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奈明白了原来那天唐嘉树的异常举动缘由在这里……那是不是就代表着……

    这么一瞬间,安奈只觉得自己心里有颗种子在慢慢发芽,她的手指甚至都在微微颤抖,原来那天唐嘉树的异常举动缘由在这里……那是不是就代表着……

    穆涵看着她突然僵硬的表情一下不知如何是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赶紧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伸手小心翼翼的拉着她的衣角,“奈奈,你怎么了?”

    安奈没有回答她,大脑在拼命的运转,自己脑海里面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到底是不是这样的呢?

    穆涵看她一直不回答,有些着急,用了点劲儿摇她,“奈奈!”

    “嗯?嗯?怎么了?”安奈一下回神,目光有些凝固,“我没事……”

    “奈奈,你……”穆涵看着她,张了张嘴,却还是没继续问下去,可能安奈也有自己的小秘密,和那些埋在心里不想告诉别人的话,就像……她自己一样。

    “那你不自己去做这个案子?还偏要交给我……啊……你该不会和他有什么过去吧!”

    “越说越离谱,什么过去?充其量很多年没见,觉得他变了很多,不太像我认识的那个人了……我完全是把他当做一个新认识的人来看的,第一眼看上去就觉得这人很龟毛……很麻烦……所以才交给你的……”

    听了她这番言论,路亦晨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愣了半天才缓缓开口,“所以……你是想着把麻烦的都交给我?”没等穆涵回答,又突然想到,“那你现在又是什么情况?良心发现了,决定自找麻烦?”

    “那大老板找我了,还是希望我能亲自做这个案子。”

    “为什么?”

    傲娇的扬起了下巴,“因为我是专业的!”

    路亦晨忍住想敲她的冲动,把手使劲一握,“随便你,拿走拿走……正好我手里还有几个案子,做都做不完……”

    穆涵嘿嘿一笑,“走啦,去吃饭!”

    刚刚出工作室的门,手机就响了起来,穆涵拿出一看,并不是熟悉的号码,于是赶紧接起,“喂?您好,我是穆涵。”

    “是我。”那边传来一个低沉又好听的男声,穆涵听着这有点耳熟的声音,不确定的发问,“你是?温总?”

    “是。”

    穆涵的手一抖,差点没把手机丢出去,“温总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有时间吗?关于年会,想和你沟通一下。”

    穆涵翻了个大白眼,“现在?不好意思,我现在已经下班了,明天周一,明天可以吗?”

    “明天开始我要出差,所以有些问题想今天解决。我们可以边吃边聊,我在三叶苑定了位置,可以吗?”

    别的穆涵都没听清,只听见了三叶苑这几个字……这个三叶苑是差不多半年前新开的,订位很不好定,平常人想去吃提前一个月订位都不一定能订到,穆涵对这家店可谓是垂涎已久于是……“好吧,那我把之前负责的路老师也带过去。”

    “好,一会见。”

    听那边把电话挂了,穆涵脸上带着对美食的向往,笑嘻嘻的叫路亦晨,“走,三叶苑吃饭去!”

    路亦晨听到刚才穆涵打的电话,调笑着问,“是你那老同学吧?真不愧是老同学啊太清楚你了,这个点,要不是三叶苑那样的地方,就是天王老子,也叫不动你吧?”

    穆涵看在三叶苑的份上,懒得和路亦晨计较,心里只想着三叶苑的美味了

    正好路亦晨开了车,不用在这种高峰期打车,穆涵心里是乐呵的不行的,突然想起自己的车,便问,“我的车怎么样了?我记得刮得不严重啊,什么时候给我开回来?”

    “是不严重,只是送过去了我一直没时间去拿,嗯,明天我去给你开回来。”

    “好嘞。”穆涵不会有任何意见,既然路亦晨全权负责,自己正好乐得清闲。

    走进三叶苑,立马就有漂亮的服务员迎上来,路亦晨一看,哇塞,这店果然不同凡响,连服务员都要漂亮些……

    “小姐,先生,你们好,请问有预定吗?”

