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这不让你帮忙选选吗?你眼光这么好,温源可不止夸奖过一次了!”安奈也有些累了,只是摆了摆手。

    “哦……”听她这么说,穆涵才放下心来,站起来走到店员面前,把衣服一件一件拿起来看。

    见她看的认真,安奈端起杯子喝了口茶,貌似有些不经意的问起,“对了,你和温源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啊?”

    “嗯?”穆涵手里拿着衣服没看她,“不忙吧,温源就是那些事情啊,天天都在忙公司的事情,至于我,也就练练琴上上课,”她把手里的衣服放下,才扭头看她,“怎么了?”

    安奈喝着茶,悠闲地翘着腿,“没事,就是问问,好像最近你们都挺忙的,”她垂下眼睛,悠悠的说道,“好像连唐嘉树最近都挺忙的。”

    “噗嗤”……

    穆涵一下笑了出来,弄的安奈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了?”

    等到了办公室坐下,唐嘉树拼命的开始回忆穆涵堂弟的名字,好在他的记性不错,不久,“穆远”的名字就浮现在了脑海里。

    下一秒就把助理叫了进来,“去查查穆远这个人,是员工还是客人。”

    助理一下子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穆远?”

    唐嘉树本来就心情阴郁,话也不想多说,也不想多解释,只是略微抬了抬眼。

    助理一下就明白了,求生欲极强的马上应下,“我明白了。”

    没过一会儿,助理就进来报告,“唐总,穆远是我们新进员工。”

    “员工?”

    “对。”

    “我知道了,出去吧。”

    下午的时候,正在工作的穆远就见到了临时“巡视”的大老板,一看到那张脸,穆远立马就认出了他,本想打招呼,可是想到这是工作场合,公然攀关系……怕是会惹出不少闲话吧……

    唐嘉树也没说什么,只是用眼神表达了略微惊讶,随后就是淡定问了主管一些问题,而在走的时候,给穆远递了一个眼神,他也立马明白,等他们一行人出去后,在没人注意时才慢慢跟了出去。

    门口则是站着他的助理,笑眯眯的看着他,“唐总让你半个小时后去他办公室。”

    哇塞!大老板的办公室!

    穆远赶紧应下,在半个小时后准时出现在了唐嘉树的办公室,并没有像上次在穆涵家里聚会一般,直接称大哥,而是十分恭敬的微微颔首,不卑不亢地叫了一声,“唐总。”

    这称呼反倒是让唐嘉树先是一愣,随后的笑容里就带上了几分赏识,说话的口气也就更为柔和了一些,“不用这么客气,坐吧。”

    穆远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秘书小姐端进来了两杯咖啡放在了两人面前,穆远微微点头,“谢谢。”

    其实这句话是可有可无的,可穆远太知道,不是因为姐姐姐夫的关系,自己怎么可能跑到这里和大老板坐在一起?所以,为了姐姐姐夫的脸面,他必须得识趣。毕竟他可不想担上一个攀关系走后门的名义……

    刚才在来的路上他才明白姐姐的用心,那次聚会一方面为他铺了路,可是又没说破,是怕他被人说闲话,没有的事情也变成了有。

    “工作怎么样?还习惯吗?”唐嘉树一开口就是一副“大家长”的姿态口气,穆远一下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只能礼貌的做回答,“都挺好的,只是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唐嘉树笑着点点头,就像一位大哥哥,“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

    这话一出,关系立马就拉进了,穆远简直受宠若惊,“谢谢唐总!”

    样子做够了,唐嘉树也实在不是一个能装的人,马上就卸下了担子,“私下叫我唐大哥就行了。”

    穆远觉得不好,可是还没想起怎么反驳,就听唐嘉树接着说道,“温源是我好兄弟,穆涵也算是我的好朋友,你是他们的弟弟,也就算是我弟弟了,所以不用客气。”

    穆远想了又想,还是带着十分敬重的叫了一声,“是,唐大哥。”

    唐嘉树点点头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貌似不经意的问起,“对了,听温源说穆涵在美国生病了是吗?他们刚回来我都没来得及去看她,她,怎么样了?”

