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涵一下笑了出来,弄的安奈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了?”

    穆涵捂着嘴笑,“我是觉得你们真不愧是那么多年的好朋友,这默契真不一般。”

    “嗯?”安奈还是不明白。

    穆涵收了笑,“你和唐嘉树说的话呀,几乎一摸一样,他那天说你很忙,都找不到你。”

    看安奈有些诧异,穆涵又补了一句,“都不知道你们到底是谁忙了……”

    听到这里,安奈算是听明白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是吗……呵呵呵……”

    穆涵从一堆衣服里挑了两件递给她,“我觉得这两件你穿应该挺好的。”

    安奈一抬头,就看见她手机拿着的两件衣服,有些哭笑不得,“我选了那么多件,你就看中这么两件啊?你是在质疑我的眼光吗?”

    穆涵低头看了看衣服,“有什么问题吗?”

    安奈叹了口气,有些好笑的摆了摆手然后站了起来走过去,从店员手上又挑了几件,“好了好了,帮我把这些都包起来吧。”

    刷卡出门的动作一气呵成后,安奈两只手被袋子们占个满满的,只能扬了扬下巴往一个方向指了指,“走,我们去那里坐坐。”

    安若舒?哪个安若舒?童茜在脑子里急速的想着……

    “就是那天在咖啡厅里遇到的那个,你还问我她是谁,我当时说是温源的朋友……”顿了顿,又补充道,“现在看来,不只是朋友了。”

    “呃……我想起来了……”童茜快要呕死自己,干嘛多管闲事非要打电话……现在可好……偷偷瞄着穆涵的表情,不死心的又解释,“说不定……是在一起工作什么的……温源正好没空接电话,所以……”

    穆涵抬眼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何必解释这么多,我又不在乎……更何况,现在那边时间,是半夜。”

    童茜觉得自己犯了个大错误……

    本来吃完晚饭就准备回家,可看穆涵一番不对劲的样子,生怕她回去一个人憋着,又憋出问题来……

    咬咬牙偷偷跑到一边打了夏清河的电话,开口就不客气,“给你个机会……出来陪穆涵嗨一个晚上……”

    夏清河接到电话有些诧异,她居然会主动打电话来约她?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打东边降下去了?

    不过听她那不情不愿的语气,应该是穆涵又不对劲了……上次说话不靠谱把她弄成那样……这次……

    抬起头看看对面刚坐下的相亲对象,据说这个男人很优秀……不过……于是,狠狠心咬咬牙,“对不起,我突然有点急事,下次再约吧。”

    说完,拿起包包,把大衣跨在手上甚至来不及穿,踩着超高的高跟鞋,“蹬蹬蹬”的就往外跑。

    坐在酒吧里,穆涵有些头疼……夏清河突然跑来,先是说去看电影,看完电影已经十点过,又说去朋友的酒吧玩儿……

    好不容易看到童茜和夏清河和平共处,自己也不好扫兴,只有跟着一起来……

    可是不知怎么,心里像是有根针……不对,是有很多针,细细密密的扎在心上……

    酒吧里有各种形形色色的人,三个女生坐在一起不停有人过来搭讪,夏清河应对自如,童茜也不差,就只有她坐在那里,谁来都不理……

    童茜看她皱着眉头坐在那里,生怕她下一秒就拍桌子要走人,就递了杯鸡尾酒到她面前,“涵涵,这个很好喝的,根本没有酒味儿,夏清河说是新调的,你试试。”

    那鸡尾酒是冰蓝色,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凑在鼻子前闻闻,一股水果的味道甜到心里,尝试着送了一点到嘴里,的确,没有太多酒味儿,反而甜甜的。

    不受控制的一口又一口,童茜发现她的脸开始越来越红,还在不停的找童茜要酒喝……

    童茜突然想起,这家伙的酒量,那是一杯倒啊……

    不过,也好,今晚上她可以睡得很沉。

    到了凌晨,看穆涵再也撑不住,俩人只好架着胡言乱语的她送回她家,时间太晚,夏清河和童茜为了哄她也喝得差不多,好不容易到了家,三个人倒在床上就开始进入深度睡眠……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

