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奈点好单以后拿着手机摆弄了一会儿,问道,“你们和唐嘉树最近见面了?”

    穆涵点点头,“是啊,一起吃了饭。”

    安奈一听,马上做出了生气的表情,“你们宁愿和唐嘉树吃饭也不叫我……”

    穆涵一听赶紧坐到临近她的椅子上,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轻轻的晃动着,“哎呀,你最近不是挺忙嘛?”

    “忙?”

    穆涵朝着她暧昧的眨了眨眼,“是呀,你不是在解决‘大事’嘛?”

    她这么一说,安奈马上懂了,看来是上次的谈话内容她是实打实的记进了心里面……

    “所以啊,唐嘉树抱怨你是大忙人的时候,我还帮你说话了呢!”穆涵拿着叉子边吃蛋糕边解释道。

    “帮我说话?”安奈眉头微皱,马上接着问道,“你说什么了?”

    穆涵吃着蛋糕抬头看她,一脸无辜,好像有些莫名她突然不好的表情,“我说你要有空间完成自己的人生大事啊……”

    虽然她是心如止水了,可穆妈妈却是一如既往的积极主动,时不时总是会催着相亲相亲再相亲……

    咖啡厅里童茜边搅着咖啡,边幸灾乐祸的看着对面的穆涵,而穆涵,正皱紧了眉头正在打电话。

    好不容易等她挂了电话,童茜笑的开心,眼睛闪闪发光,“不用说我都知道,肯定是你妈妈又在给你念叨相亲的事了吧?”

    穆涵无语,语气有些无奈,“怎么好像我被催着相亲,你很高兴似的?”

    正笑的开心的人无所谓的耸耸肩,“明明有个高富帅,还非得折腾去相亲,还尽是些歪瓜裂枣的。”

    “歪瓜裂枣?你这形容的也太过了……”穆涵觉得好笑,虽然相亲的的确不如人意,可也算不得“歪瓜裂枣”这么严重,毕竟,安排相亲的是亲妈来着……

    童茜伸出一根细长的食指边摇头边晃着,像个老头子似的,慢慢说道,“此言差矣,人比人气死人知道吧?有温源当参照物,说他们是歪瓜裂枣,一点也不为过……”

    看她不接话,再也抑制不住体内的八卦因子,身子往穆涵眼前凑了凑,“话说,这段时间你们都没联系?”

    穆涵点点头,吃着蛋糕没空说话,可童茜惊讶到不行,“这都半个多月了吧?你怎么能这么淡定?”

    穆涵放下勺子,抬起头看着她,“为什么要联系?”

    童茜瞪大了双眼,表情夸张,“姐姐!人都走了半个多月了,而且是去美国了!你怎么一点不着急啊!万一人家在美国遇上个火辣性感美女,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穆涵还是笑着,“他遇上什么人关我什么事,”顿了一下,又淡淡的补上一句,“我又有什么立场联系他……”

    这半个月来虽然不再想那些复杂的事,可夜深人静,才发现,这次,真的是已经很久没见他了……想联系,可是没有立场,没有身份,什么都没有……想问问张想,才发现,连工作上的联系也断了……

    可他,也没有联系自己。

    如此了无音讯,会不会就此留在美国再不回来了呢。

    看她这副样子,童茜了然于心,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能接受温源,那么好的男人,哪是相亲相得来的……

    可面前的人就是不醒悟……

    童茜突然想起上次穆涵生病就有了温源的号码,一拍自己的额头,低喊一声“猪脑子,现在才想起来。”然后对着穆涵坏笑起来,“不如,我帮你打吧。”

    还没反应过来她什么意思,手里就被塞进了一个手机,一看屏幕,尽然真的是温源!

    顿时手机的手机就像一个烫手的山药,恨不得丢出老远,可下一秒电话就被接起,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童茜赶紧把耳朵也凑过来听,却听那边一个轻柔的女声,那声音朦朦胧胧,像是睡觉被吵醒,“喂,您好,请问哪位?”

