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涵瞬间懵了,心里抓狂的大喊,要不要这么倒霉啊!

    想了一下赶紧跳下车去查看情况,打算叫保险公司来处理,可穆涵刚下车,前面的车上就跳下来一个狂怒的大汉,暴怒的大喊,“你会不会开车啊!这么堵的路,你这是开赛车呢!”说着还动手推了一下穆涵,被推的一踉跄的穆涵,差点哭出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转头准备回车上打电话叫保险公司来处理,可那大汉冲上来就拽住她的胳膊,“怎么?想跑啊?”

    穆涵欲哭无泪,看了看周围挤满的车,想说我倒是跑得了

    “我去拿手机打电话给保险公司,不会跑的,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我没那么闲等你保险公司来,你说吧,怎么办!”

    穆涵明白了,这是想私了吧

    “温总,前面出车祸了,堵死了,动不了。”张想看着前面正在争执的女孩子和大汉,其实也有点点愧疚,刚才喇叭应该轻些按的,想必是惊到了,前面那姑娘“DUANG”一下就冲上去了

    可是后面温总那张黑的不行的脸,让他也很焦灼啊,温总赶着要去见合作公司的负责人,被堵在这里都快一小时了

    “你下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好的。”

    前面那姑娘还在和大汉争执,“我没说我没错,我已经打算叫保险公司过来了,你又不接受,开口就是1万,只是砰了一小点地方,哪里要的了一万啊!”

    “我不管!等保险公司来得浪费我多少宝贵的时间,我一分钟赚多少钱你知道吗?”大汉瞥了一眼穆涵,认定只要自己凶一点就能唬住穆涵。

    张想越走近越看着这妹子面熟,喊了一声,“小姐,你们堵在这里处理后面的车都被堵住了,能不能拍张照先移开呢?”

    穆涵转过头,看着他,“我也想移开,可是人家不愿意。”满口无奈,张想一看,这不昨天那个穆小姐吗?

    大老板好像和这位穆小姐很熟的样子,昨天还特意让他们出去,好单独和她说话这么一想,张想没再接穆涵的话,转身跑回了车上,赶紧八卦给自家老板听,“温总,前面追尾的是昨天那位穆小姐呢!”

    本来正在闭目养神的温源听到这里,瞬间就睁开眼睛盯着张想,“穆涵?”

    张想被看得有些发毛,急急忙忙赶紧点头,“是的,对方虽然是个男人,但是很难缠,想私了,正在诳温小姐给钱呢。”

    听到这里,温源整了下衣服,下了车朝着穆涵走去。

    那大汉正抓着穆涵的胳膊不放,“都说了没那时间等你叫保险公司,你还想报警,你赶紧把钱给了不就完了吗!你看你堵着多少车呢!你不着急就让大家都陪着你在这耗着?你好意思吗!”

    穆涵无语了,还道德攻击了吗我也不想挡着啊,随即想一想,干脆自认倒霉给他钱算了,本来就是自己不对,这明摆着想多讹点而钱,这种人惹不起

    于是她妥协了“好好好,那你放开我,我没带那么多现金在身上,我用手机转给你吧。”

    “放开她。”清冷的声音从穆涵身后传来,听起来有些耳熟,不过她现在没时间去想这些,大汉眼睛一瞪,“怎么?关你什么事!”

    大汉还没说完,穆涵突然感觉有人从后面搂住了自己,那人另外一只手抓住大汉抓在自己手臂上的手,一推,轻而易举的就把那大汉推开了,穆涵瞬间就在想,怎么,自己被人英雄就美了吗?就是不知道帅不帅想到这,穆涵扭头一看,愣住了,那搂住自己的人,温源?

    穆涵赶紧反应过来,从他怀里跳出来,看她这一连串的动作,温源不可见的轻笑了一下,也不管她,走到两车刚才“亲吻”在一起的地方看了看,然后抬起头来,“你要多少?”那声音自带威慑力,大汉看着眼前这个身形修长自带强大气场的男人居然有些怕,但转念一想,自己才是被追尾的那个人,有什么好怕的?

    “我已经给这位小姐说过了,叫保险公司太耽误时间,也太麻烦,你看我还得耽误时间自己去修,我要的也不多,1万就够了。”

    温源已经仔细看过被追尾的地方,其实并不严重,也不管他在说什么,“5000。”

    那大汉不高兴了,“什么?5000?你当批发市场买衣服呢?你还按个对折砍??”

    穆涵知道这人难缠,也的确不想这么多人陪她堵着,便上前轻轻拉拉温源的衣袖,轻声道,“算了,我给他就是了,遇到这种人没办法。”

    温源看她那委屈的样子,轻轻拍拍她的手,“放心。”

    “就5000,如果你不要,那就只有请交警来了。”那大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想也走过来了,“老板,要不要我联系张队长?”

    那大汉看着眼前这男人不似那女人一般好欺负,看那样子也不像是自己惹得起的角色,于是放低了姿态,连忙摆着手,“算了算了,算我倒霉,5000就5000,快拿钱来,我这还有事呢!”

    穆涵听到这里,虽然觉得这位“温总”砍的价还是高了些,但是也算是打了对折了于是赶紧跑到车上拿了手机把钱付给他。

    那男人一收到钱,话都懒得再多说,跳上车就走了

    穆涵看他走了,也不好堵在路中间,扭头跟温源道歉,“谢谢啊你啊,要不然今天我就亏大发了。”

    张想看都解决了,赶紧提醒大老板,“温总,我们得快点走了,那边负责人已经等很久了。”

    穆涵听他这么一说,赶紧到,“对不起啊,你有事你快走吧,都怪我在这耽误大家的时间了。”看她那副着急道歉的样子,温源转身扫了一眼张想,张想被那一眼砍的浑身冰凉,努力思考,怎么了,自己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好像没有啊

    温源并不接她的话,反而问道,“你人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人没事的。你快去吧,别耽误事了。”

    温源快速的从头到尾扫视着她,仿佛是在确认她的话。看完后发现她的确没事,朝她点点头,“那就好,你自己小心,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