    穆涵悠悠醒来发现夏清河和童茜居然都睡在自己床上,顿时吓一跳,记忆有些浑浊,想看看时间,发现手机也没电了……

    把手机充上电,走到客厅,发现外面暗沉沉的,心里一惊……再一看刚刚开机的手机,已经是下午四点……

    太阳穴跳着疼,伸手边揉着,手机忽然响起,一看是妈妈,瞬间就不大想接……生怕吵了还在睡的两人,无奈的接起……

    “穆涵!你胆子大了!叫你相个亲你就敢关机,你是不是连亲妈都不认了啊!”那边的穆妈妈中气十足,怒气更是不小……

    不自觉的把手机稍微拿的离耳朵远一点,生怕老妈再次轰炸……弱弱的解释,“没有……妈,昨晚童茜出去玩,手机没电了一直没充上……”

    穆妈妈不管她有再多的理由,“我才不管你什么理由!我警告你,两个小时后最好乖乖给我出现,不然你就不要叫我妈了!”

    挂了电话,头更疼了……顶着宿醉去相亲……深深叹口气,几多无奈……

    穆涵看了看时间所剩无几,更是头疼欲裂,没有兴致化妆,粗略的洗漱干净,看床上的两人都还在睡,给她们盖好被子,匆匆出门。

    这次相亲依旧是在雅楠阁,穆涵紧赶慢赶的跑得气喘吁吁,总算也是准时到了。

    穆妈妈正在门口等,看她准时露面,总算露出笑来。

    可下一秒看见她那清汤挂面的打扮,加之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酒味,顿时皱起眉头,一脸嫌弃的看着她,“我说,你是来砸场子的吧?”

    穆涵干笑几声,“昨晚陪童茜和几个朋友玩儿的有点晚,再加上喝了点酒,刚刚起来就接到你电话,没时间打扮了……”

    穆妈妈见她已经准时来了,也别无他法,只能长叹一口气,“算了,将就将就吧。”

    顿了顿,又拉住正在往里走的穆涵,“你待会说话给我注意点,这次这医生据说很厉害,年轻有为,年纪轻轻就是副教授了,你别给我丢人!”

    这次穆妈妈不准备再陪穆涵一起,只把她领到包厢门口,又轻声交代了几句,看她进去直接离开了。

    走进包间,就见一人坐在里面,手撑着头,像是在休息,听到穆涵进来,才抬起头。

    穆涵一看,这还真是帅,可以说是玉树临风,皮肤虽然很白,却显得很健康,不像有些男人,天生病态的白,让人看起来不舒服。

    男人站起来走过来,却面色冷淡,朝穆涵伸出手,“你好,宋嘉楠。”

    穆涵赶紧伸手过去,“你好,我是穆涵。”对方只是礼节性的轻轻一握,随后便松开。

    待穆涵坐下,男人没有多说,直接招呼了服务员进来,把菜单递给穆涵,请她点菜。

    穆涵刚要推脱,“穆小姐点就好,我随意。”那言语清冷不带感情,穆涵便知道,对面这人,怕也不是心甘情愿的吧。

    如此,心里居然顿时舒爽了许多,也不再拘谨,轻声道,“正好我来过几次,就点一些他们的特色菜尝尝看吧。”

    点好了菜,服务员退出去,房间里的温度像是顿时又低了几度。

    穆涵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低着头胡思乱想,等等……老妈说他是个医生……再回想起他的名字,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宋嘉楠……宋,嘉,楠……

    穆涵突然抬起头瞪大了眼睛,这不是被童茜塞名片的那个医生吗?!

    宋嘉楠看她突然抬起头等着自己,微微皱了下眉,声音清冷,“怎么?”

    穆涵不好直说,只好问他,“你是叫宋嘉楠是吗?”

    他点点头,然后就那么看着她,似乎在等待下文。

    穆涵咬咬牙,“你在第五人民医院上班?”

    那人一挑眉,“所以呢?”