    “你好,我是来找人的,”穆涵正想着要不要给温源打个电话,服务员小姐突然眼睛一亮,“是穆涵穆小姐吗?”

    “嗯?是啊,你怎么知道?”

    服务员妹子微微一笑,“温总吩咐过,穆小姐,请跟我来。”

    穆涵和路亦晨跟在服务员身后往里走,一路上都十分清净,走廊两旁错落着一间间的小包间,整体装修的十分雅致,没有寻常餐厅的吵闹拥挤,倒不像走进了餐厅,像是走进了书店一类的地方。

    服务员把他们带到一间包厢门口,轻轻叩门,听到里面的人应了以后,轻轻的推门而入,“温总,您的客人来了。”待温源确认地点了点头,便轻轻退了出去。

    穆涵一进门,就见温源身着一身正装,倚在靠窗边的沙发上,手撑在额头上,眉宇间带了一丝轻微的疲倦,见她们进来,温源缓缓的站起来,眼睛看着穆涵,沉声道,“来了?”

    看穆涵略微颔首,又把目光转向身边的路亦晨,伸出手,“你好,温源。”路亦晨也赶紧伸出手去与他握手,“温总你好,我是路亦晨。”

    趁着握手的功夫,路亦晨悄悄地打量了一下温源,这仔细一看,这一看就明白了,穆涵怎么就这么躲着他~穆涵一向对帅哥都是这样,躲得远远的,用她的话来说,那就是帅哥身边是非多……

    眼前这男人且不说长相是万里挑一的帅气,那浑身散发出来那种沉稳的气质,一看就是经历过不少沉淀,连他一个男人都觉得被他吸引,总的来说一看,这人就很靠谱!

    “来,坐。”温源轻拍路亦晨的肩膀,三个人就围着一张大桌子桌了下来。穆涵紧紧的贴着路亦晨坐下,那架势,长眼了的人都看得出来,就是能离温源多远,就离他多远

    看着她缩在路亦晨旁边,温源不可见的皱皱眉头,悠悠的开口,“我不会吃了你,我以为那天我们已经说好了。”

    穆涵被他这么一说,所有的行为顿时感觉有点傻气,心里有点不高兴,只得低下头,不说话,路亦晨来回的看着这两个人,心里明了了几分,从包里掏出年会的大致策划,“温总,这是初步的大致策划,您先看看,有什么问题提出来我及时改。”

    温源接下他递来的文件夹,并没有打开,而是放在手边,“不急,先吃饭。”

    他话音刚落,包间的门就被轻轻敲开,服务员把一道一道的菜送进来,看到上菜了,穆涵的心思便又转到了菜色上,送上来的菜摆盘精致,却又不像有的餐厅摆盘浮夸,有自己最爱吃的糖醋排骨,番茄牛腩……

    穆涵的眼睛都已经亮了,却又看着温源还没开口,也还没动筷,于是就满脸微笑地看着温源,被她盯得有些发毛,赶紧招呼上路亦晨,“来,看看合不合胃口。”

    这话也不知是对穆涵说的,还是对路亦晨说的,不过路亦晨看这菜色便明白了,这不都是穆涵喜欢吃的吗?这温总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啊?

    穆涵本来还想着要顾及一下吃饭时候的形象,不过既然温源一再强调老同学之间不用客气,她也不想装模作样的有惹来他说些什么,于是,面对着一桌子的美食,穆涵埋头苦干……

    正吃的高兴,穆涵手机突然响起来,一看屏幕,是夏优,赶紧接了起来,“喂?优优,怎么了?”

