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认识的妇人笑着站起来,“哟,这就是涵涵吧,没事没事……快坐……”热情的让穆涵诧异……只好陪着笑赶紧落座……

    温源站在洗手间门口,有些不太相信,刚才在自己面前快速闪过的,是她吗?刚才那女人一闪而过,可心里就是有一股强烈的感觉,那是穆涵……几天不见,心里渐渐有些不能抑制的烦躁,可又再没有什么理由去见她……

    “温源,你怎么了?”

    安若舒有些奇怪,温源就站在那发愣,连自己叫他都没听见。

    终于回过神来,看着站在那里的安若舒,表情有些抱歉,“对不起,我突然想起一些事,就站在这走神了。”

    安若舒轻轻勾起唇角,打趣道,“我就是看你怎么上个洗手间那么久都没回来,怕你跑了,所以才出来看看。”

    “没事,走,回去吧。”伸手揽了揽安若舒,转身往包房走去。

    刚刚开始吃饭,就被那家人弄得有些哭笑不得,穆涵只能以去洗手间的借口偷偷跑出来,结果,就看见温源揽着一个美女正往这边走,有些嘲讽的笑起来,这像是印证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了!冤家路窄……

    越是不想见的人,越是无处不在……

    温源也看见了从走廊尽头走过来的穆涵,满脸意味不明的笑容……不受控制的停下了脚步,等她走过来。

    穆涵缓缓的走过来,看温源搂着一个美女就那么拦在路中间,挡了自己的路,不禁有点怒从心头起……却还是勉强挤出笑容,“真巧啊,温总。”

    眼睛转了一圈落在了他揽着安若舒的那只手上,再看看眼前的美女有些眼熟,突然想起这不是那天遇到的那个安若舒吗……

    “穆小姐,好巧。”见温源盯着人家,迟迟没有回话,安若舒虽有些不明所以,却也还是不愿失了礼数,笑着主动打招呼。

    “安小姐,你好。”

    虽然自己出来上洗手间只是个借口,也不着急,但也更不想看面前这两个人……

    “不好意思,我要去下洗手间,有机会再聊。”

    已经表达得很明白要先离开的意愿,安若舒也笑着说好,却见温源依旧挺拔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就明白了几分,笑着拉拉他的衣袖,“穆小姐急着去洗手间呢。”

    表情上没什么变化,僵持了一会儿,终于移开脚步,揽着安若舒从她身边走过,至始至终,一句话没说……

    跑进洗手间靠着洗手台打了会儿游戏,看时间差不多,装模作样的洗了手准备回去,边拿纸巾擦着手上的水边往外走,却被一堵深色的“墙”挡住了脚步。

    有些诧异的抬起头,就看到温源那张看不出喜怒的脸,“温总,你这是?”

    “你来这儿吃饭?”

    这问题问的……来饭店不吃饭……难道来睡觉吗?

    “你说呢?”似笑非笑的就那么盯着他。

    他知道自己有些失控,可那么多天来,才等来这次偶遇,岂能让她就这么溜了……

    “你还有事吗?”一副迫不及待要离开他的视线的样子,看得他竟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可有的显得有些咄咄逼人的话,在下一秒,就那么从嘴边溜了出来。

    “你让我开天窗的事,好像还没有一个结论?”

    一提到这个,穆涵的气场一瞬间就像皮球一样泄掉了……却还强撑着不肯服输,“你们那边没人来和我谈。”

    “等我们找你谈?你这诚意,未免也太欠缺了吧?”

    穆涵的白眼快翻到了天上,只能稍微认输,“那温总说,我应该怎么呢?”

    “等我通知,约个时间,好好谈谈。”说完转身就要走,穆涵却想死个痛快,伸手拉住他,“等等,可以的话,现在就说好,我照做就是了。”

    温源低头看着那双拉着自己衣服的爪子,白白嫩嫩,顺着这爪子看向它的主人,“穆小姐,你觉得站在洗手间门口谈,真的没问题吗?”

    他这么一说,穆涵才梦的醒悟过来……站在洗手间门口,的确……

    还没等她说话,就听见一声惊呼,“哎呀!你这人怎么是这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