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半天却不见他开车,穆涵抬起头看着他,眼里满是疑问,被她盯了一会儿,温源忍不住轻笑出声,看穆涵眼里的疑问更重了,他只好忍住笑,清了清嗓子,“抱歉,我这是第一次跟踪你”

    看穆涵还是望着自己,不说话,轻咳了一声,接着说,“所以,我还不知道你家住在哪里。”

    听他说完,穆涵的脸瞬间通红,恨不得揪住自己的领子问自己在想什么,就这么坐在人家车上,地址也不说……淡定了一会,穆涵总算快速吐出一串地址,“文嘉路嘉怡小区。”

    说完地址,便低着头不再说话了。耳边听见他好像轻轻笑了一声,车便开了出去。

    看穆涵一路上都恨不得把头埋到衣服里面的那副样子,温源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你有这么抗拒我吗?”听他说话,穆涵抬起头来,大大的眼睛盯着他看,“什么?”

    温源叹口气,“我们好歹是同学,你有必要像是躲什么似的躲着我吗?年会也交给了别人做,这么讨厌我?”听他这么说,穆涵还是瞪着大眼睛,努力挤出一点笑,“没有啊,年会交给路亦晨做,完全是因为他经验丰富,而且耐折磨啊!”

    温源听了她的话一挑眉,“耐折磨?”

    “额你们大公司嘛,要求比较多呵呵!”

    “如果我了解的没错,路亦晨并不是这方面专业的吧?我还是希望你来负责,你的能力我一直都知道,这样我会放心些。”

    穆涵听他说着,没接话,又听他说,“这是我接任后第一次年会,对我而言很重要,希望你能帮忙。”

    一路上谁都没再说话,就这么安静的直到车开到了穆涵楼下,“谢谢你,刚才你说的我都知道了,你放心,我会接过来,不给你添乱。”

    轻轻勾了嘴角,“你我不用那么客气,早点休息。”

    穆涵下了车被冷的一哆嗦,朝他挥了挥手,赶紧小跑着往家去。

    打开门进了家,不知怎么,竟鬼使神差的跑向窗边,悄悄的望下去,那辆路虎依旧还停在那,仿佛看见了她似的,从车里伸出手挥了挥,接着就启动了车,不一会儿,就看不见了影子。

    就在这个诡异的晚上,穆涵梦到了温源,梦里还有那个相亲对象——张象,在梦里,温源一脸傲娇的看着张象,十分不满的开口,“我的人,你也敢抢。”

    第二天早上,穆涵醒来已是八点过,整个人感觉腰酸背痛,口干舌燥,原因是被梦里的情景深深地雷到……居然梦到了温源,他居然还对着别人说,我是他的人?

    穆涵使劲拍拍脑袋,整个人都不大好,内心质问着自己,“你在意淫些什么呢?”

    想着十点就要开始上课,没太多时间再让她慢慢回神,虽然整个人还是迷迷糊糊的,但也只好赶紧从床上跳起来,避免再次落进周公的陷阱……

    紧赶慢赶的吃着早餐走进工作室,却看见路亦晨居然也在,“诶,今天不是周日吗?你怎么在这?”

    “我能干嘛,什么事儿都没有我来干嘛?!看你啊?”路亦晨没好气的回答她,看他火气这么大,就知道肯定是又被哪个客户给摧残了所以说设计师不好当啊……

    “好啦,就当来陪我嘛,等我上完课请你吃饭!”穆涵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正说着,看到学生也来了,“我上课去了,”便也不再打扰他,进教室上课去了。

    好不容易忙到了中午,路亦晨知道穆涵一上起课来中午是没时间吃饭的,所以也不去打扰,自己叫了外卖,给穆涵买了方便的面包牛奶,就这么凑合过去了。

    快到下午六点,穆涵总算上完了,走出教室看到路亦晨还在忙,于是坐在一边玩着手机等他,玩着玩着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和温源说的话,张口便问,“立元的年会,你进行的怎么样了?”

    听她提到这事,路亦晨抬起眼睛,“一切正常,怎么了?”

    想到突然要收回自己之前说的话,穆涵整个人有点不自在,轻咳一声,“嗯,那明天交接给我吧……”

    路亦晨听到这里眉毛一挑,“什么?靠!你这是玩儿哪出啊?盗取我的劳动成果吗?!你明知道我不是做这个的料,我好不容易弄了两天才算搞清楚,你现在又要收回去?!”穆涵被他吼得缩了缩脖子,倒不是因为怕他,而是因为他声音实在太大

    “嗯,我就还是决定帮你减轻负担!”使劲点点头,话也说得义正言辞,可以依旧是觉得有点心虚,眼睛四处飘忽,不敢直视他。

    路亦晨看她这副模样,越发觉得奇怪,“穆涵,你到底玩什么呢?那天我就想问你,你和立元那位大老板,什么情况啊?”

    穆涵摊摊手,表情满不在乎,“没什么情况啊,同学而已……”

    听她这么说,路亦晨跳了起来,“同学?你有这么个同学?”白了他一眼,“怎么?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你不自己去做这个案子?还偏要交给我……啊……你该不会和他有什么过去吧!”

    “越说越离谱,什么过去?充其量很多年没见,觉得他变了很多,不太像我认识的那个人了……我完全是把他当做一个新认识的人来看的,第一眼看上去就觉得这人很龟毛……很麻烦……所以才交给你的……”

    听了她这番言论,路亦晨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愣了半天才缓缓开口,“所以……你是想着把麻烦的都交给我?”没等穆涵回答,又突然想到,“那你现在又是什么情况?良心发现了,决定自找麻烦?”

    “那大老板找我了,还是希望我能亲自做这个案子。”

    “为什么?”

    傲娇的扬起了下巴,“因为我是专业的!”

    路亦晨忍住想敲她的冲动,把手使劲一握,“随便你,拿走拿走……正好我手里还有几个案子,做都做不完……”

    穆涵嘿嘿一笑,“走啦,去吃饭!”

    刚刚出工作室的门,手机就响了起来,穆涵拿出一看,并不是熟悉的号码,于是赶紧接起,“喂?您好,我是穆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