    十足十的试探,可穆远哪里知道他的心思,只当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像是穆涵的样子不住皱了皱眉头,“看那样子……不太好……”

    “不太好?”唐嘉树忍了又忍才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淡定,看起来只是对朋友的关心而已。

    穆远其实有点纠结,毕竟关于穆涵做手术的事情真的是太私隐了,唐嘉树又是个男人……实在是不好说。

    “呃……可能还没恢复好吧。”穆远只能选了个最敷衍的说法,但是一般这样说了,人家也不太好问下去了。

    “没恢复好?她很严重吗?”

    显然……他并没太在意穆远的意思,打算追根究底……

    穆远快被憋的满脸通红,只能拿姐夫说事,“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唐大哥最好还是去问姐夫吧……”

    听到这里,唐嘉树一下反应过来,自己实在太失态了~

    “嗯……”他不动声色的把手里的咖啡杯放到桌上,“也是,不过我是想他肯定很忙,一直没敢打扰他,所以刚才和你聊着聊着突然想起就问了。”

    “嗯嗯,我明白的,”穆远摸了摸头,“只是我也是真的不清楚……”

    “没关系,我也只是随便问问,没什么事儿就好。”

    等穆远又随便和唐嘉树聊了一会儿,才回了办公室,仔细想想突然觉得怪不得唐总对他那么好,现在看来他和姐姐姐夫的关系还真是不错……

    自从看到那天女儿的情况,穆妈妈一天吃不下睡不着的,憋了两天终于直接去了穆涵家里,看见温源开门开口就是质问,“穆涵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你不是说有办法的吗?”

    温源看见穆妈妈也是一愣,随后赶紧迎了她进门,“妈,有朋友过来陪穆涵,您先坐会儿。”

    穆妈妈走到客厅果然看见童茜路亦晨他们几个人正和穆涵坐在客厅里,不知道在聊什么,只是穆涵看起来已经有了点精神。

    站在一堆年轻人中间,穆妈妈难免有点尴尬,“大家都在啊……”

    突然想起还好自己手里拎的有一个保温饭盒,里面装的是穆爸爸炖好的汤,于是赶紧递给温源,交代道,“这是爸爸炖好的汤,里面放的有些修养的药材,你记得弄给穆涵喝。”

    “嗯,我知道了,妈你快坐,我去给你倒茶。”温源接下保温饭盒,转身就要往厨房走,却被穆妈妈叫住,“不了不了,你们年轻人玩儿,我先回去,等有空我再来。”

    说完又转身看向路亦晨他们,“真是谢谢大家来陪涵涵了,你们好好玩儿,我就先走了。”

    话一说完,大家就忙着和穆妈妈说再见,可唯独穆涵坐在那里,眼神放空完全没反应。

    穆妈妈看了看女儿只能一声叹,勉强的笑着,“好了,茜茜,你们玩儿吧,我就先回去了。”

    童茜一看,把手里的杯子放在桌子上,起身追了上去,“阿姨!”

    穆妈妈一回头看到是童茜,“茜茜啊,怎么了?”

    “阿姨,穆涵她一定会没事的!”

    “哎……”

    安奈正准备下班,一出医院便看见唐嘉树那辆十分骚包的车就停在门口,跟只拦路虎一般……

    眉头微皱,本想无视绕开,可是车的主人早已看见了她,直接落下车窗,朝她招了招手,“嗨!上车!”

    脸上的笑容安奈别的没看出来,只发现了一脸的谄媚和讨好。

    无法拒绝他……最后安奈只能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如果和他在大街上纠缠,也不好看不是吗?

    想到这里,安奈仰着脖子,一脸高傲的上了车,没等他开口就提前出声问到,“你来干什么?”

    唐嘉树一脸无所谓,“雅楠阁有了新菜,带你去尝尝,给点意见。”

    安奈挑眉看他,“哟,还真是看得起我啊?”