    童茜要是知道她男神跑出来相亲……穆涵突然觉得嗓子有点干,微微咳了几声,看他还在看着自己,“你……不是自愿来的吧?”

    原以为他会掩饰一下,没想到他到回答得十分干脆,“是,给老人家个交代。”

    穆涵一听,心里松了口气,不是自愿的就好,童茜就不会太不痛快了……想到这里,嘴角忍不住扬起来,心情也顿时轻松不少。

    看对面坐着的女人先是无比纠结的皱了皱眉头,听到自己不是自愿的时候,竟然笑了,看起来放松不少,心下便明白了,表情也舒缓了许多。

    都明白对方的意思,没有了心理负担,这一顿饭倒也吃得轻松,随便聊聊倒也聊的不错。

    饭后宋嘉楠送穆涵回家,一路上没有多余的话,把穆涵安全送到楼下,便头也不回的掉头离开。

    穆涵轻笑着摇摇头,人的确气质非凡,风度翩翩,就是性子冷淡了些,童茜那样与他正好相反的性子,看来得费点劲儿了……

    一回到家,发现两人居然还在睡,一算这时间也睡得太久了,有点担心,赶紧过去摇着两人,叫她们起床。

    夏清河和童茜在一阵摇晃后总算眯着眼醒了过来。

    “涵涵?这是哪啊……”童茜迷迷糊糊,拿手挡在眼前,想要抵挡刺眼的灯光。

    “你在我家呢!你们俩可真能睡,刚才我出门回来,见你俩还没醒,吓我一跳!”

    夏清河靠在一旁没说话,直到穆涵端着水杯进来,才稍稍清醒,喃喃的念叨着,“昨晚喝太多了……”

    俩人清醒的差不多,一看已是第二天晚上,赶紧收拾了东西各回各家。

    穆涵这里,一下子也清净下来了。

    不想开电视,不想看手机,只想坐在沙发里发呆。

    第二天要上班,穆涵打电话给路亦晨,告诉他自己明天要晚些过去。

    挂了电话,窝进被子,只想好好再睡一觉。

    迷迷糊糊的睡着却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一开始是有节奏的敲了几下,慢慢的没了耐性,开始有些急躁。

    头脑不大清醒的晃悠着去开门,眼睛也是眯着,嘴里不停念叨着,“谁啊……扰人清梦……催命啊……”

    慢慢的打开门,还没来得及看是谁,整个人就撞进一个怀抱,被人死死的抱住。

    这下,穆涵整个人都清醒了,手脚并用的想要挣开束缚,不受控制的大叫着,“放开我!救命啊!”

    下一秒却被捂了嘴,几秒之内脑袋里一下跳出N个念头。

    完了完了!我怎么迷迷糊糊的就把门开了!怎么办怎么办!我要怎么脱身!我最近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正这么想着,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伴着那熟悉的声音,“涵涵,别叫,是我。”

    那声音有些无奈,带着几分疲惫的嘶哑。

    穆涵一下僵住了,愣了好一会儿才不可置信的抬头,眼前的人头发稍稍有些凌乱,眼下带着让人不能忽视的乌青,一向整理干净的下巴,竟参差不齐的冒着胡茬,嘴唇已经开裂,干的像是从沙漠里出来,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受了什么重大打击。

    “温源?你……你怎么来了?”声音有些不可控的微微发颤。

    温源没说话,只握住她的肩膀把她从怀里稍稍推远了一些,目光从上扫到下,反复看了几遍,像是在确认什么。

    然后穆涵清楚的听到他一声长叹。

    “不让我进去吗?”

    穆涵这才反应,微微侧身让他进来。

    穆涵被惊得头脑完全清醒了,看他一进来就靠坐在沙发上,微微闭眼,像是很累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倒了温水递给他,“喝点水吧。”

    听到她的声音,接下杯子,难得的一口喝完。

    八辈子放在茶几上,就那么盯着她,穆涵有些发毛,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居然才凌晨三点多,他这副样子……

    “你……不是在美国吗?”

    见他不开口。

    又重新问,“这么晚了,你……”

    受伤了?

    可他刚才抱她的时候,那力度,竟是一点都没让人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