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奈一听这话,心里一下就像是被一百根针同时扎下一样,简直痛得不能呼吸,再也没心情去考虑眼前这家伙爱而不得的暗恋心态,一下子就全部爆发了出来,“唐嘉树,你说话真的不能考虑考虑别人的感受吗?”

    虽说是爆发,可是声音却是异常平淡冷静,面色也几乎没什么变化,只是由最开始的安慰,变得冷了脸,唐嘉树看着她的一张脸,竟一下子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喉咙有些发干,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没什么好说的,又把嘴闭了起来,紧紧的抿着,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顿了一下,扭头走了。

    这一连串的动作让安奈看在眼里,最后只剩下满心的无奈,对啊,这就是爱而不得的痛苦,自己明白,又拿出什么样的姿态来怪他呢?

    安奈叹了一口气,整理好了心情还是拨通了穆涵的视频电话,因为再晚一会儿,说不定她那边就该睡觉了。

    穆涵看到安奈显然很开心,冲着屏幕挥手,“奈奈!”

    “看起来你心情不错啊!”安奈笑着,眼睛却看到她满脸疲倦的神色,看上去就是睡眠质量很差的样子,而且一些小动作也看出了她其实压力很大的样子。

    “哪是我把你丢出去的?明明是你自己走的好不好……”穆涵笑得不行,又怕他抓狂,只好安慰道,“哎呀,这说明夏楠在你心里并没有那么强大的地位,任何一件小事都可以代替了啊。”

    等她说完,那边却没了动静,“喂?路亦晨?”有些紧张他出事,赶紧叫着,缓缓的那边才传来一句话,“好了,懒得和你哈拉,我坐车了,挂了。”

    没等穆涵再说什么,那边就赶紧挂了电话,她有些哭笑不得,这个路亦晨怎么最近这么奇怪……

    她没想到,路亦晨刚刚把夏楠的事情放到一边,可是第二天,人就找上门来了~

    “路老师,有人找你。”小米大声叫着正忙得昏天黑地的路亦晨,路亦晨有点烦躁,满脸不耐烦的往门口走,等看清门口那个人的时候,却愣住了,站在那的女人面带微笑,“好久不见。”

    愣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瞬间冷下一张脸,“你来干什么?”语气不善,是个人都听得出来,但是好像依旧对夏楠没有影响,她依旧脸上挂着完美的笑,“很久没见,想和你聊一聊,可以吗?”

    路亦晨正皱着眉想面前这个女人究竟想干什么,穆涵正从外面办事进来,看路亦晨和一个女人堵在门口,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赶紧靠上去,换上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面孔,笑道,“亦晨,你怎么在门口接待客人呢?”

    夏楠也认识穆涵,听到她的声音转过身来,“涵涵,是我,好久不见。”

    “呀!这不是那谁吗!”眼睛并没有看着夏楠,而是越过她走到路亦晨身边,满脸惊讶,看了一眼他那张冰冷的脸,瞪着眼睛和他确认,“这是夏楠吧?”

    看他点头,穆涵更是惊讶了,大声喊道,“她没死啊?”听到这里,路亦晨瞬间破功,眼里带着笑转头盯着她,耸耸肩膀,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呵呵,涵涵比以前爱开玩笑了……怎么样,亦晨有时间吗?”脸上已经换成了一副强撑着在笑的样子,看在眼里十分滑稽。

    “你们要干什么啊?”为了路亦晨,穆涵脸上带着无害的笑,赶紧跟着问。“她说她想和我们聊聊。”话到了路亦晨嘴里,就变成了“我们”,不过夏楠好像也不在意,“是啊,涵涵一起来吧,我刚才来的时候看见旁边就有家咖啡厅,”顿了一下,又好似好心的补了一句,“不过,如果涵涵你忙的话~就算了,毕竟是我突然来访……”

    “没事,我这点时间还是有的,走吧!”走到门口穆涵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貌似无意的说起,“路亦晨,林氏的设计你做好了吗?做好了一会聊完给人家送过去,人家赶着今天下午要呢。”

    “林氏?今天下午?!”路亦晨瞪着双大眼看着眼前的穆涵,似乎在确定这信息的真假,看穆涵的脸上完全没露出什么破绽,心里千万只草泥马狂奔起来~林氏的设计刚刚做了一小部分,这不是要命了吗!