    “这是哪儿的话……咱们什么关系?还说这些?”唐嘉树边说着,边发动了车子开了出去。

    “咱俩什么关系?”安奈对他的行为嗤之以鼻。

    唐嘉树难得的像个大男孩一般,咧嘴一笑,“好兄弟啊!”

    ……

    此话一出,整个路程里安奈一直沉默,直到走进雅楠阁的包厢里在和熟识的经理打招呼时,才勉强露出了笑脸。

    唐嘉树不停的往她的碗里夹着各种各样的菜品,而安奈只是双手抱臂看着他一个人卖力的表演,等到最后唐嘉树看她一脸冷淡的看着自己,也不动筷子,带有些讨好的笑着看她,“你怎么不吃呢?”

    “唐嘉树,”安奈姿势不变,只是斜眼看着他,“你到底想干嘛?”

    唐嘉树脸上笑容一滞,放下了不停为她夹菜的筷子,“这不叫你试菜呢吗?”

    “唐嘉树……你又来这套?我还不够了解你吗?你有话直说吧。”

    “我这次真没什么事……”唐嘉树解释道,看安奈不信,他举起了自己的几个指头,比出发誓的手势,“我发誓!”

    安奈上下打量着他,渐渐放松下来,“真的?”

    “我真是叫你来尝尝菜。”

    安奈彻底放松下来,只是脸上还是不太好看,拿起了筷子夹了一点菜放进嘴里,过了许久才淡淡的给出评价,“还不错~”

    唐嘉树笑着,“能让你说不错,那肯定是真不错了。”

    安奈瞥了他一眼,“我又不是美食家,别这么瞧得起我。”

    唐嘉树看了看她,酝酿了许久,才又开口,“安奈,你知道我这个人的……”

    “嗯?”

    唐嘉树抓了抓头发,“我说话有口无心的……”

    看安奈没反应,唐嘉树有些尴尬,“我们这么久的朋友了……你别和我计较。”

    安奈其实早就明白了他的性子,说话总是那一时爽,其他的什么都不管不顾的,现在……又来后悔来了……

    她微微抬了抬眼皮,“都说女人多变,可现在看来……”说到这里,她已经是直勾勾的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了,像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也只是轻飘飘的吐了一句,“唐嘉树,你好歹是个男人,别让人这么瞧不起成吗?”

    这话听的唐嘉树一件尴尬,没想到安奈今天会这么不给面子,要知道若是放了以前,她只会送他一个白眼,再加上一句霸气十足的“谁要和你计较?”

    可现在……一贯没哄过女人的唐嘉树犯了难,这到底是要表达什么呢?是生气了?还是放过他了呢?

    他知道自己因为穆涵那样说她,她肯定是不高兴的,毕竟自己简直是像条疯狗……急起来就喜欢乱咬人……他懊悔的不得了……早知道这样对安奈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他猛然醒悟,好像每次他乱咬人的对象……都是……

    他眸子微紧,每次安奈都成了他发泄的对象……而对于别人,他好像一向懒得与谁多啰嗦……如果真的看不惯,直接下手就好了,骂人是怎么回事?

    怪不得安奈冷冰冰的提醒他,“你是个男人!”

    唐嘉树一口气梗在胸口,“我不是这个意思……”

    安奈拿起筷子随便夹了口菜放进嘴里,并不搭话,冷冰冰的样子让唐嘉树看了心里越发难受,一时气急,不该说的话就那么脱口而出,“安奈!你能不能别那么小气!”

    话一出口,安奈先是愣了一下,不过下一秒就很好的收拾好自己的表情,摆出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唐嘉树,你认识我这么多年,我什么德性,你不清楚?”

    唐嘉树一愣,马上知道坏了事,刚要开口,包厢的门猛地被推开,他脸色一沉,还没来得及发火,就听见来人声音甜美的在打招呼,“嘉树哥哥!”

    安奈抬头看着来人,本来就不太好的脸色这下就更不好了,徐思琪?她怎么又冒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