚好遮住了他右边肿起来的眼睛,所以他一路走进来的时候,林羡鱼居然觉得黑眼圈并没有影响任何美观。

    林羡鱼心里就很不爽了,她只是挨了一巴掌而已却搞得快面目全非了。

    “怎么是你来送饭?”

    “我也没吃。”桑时西把托盘放在了外面小厅的桌子上,然后跟林羡鱼招招手:“过来吃饭。”

    厨房的速度很快,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做出了四菜一汤。

    豌豆尖肉丝汤,清炖狮子头,糖醋排骨,西芹百合,还有一道不辣的口水鸡,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动,而且又相对清淡没有辛辣刺激的。

    林羡鱼早就饿了,坐下来便吃。

    饥饿的时候吃东西的样子相对凶猛,桑时西倒不着急开动,只是看着她。

    林羡鱼嘴里含着鸡腿停止了咀嚼,抬起头来:“干嘛?你不吃看着我?不是还有一只腿?”

    “你慢一点吃。”桑时西悠悠地开口:“没人跟你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