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那边传来的是穆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刚想直接挂掉电话,那边就急忙叫起来,“别着急挂电话,我有急事和你说,你可以不说话,你听完就好。”

    “唐总是你的朋友是吗?涵涵,我知道我这样说很唐突,”杨余的声音听起

    有些嘶哑,“我也是没办法了,吴茵现在还在派出所里,说要追究她所有责任,你能不

    能……”

    穆涵不想再听下去,越听越觉着这个人无耻到了自己不能理解,直接开口冷淡的打断了他,“抱歉,你们的事与我无关。”

    “涵涵,你不能这样,我知道是吴茵无理取闹,但是她毕竟是我女儿的妈妈!”

    那边说得有点激动,如果放在平时,穆涵早就心软下来,可是这次,既然温源要帮自己追究

    责任,他也没有告知自己,那就任他发挥好了……

    直接挂掉电话,吩咐前台如果以后这个人再打过来直接挂掉,这个人已经完

    全不再是以前那个人了…无耻到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既然自己不欠他们什么,那也没必

    要一直忍耐下去了。

    至于温源那里……是要当什么都不知道好,还是……

    最爱纠结的她现在完全不知道怎么才好~那天晚上对温源说的话有些过分……其实仔细想来,能有这样一个男人时时注意着,也真的能算幸运了,只不过对于自己来说,那些事让人知道,实在很难堪,一时气急,说话才会失了分寸。

    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想去找温源道歉,决定下来后就不再多想,也不想开车,直接打了车到立元去。

    走进立元立刻就有前台跟她打招呼,“小姐,您好。”

    “你好,那个……我找温总。”

    前台的美女一听她要找温总,脸色就微微有些变了,不过还是礼貌地笑着,“请问您有预约吗?”

    预约?对啊……人家是“大老板”,哪里是你跑来说要见就能见到的……万一人家在忙,你这一来,多碍事啊……

    想到这里穆涵有些脸红,“没有……”前台小姐看他这幅表情顿时一脸了然,表情也不再那么完美了,“不好意思小姐,见温总是要有预约的。”

    穆涵红着脸点点头,“好,我知道了,谢谢。”说完转身就走,前台小姐似乎也诧异着她居然不像平时那些女人还要与她纠缠几分……居然这么干脆的就走了。

    穆涵正往外走,就见那辆熟悉的路虎停在了立元门口,张想先下来,那接着就是……穆涵想到这里只想快跑,要是被温源看见自己在这里,就太丢人了……

    正努力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偷偷往一边快步往外走,就被身后熟悉的声音给叫住了,“你要去哪?”

    还是被看到了……有点崩溃…慢慢悠悠的转过身,脸上的笑有点勉强,“呵呵,温总,我本来来找你谈谈关于年会的事宜,结果忘记预约……嗯,没关系我下次约好了再来,今天就不打扰了。”

    一口气说完,穆涵马上转身要走,却又被叫住,“站住。”

    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有些疑惑的转过身去,就见他迈着大步往自己这边走过来,那模样,仿佛让穆涵回到了青春期看霸道总裁偶像剧的场景……

    温源走到她面前站住,“来了就上去,为什么还要下次。”说完,不由分说的拉住她的手腕,把她往电梯口带,经过刚才前台妹子那里,还特意交代,“这位是和我们合作的穆老师,以后不管有没有预约,直接请她上来。”

    前台妹子简直惊呆了,偷偷拉住了张想,低声问道,“诶,这位穆老师和温总什么关系啊?”

    张想看自家大老板已经拉着穆涵走远了,故意沉思了一下,给了妹子一个比较诚恳的回答,“关系嘛~总之你明白一点就行,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以这位穆老师的的要求为准~千万别和她作对就是了。”

    张想看自家老板自从见过这位穆老师以后,把以前没做过不该做的事算是做全了……特别几次这位穆老师出事,自家老板表现出的那副模样……他心里就已经很有数了,这穆涵,就是大老板的死穴!

    前台妹子听他这么一说,瞬间觉得穆涵的地位蹭蹭蹭就上去了,原来她这么厉害……妹子有些后悔刚才自己没有表现殷勤一些了……

    被温源带进他的办公室,门一关上,诺大的办公室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穆涵感觉有些不自在,甚至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说话也开始有点打颤,“我…我…我来……”

    看她竟然紧张成这样,温远有些想笑,却又怕她更害羞,只能憋在心里,脸上还是一副面无表情,“坐下慢慢说,我今天时间很多。”

    穆涵依言坐下,却故意离他远远的,温源也不在乎,秘书进来给她倒了杯水就又退了出去,她就端着茶杯,一口一口喝着茶水,稍稍缓解尴尬……

    喝的快见了底,穆涵有些更尴尬了,悄悄抬眼,却看温源就那么看着自己,脸上表情不似平时那么冷淡,反而带着一点温柔……清了清嗓子,“我来…有几件事…”

    “嗯哼,”依旧那么看着她,发出点声响以表示自己在听。

    “第一,我…我要谢谢你,最近很多事情,都是你在帮我…”温源看她低着头在想脑袋里面的条条款款,手里的茶杯握的紧紧的…也不出言打断,继续听她说,“第二,我那天晚上…有些失控,说话有些过分,我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介意。”

    没想到她会主动提起那晚的事,有些意外,“我明白,那天,我也唐突了。”

    穆涵没有接他的话,自顾自的往下说,“第三…”说到这里,穆涵抬起头盯着他,“我听说你在追究那天的事?”

    温源更没想到她会知道这个,甚至当作一条来说…不过也不否认,点点头算是默认,“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回答里自动避开了那个名字,“我听说的……”

    “杨余找你了?”声音冷了下来,有些不高兴,看她不说话,更是明确了自己的猜测,“这件事你不用操心,明白吗?”

    手里的茶杯越握越紧,嘴里那句想让他放过他们的话也就在嘴边,可是,面前这个人费尽心思要帮你,那个人只会给自己带来各种麻烦……在这个情况下,那样的话,只能咽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