    穆涵一脸无辜,“怎么?有问题吗?”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脸上换上一副了然的表情,转身笑着对夏楠说,“看来,有些人是去不了了……走吧,我们两个去也一样。”

    看夏楠脸上不相信的表情,她露出一副黯然的样子,“怎么了?夏楠,难道你不想和我聊聊吗?难道我不是你的朋友吗?我们也很久没见了呀。”

    夏楠强撑起一张笑脸,“当然不是,可惜亦晨不能和我们一起了,真可怜。”穆涵点头笑着,挽着她就要走,却被路亦晨拉住,回头就看见他满脸担心的表情,笑起来,“怎么?谁叫你工作没做完?赶紧去做,我一会儿回来看。”

    说完,就挽着夏楠走了出去。路亦晨有些担心她,毕竟谁都不知道那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在咖啡厅落座,穆涵拒绝了服务员递过来的点单册,“给我一杯白水,然后看这位小姐要什么。”夏楠其实也没有心思想要喝点什么,只是随便点了杯咖啡。

    等喝的都上了,看穆涵也没有开口的意思,只是一直看着自己,觉得有些尴尬,于是先开了口,“涵涵,你最近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夏楠露出一副关心的样子,一开口,就关心起了穆涵的身体。

    穆涵微微一笑,“还不错,谢谢关心,不过……”抬起眼睛看着她,“你来,不是想关心我身体如何的吧?”

    夏楠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这么久没见了,不应该关心一下吗?”她每一句话说的都轻轻巧巧,就是这样的轻巧,让穆涵心里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她当时让路亦晨全家丢尽了脸面,现在再次出现,没有半句解释,反而露出一副老友重逢的样子……着实让人恶心!

    穆涵收起脸上的笑,“直接说吧,你要干什么?”

    夏楠被他这么一问,反而愣了,随即又笑起来,“我能干什么,许久不见,来看看你们而已。”

    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厚脸皮的人!穆涵有些忍不住,声音大了起来,“你不觉得你欠路亦晨一个解释吗?”

    “解释?……我只能说我很抱歉……”依旧是那副表情,让穆涵这个急脾气就像跳起来揍她。

    “既然你不打算解释,你还来干什么?你真的觉得他需要你的问候?不觉得你躲远些才是对他好吗?”穆涵越说越激动起来,路亦晨是这么些年一直陪着她的朋友,她自然不能看着路亦晨和她这样纠缠。

    “我以为他放下了,这次回来我只是想和他叙叙旧而已,没有别的想法。”夏楠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她是典型的美女,身材修长高挑,光看脸更是无可挑剔,她一哭是个人都会觉得可怜,可这眼泪在穆涵眼里,却是恶心的不行……

    当年穆涵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劝路亦晨,夏楠也许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毕竟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千万不能让恨占据了整颗心,可是如今看来,她连要解释的欲望都没有,甚至把那件事说得如此云淡风轻……

    “穆姐!”正在烦躁,远远的看见夏优慢慢的走了进来,她赶紧站起来迎上去,小声的斥责,“本来就没怎么恢复好,怎么不在办公室里待着,跑出来干什么?”

    “是亦晨哥让我过来,说工作室里有事找你,让你快回去。”说着,笑着冲穆涵眨了眨眼……

    穆涵马上就明白了,路亦晨是怕她出事,不想她与夏楠多说什么,特意叫夏优过来找个借口叫她回去。

    回头看着夏楠,她也正好在看这边,穆涵还没开口,就听夏优惊呼一声,“堂姐?你怎么在这儿?”

    堂姐?夏楠?穆涵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夏楠的表情也是十分意外,“优优?”看了看两人之间,瞬间明白了,“你在涵涵的工作室上班?”

    夏优愣愣的点点头,夏楠却是笑了起来,“这么巧啊,要坐下来喝咖啡吗?”