    穆涵听得浑身一个激灵,赶紧挂了电话。

    童茜也听到了,刚才接电话的是个女声……瞥了一眼穆涵的表情,已经完全呆住了。

    虽然心里知道那就是温源电话号码,还是勉强的笑起来,“呵呵呵……涵涵,肯定是我存错电话了……跟你闹着玩儿呢,你别生气啊!”

    穆涵没说话,因为她听出来了,那声音,是安若舒……

    此时简直恨自己为什么是学音乐的,不然耳朵不会那么好,一下听就出来了……

    看童茜手忙脚乱语无伦次的解释,她淡淡开口,声音不带任何情绪,“我听出来了,那是安若舒。”

    安若舒?哪个安若舒?童茜在脑子里急速的想着……

    “就是那天在咖啡厅里遇到的那个,你还问我她是谁,我当时说是温源的朋友……”顿了顿,又补充道,“现在看来,不只是朋友了。”

    “呃……我想起来了……”童茜快要呕死自己,干嘛多管闲事非要打电话……现在可好……偷偷瞄着穆涵的表情,不死心的又解释,“说不定……是在一起工作什么的……温源正好没空接电话,所以……”

    穆涵抬眼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何必解释这么多,我又不在乎……更何况,现在那边时间,是半夜。”

    童茜觉得自己犯了个大错误……

    本来吃完晚饭就准备回家,可看穆涵一番不对劲的样子,生怕她回去一个人憋着,又憋出问题来……

    咬咬牙偷偷跑到一边打了夏清河的电话,开口就不客气,“给你个机会……出来陪穆涵嗨一个晚上……”

    夏清河接到电话有些诧异,她居然会主动打电话来约她?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打东边降下去了?

    不过听她那不情不愿的语气,应该是穆涵又不对劲了……上次说话不靠谱把她弄成那样……这次……

    抬起头看看对面刚坐下的相亲对象,据说这个男人很优秀……不过……于是,狠狠心咬咬牙,“对不起,我突然有点急事,下次再约吧。”

    说完,拿起包包,把大衣跨在手上甚至来不及穿,踩着超高的高跟鞋,“蹬蹬蹬”的就往外跑。

    坐在酒吧里,穆涵有些头疼……夏清河突然跑来,先是说去看电影,看完电影已经十点过,又说去朋友的酒吧玩儿……

    好不容易看到童茜和夏清河和平共处,自己也不好扫兴,只有跟着一起来……

    可是不知怎么,心里像是有根针……不对,是有很多针,细细密密的扎在心上……

    酒吧里有各种形形色色的人,三个女生坐在一起不停有人过来搭讪,夏清河应对自如,童茜也不差,就只有她坐在那里,谁来都不理……

    童茜看她皱着眉头坐在那里,生怕她下一秒就拍桌子要走人,就递了杯鸡尾酒到她面前,“涵涵,这个很好喝的,根本没有酒味儿,夏清河说是新调的,你试试。”

    那鸡尾酒是冰蓝色,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凑在鼻子前闻闻,一股水果的味道甜到心里,尝试着送了一点到嘴里,的确,没有太多酒味儿,反而甜甜的。

    不受控制的一口又一口,童茜发现她的脸开始越来越红,还在不停的找童茜要酒喝……

    童茜突然想起,这家伙的酒量,那是一杯倒啊……

    不过,也好,今晚上她可以睡得很沉。

    到了凌晨,看穆涵再也撑不住,俩人只好架着胡言乱语的她送回她家,时间太晚,夏清河和童茜为了哄她也喝得差不多,好不容易到了家,三个人倒在床上就开始进入深度睡眠……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

    穆涵悠悠醒来发现夏清河和童茜居然都睡在自己床上,顿时吓一跳,记忆有些浑浊,想看看时间,发现手机也没电了……

    把手机充上电,走到客厅,发现外面暗沉沉的,心里一惊……再一看刚刚开机的手机,已经是下午四点……

    太阳穴跳着疼,伸手边揉着,手机忽然响起,一看是妈妈,瞬间就不大想接……生怕吵了还在睡的两人,无奈的接起……

    “穆涵!你胆子大了!叫你相个亲你就敢关机,你是不是连亲妈都不认了啊!”那边的穆妈妈中气十足,怒气更是不小……

    不自觉的把手机稍微拿的离耳朵远一点,生怕老妈再次轰炸……弱弱的解释,“没有……妈,昨晚童茜出去玩,手机没电了一直没充上……”

    穆妈妈不管她有再多的理由,“我才不管你什么理由!我警告你,两个小时后最好乖乖给我出现,不然你就不要叫我妈了!”

