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以后要多练习哦,这周可能练得比较少,所以还课情况不是很好哦。”一节课下来,穆涵边在笔记本上记录边嘱咐着廖佳颖。

    “老师,你要回家了吗?”并没有因为还课情况不好而有什么不高兴,反而依旧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和穆涵聊天。

    看自己的批评丝毫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影响,穆涵有些哭笑不得,点点头,“是啊,老师下课了。”边说着关了教室的灯和她一起走出教室,就看她的舅舅正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看到她们出来,也站了起来,“下课了?”

    廖嘉颖点点头,乖乖的走到他身边,“穆老师,和我们一起走吧!让舅舅开车送你回家。”

    没想到这小妮子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穆涵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笑着拒绝,“谢谢了,不过老师自己有开车,老师自己开车回去就好,已经很晚了,快和舅舅回去吃饭吧。”

    “这样啊……”小姑娘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那好吧……穆老师再见。”

    “嗯,嘉颖再见。”说完又看着她的舅舅,微微笑着颔首,“慢走。”

    看廖嘉颖被她舅舅牵着一蹦一跳的走出工作室,穆涵感觉有些累,毕竟上了一天的课,状态也不适合开车,于是干脆窝到沙发里掏出手机给妈妈打电话,“妈,吃饭了吗?”

    “都几点了还不吃饭?你刚下课吗?”穆妈妈知道她每个周末都要上课上到很晚,说过她很多次,把自己弄得那么累干什么,连个男朋友都没时间交……

    “是啊……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你们好不好……”两人东拉西扯了大半天,最后还是穆妈妈一句“你什么时候给我带个男朋友回来……”让穆涵才匆匆挂掉电话。

    离开工作室,穆涵其实也不想开车,毕竟车才修好,自己状态又不佳,万一又出现那天的事情~那就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一个人懒懒散散的走在大街上,想先随便吃点东西,再慢慢走着回家,那个小窝,其实最近带给她一种特别强烈的感觉,冷清,孤独……

    周围很多同学朋友都已经结婚生子,虽然穆涵年龄不算太大,可看着别人的幸福,也开始向往那样的生活,毕竟当时在大学里和杨余的恋爱,那是人人称羡的,现在想来,却是那么可笑~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大学是最爱去的那家甜品店门口,看看里面环境摆设一切都未变,而穆涵看在眼里,却觉得满满都是羞辱~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三年来杨余从未出现,而最近又突然冒出来闯进自己的生活……

    想来也是,他并不在这个城市工作生活,捡到那条狗,也只是因为他带着狗狗到朋友家来玩……当时,算是异地恋吧,只是一年后他就辞掉了家里的工作跟了过来……当时她还感动的不行~

    那件事后,她并没有再联系过杨余,手足无措的删掉了所有他的联系方式,连伤心过后歇斯底里的质问都没有找他,只是对着童茜大肆发泄,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昼夜不分的日子……

    也因为那段日子,给她的身体留下了极大的伤害,不仅神经衰弱,经常莫名其妙的晕倒,心脏的问题也很严重,整整调理了三年,到现在依旧是个爱生病的病秧子……

    站在门口好一会儿,她也并没有走进那家甜品店,准备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在路上买了面包,一路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走进光线昏暗的楼道,隐约看见有个人正站在她家门口,突然有些害怕,正想往后退,就听那人开口了,“你跑什么~是我!”

    路亦晨语气里全是满满的不高兴,穆涵一听,却是大松一口气,赶紧走上前去,边开门边问他,“你怎么来也不给我打电话?你站多久了?”

    身后的人却是闷着不说话,默默蹭到门里,然后十分自然地窝进沙发,穆涵有些诧异,“你怎么了?不高兴吗?”路亦晨睁开眼睛白了她一眼,“有这么明显吗?”

    穆涵失笑,“我即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你把不高兴三个字都写脸上了……我还能不知道?”路亦晨依旧是满脸不屑,“我见着她了。”

    “她?”穆涵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她”是……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答案,却又不敢说,“没错……就是她。”

    两人嘴里的那个人,是路亦晨的前女友,夏楠。夏楠和他当初已是谈婚论嫁,可在婚前不告而别,伤的他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那段时间也是穆涵帮着他,他才能走出来。可这人走了……又回来是怎么个意思~穆涵有些头疼,自己和路亦晨还真是同病相怜啊……

    “回来了?你在哪看见的?她来找你了?”

    路亦晨摇摇头,“不是,我在路上远远的看见的。”路上?还远远的?“你不会看错了吧?也许只是长得像而已~”

    “不会的!我认错谁都不会认错那个女人!”这口气,不知到底是爱还是恨~“好啦,反正你现在和她没什么关系,你不用太在意,就当没看见就好了。”穆涵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这样安慰着,心里也是万分无奈。

    “不瞒你说,杨余也来找我了,我完全搞不懂他在想什么……”穆涵话还没说完,路亦晨就跳起来了,“杨余?哪儿?这人怎么好意思来找你啊?他想干嘛?”瞬间把自己的烦恼抛到了九霄云外,让穆涵有点哭笑不得……

    虽然他没见过杨余,可是听童茜说过这人的所作所为,再看穆涵每次一说起那人的状态,他早就把这人看做眼中钉了。“没事,来了两次,也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穆涵虽然说的云淡风轻,可是心里隐隐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他下次来你别理他,实在不行给我打电话。”路亦晨早把自己的事忘的一干二净,认真的叮嘱道,那副表情莫名的让穆涵想笑~可能是童茜把杨余的形象塑造的太过可恶了……才能让路亦晨如此的如临大敌。

    “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把路亦晨送出门,穆涵暗笑,果不其然,没过两分钟电话就响起来了,“靠!明明是我找你聊我的事!怎么把你的事说完就把我丢出来了?”路亦晨满满的不爽……

    “哪是我把你丢出去的?明明是你自己走的好不好……”穆涵笑得不行,又怕他抓狂,只好安慰道,“哎呀,这说明夏楠在你心里并没有那么强大的地位,任何一件小事都可以代替了啊。”

    等她说完,那边却没了动静,“喂?路亦晨?”有些紧张他出事,赶紧叫着,缓缓的那边才传来一句话,“好了,懒得和你哈拉,我坐车了,挂了。”

    没等穆涵再说什么,那边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