    穆涵感觉到自己牵着夏优的手被使劲捏了一下,看着夏优,有些明白了。“工作室还有事,我们要先回去了,本来可以留下优优和你坐一会儿,可优优很能干,离了她真是不行,反正你们是姐妹,以后有的是机会。”

    笑了笑牵着夏优就要走,突然想起什么,转身看着夏楠,正色道,“我刚才说的话,希望你好好想想,有的事,不要太过分才好。”不再管夏楠,牵着夏优转身走了。

    一走进工作室路亦晨就赶紧迎上来,把穆涵从头到脚前前后后看了一遍,穆涵看他这动作也是无语,“她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好了,没事,我还有事,你先去忙,优优跟我进来。”笑着把路亦晨推开,转身往办公室里走。

    “优优,坐吧,”看夏优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穆涵更加不能确定事情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夏优坐在沙发上也不安稳,如坐针毡似的,最后终于站起来,“穆姐,有什么话你就问吧……”

    穆涵也不推脱,“你和夏楠是堂姐妹,”语气里没有一点疑问,夏优点点头,“是的……”没等穆涵再次发问,夏优有些着急的又开口,“穆姐,堂姐她是不是和你有什么不愉快啊?”

    听她这么问,穆涵有些好奇,抬眼看着她,“为什么这么说?”

    “刚才亦晨哥叫我过去的时候,特别着急,像是晚一点你就会被吃了似的……”夏优声音实在很低,可穆涵还是听清楚了,“你和你堂姐……”

    “我和我堂姐……其实我和这个堂姐并不是亲近,我妈也说让我少跟大伯家接近……也从不跟我说为什么……”夏优知道穆涵想问什么,干脆自己赶紧坦白。

    这倒是让穆涵觉得奇怪,看着夏优也不像撒谎,反而神情坦然,完全是个不涉世事的小姑娘的模样,叹了口气,“她和我并不能算仇人,我们是因为路亦晨才认识的……”说到这,穆涵顿了顿,不知道该不该把路亦晨的事说给她听,毕竟……

    看穆涵有些为难,夏优也懂了几分,“穆姐,我知道了,我手上还有事,就先出去了。”说完,冲着穆涵笑了笑,就退了出去。

    “优,穆涵叫你进去干什么?”夏优一出来,谁料到路亦晨就埋伏在办公室门口,看夏优退出来,赶紧扑上去问,倒是吓了她一跳。

    心被吓得扑通扑通跳,夏优抚着胸口顺气,“亦晨哥……你吓我一跳!”语气里有些小姑娘撒娇的意味,听得路亦晨有些不好意思,“我这不着急呢么……吓到你啦?那下班我请你吃大餐。”

    夏优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亦晨哥你真是……穆姐找我说工作,你这么积极干什么?”刚才看穆涵有些为难的样子,就知道这事一定和路亦晨有关系,干脆闭口不谈刚才的事。

    “工作?”路亦晨听她这么说有几分不相信,却又没什么理由质疑,撇撇嘴也不再追问。

    穆涵一想起刚才夏楠那个样子就想暴走,这些人都怎么了……能这么不要脸!自己和路亦晨还真是同病相怜……

    “涵涵,”穆涵正在头疼,路亦晨就迈着大步子走了进来,乍一看像是什么都发生过似的,神情自然,说话流畅~“你生病回来有件事我还忘记跟你说了,关于那个盛怡,我去预定,人家说订满了就是订满了……一点后门都没法走~这可怎么办?”

    盛怡!听他这么一说穆涵才突然想起来,那边可是什么要求都没有,就要求在盛怡办的!被生病一打岔,完全就把这事给忘到脑后了……

    订满了~这可怎么办?“加价也没用吗?”穆涵一开始就抱着要加价的念头了,所以赶紧问他,但愿别打破她唯一的筹码了……

    路亦晨揉揉太阳穴,摇着头,“加价……加价能拿下小厅。”

    “小厅?多小?”听到能拿下小厅,穆涵心里燃起一丝希望,眼睛都在发光,像一只饿狼盯着猎物一样狠狠的盯着路亦晨,被她盯的有些发毛,路亦晨弱弱的吐出一个答案,“可能~可能和你家差不多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