    挂了电话,头更疼了……顶着宿醉去相亲……深深叹口气,几多无奈……

    穆涵看了看时间所剩无几,更是头疼欲裂,没有兴致化妆,粗略的洗漱干净,看床上的两人都还在睡,给她们盖好被子,匆匆出门。

    这次相亲依旧是在雅楠阁,穆涵紧赶慢赶的跑得气喘吁吁,总算也是准时到了。

    穆妈妈正在门口等,看她准时露面,总算露出笑来。

    可下一秒看见她那清汤挂面的打扮,加之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酒味,顿时皱起眉头,一脸嫌弃的看着她,“我说,你是来砸场子的吧?”

    穆涵干笑几声,“昨晚陪童茜和几个朋友玩儿的有点晚,再加上喝了点酒,刚刚起来就接到你电话,没时间打扮了……”

    穆妈妈见她已经准时来了,也别无他法,只能长叹一口气,“算了,将就将就吧。”

    顿了顿,又拉住正在往里走的穆涵,“你待会说话给我注意点,这次这医生据说很厉害,年轻有为,年纪轻轻就是副教授了,你别给我丢人!”

    这次穆妈妈不准备再陪穆涵一起,只把她领到包厢门口,又轻声交代了几句,看她进去直接离开了。

    走进包间,就见一人坐在里面,手撑着头,像是在休息,听到穆涵进来,才抬起头。

    穆涵一看,这还真是帅,可以说是玉树临风,皮肤虽然很白,却显得很健康,不像有些男人,天生病态的白,让人看起来不舒服。

    男人站起来走过来,却面色冷淡,朝穆涵伸出手,“你好,宋嘉楠。”

    穆涵赶紧伸手过去,“你好,我是穆涵。”对方只是礼节性的轻轻一握,随后便松开。

    待穆涵坐下,男人没有多说,直接招呼了服务员进来,把菜单递给穆涵,请她点菜。

    穆涵刚要推脱,“穆小姐点就好,我随意。”那言语清冷不带感情,穆涵便知道,对面这人,怕也不是心甘情愿的吧。

    如此,心里居然顿时舒爽了许多,也不再拘谨,轻声道,“正好我来过几次,就点一些他们的特色菜尝尝看吧。”

    点好了菜,服务员退出去,房间里的温度像是顿时又低了几度。

    穆涵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低着头胡思乱想,等等……老妈说他是个医生……再回想起他的名字,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宋嘉楠……宋,嘉,楠……

    穆涵突然抬起头瞪大了眼睛,这不是被童茜塞名片的那个医生吗?!

    宋嘉楠看她突然抬起头等着自己,微微皱了下眉,声音清冷,“怎么?”

    穆涵不好直说,只好问他,“你是叫宋嘉楠是吗?”

    他点点头,然后就那么看着她,似乎在等待下文。

    穆涵咬咬牙,“你在第五人民医院上班?”

    那人一挑眉,“所以呢?”

    童茜要是知道她男神跑出来相亲……穆涵突然觉得嗓子有点干,微微咳了几声,看他还在看着自己,“你……不是自愿来的吧?”

    原以为他会掩饰一下,没想到他到回答得十分干脆,“是,给老人家个交代。”

    穆涵一听,心里松了口气,不是自愿的就好,童茜就不会太不痛快了……想到这里,嘴角忍不住扬起来,心情也顿时轻松不少。

    看对面坐着的女人先是无比纠结的皱了皱眉头,听到自己不是自愿的时候,竟然笑了,看起来放松不少,心下便明白了,表情也舒缓了许多。

    都明白对方的意思,没有了心理负担,这一顿饭倒也吃得轻松,随便聊聊倒也聊的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