    “什么?你别哭啊,我现在就过来,别哭啊……”

    路亦晨听到电话那头夏优哭哭啼啼的,也听不清说什么,看穆涵挂了电话,赶紧问她,“优优吗?她怎么了?”他知道,夏优在这个城市里没有亲人,若是说亲近的朋友,也就只有自己和穆涵了,所以自然很担心。

    “她说她昨晚开始发烧,今天又觉得肚子疼,疼的已经起不来了,走走走,我们赶紧过去看看。”说着便准备起身,路亦晨皱着眉,想着来这趟该谈的都还没谈,于是站起身来,吧穆涵按回椅子上,“你就别去了,我去看看,如果不行我直接带她去医院,你在这和温总把案子的事说好。”

    “是有什么急事吗?有我可以帮忙的吗?”温源也听出来不对,穆涵有点担心,可又想着明天温源就要出差了,有什么问题沟通起来会很麻烦,只能听路亦晨的安排,对着温源摇摇头表示没事,又转过身对路亦晨交代,“那你先去,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路亦晨穿上外衣,走到温源身边,“温总,真是不好意思,我就得先走了。”温源起身颔首,“好的,有需要帮忙可以联系我。”

    待路亦晨走出包间,整个包间又安静了下来,穆涵看了一眼温源,闷闷的又坐了下来,被夏优的电话一惊,也没有什么胃口再继续吃,就这么低头想着现在要怎么办,碗里突然就多了一块糖醋排骨,一抬头,温源就坐在身边,“你还没吃多少,再吃一点,你朋友那边应该没事的。”

    穆涵点点头,不知该说什么,只好夹起碗里的排骨开始默默地吃……

    又吃了几块,穆涵实在没心情再吃下去,抬起头却看他低着头正在看方案,那侧颜轮廓分明,看着看着,穆涵突然觉得胸腔里的那颗心扑腾扑腾的乱跳不停

    见她吃完了,温源也看的差不多了,“我看过了,这是谁做的?”

    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问方案,于是赶紧正色道,“是刚才那位路老师。”

    看着温源的脸渐渐沉了下来,只得小心翼翼的开口,“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以为我昨天晚上都说清楚了。”

    穆涵想起他昨晚上的话,生怕这位大爷误会,赶紧解释,“昨晚上你说的我都记得,我今天已经说了,本来说好明天他会全部交接给我,你今天突然要看,我还没来得及参与……”

    看她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温源微微侧着头,嘴角微微弯起,笑的意味深长,“哦?”

    一个“哦”字,尾音托的长长的,被他说得百转千回,正琢磨着他要表达什么意思,就听他又开口了,“别的我没有什么具体要求,你根据你的专业来做就是,但我有一个唯一的要求,年会要办在盛怡。”

    盛怡?盛怡是A市最大的酒店,在那里办年会自然是气派的,只是那里的场地通常都是提前很久就被预订光了,这可怎么办……穆涵很想抓狂,怎么最近老和订位种事扯上关系呢!

    “盛怡酒店,那边场地一般都是需要提前大半年预定,就算现在能订到,不一定在你们规定的那一天有空余场地,所以我想先了解,你们接受时间上的协调吗?比如前后几天可以吗?”

    “最好不要,因为时间已经定了,邀请了不少人,改起来不太好。”

    那你还有那么多要求!有本事你怎么不自己定!穆涵压下心里的火,“那如果这边订不到,别的酒店就都不考虑了吗?”

    温源顿了下,“你先定,然后一切都以那边的场地为准来设计准备。”

    听他说得云淡风轻,穆涵却只想砸桌子,说那么简单,到时候定不下来你就要找我麻烦了!!

    手机铃声又响起来,穆涵压下心里的火,一看是路亦晨的电话,急急忙忙又接了起来,“喂?你那边怎么样了?”

    听了半天听电话那边杂音很大,然后路亦晨气喘吁吁的开口,“我在市一医呢,这边情况不好呢,说是阑尾炎,要做手术。”

    穆涵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么严重?……好了,你别管我了,我知道,嗯,好。”

    挂了电话,温源看她表情不好,“怎么?你朋友很严重?”

    “嗯……”

    看她神色不好,温源起身拿起她挂在椅背上的衣服,披在她身上,“走,我带你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