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涵在视频那端嘻嘻的笑着,“温源答应明天带我去逛街呢,奈奈你有没有什么想带的?”

    安奈拿起三明治重重的咬了一口,笑道,“我可不敢指挥你,光是想想温源的那张冷脸,我就已经觉得毛骨悚然了。”

    “没关系的,童茜今天都已经大开口了!”穆涵吐吐舌头,在床边的厚地毯上坐了下来,紧接着说道,“要不我看看吧,万一有什么限量版什么的,我就直接替你拿下好了!”

    “哈哈哈!还是涵涵知我心,懂得我的最爱!”

    两人闲聊一会儿安奈就看见穆涵开始打起了哈欠,看了看时间,那边的时间也才八点多一点,于是问道,“怎么?在美国睡不好吗?看你的黑眼圈都快赶上国宝了!”

    穆涵一个哈欠结束,使劲揉了揉眼睛,才有些反应迟钝的回答道,“也不是,就是觉得总睡不够……”说着又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瞬间眼眶里布满了眼泪,又有些无奈的补上了一句,“对!怎么睡都睡不够!”

    “除了睡不够以外,还有什么其他反应吗?”

    穆涵顶着满眼的泪水,眼珠子转了几圈,又说道,“多梦……烦躁……”

    安奈知道,这些其实是孕早期的一些正常反应,可是出现在穆涵身上,却一定要重视,怕会引起什么类似抑郁症之类的。

    “我家?……”穆涵还在慢慢的吸收这个答案,突然觉得不对,怒视着他,眼睛里要喷出火光来,“我家?我家才六十平啊!要来干什么?人家要的是最好最大的厅!”

    路亦晨被她吓得一哆嗦,“那真没办法了,你和你那同学好好说说……这盛怡这种酒店,他应该懂得啊,就是那么霸气!”

    穆涵白了他一眼,坐回椅子上,挥了挥手,像赶苍蝇一样,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路亦晨看她这副样子,虽然想帮她,可是也是实在没办法,只好好声好气的安慰道,“没关系的,大不了我们付点违约金不做了……”

    穆涵抓在手里的事从来就不服输,让她赔违约金,怎么可能?“好啦!你可以出去了!”

    靠在椅子上有些头疼,现在应该和立元那边沟通一下吗?可是该找谁呢?……一直都是跟温源谈,这下还找他吗?这样的小事,找他这样的大老板,是不是太……

    穆涵脑子里一团浆糊……有些手足无措~

    发了一会儿呆,穆涵决定先去盛怡看看,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再说吧……

    开车到了生意已经是快五点了,生怕负责人下班,还是小步跑着进去的。“小姐,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前台的服务员训练有素,脸上惯着完美的笑容,妆发也是一丝不苟,所以说,从前台就能看出这酒店的档次。

    “你好,我想在你们这里预约年会场地,应该找哪位负责人呢?”穆涵也拿出她职业化的那一面,不犯二的时候,她也算是举止得宜的……

    “好的,小姐请跟我来。”服务员把她带到会客室,给她倒了茶,请她稍等片刻。

    穆涵觉得这服务既让人舒服,又不会让人觉得尴尬拘谨,实在是很完美。

    她正感叹着,门就开了,走进来的人让她觉得大吃一惊,“杨余?”

    刚才那个服务生还跟着介绍,“这是我们新上任的经理,杨经理。”穆涵没有接话,心里各种情绪翻滚着……杨余知道她在想什么,便吩咐身边的服务生,“你先去忙吧。”

    待服务生关上门出去,杨余走到她身边坐下,“你不用这么惊讶,我昨天才上任。”

    听着他的声音都觉得忍不住的恶心,平复了好久,才缓缓开口,“杨经理,我想预约下个月21号在你们这里办年会,最大的厅。”

    “最大的厅?据我所知,最大的厅预约已经排到明年下半年了。”杨余看她一副谈公事的样子,也不好再说其他,只好依着她回答她的问题。

    听他这么说穆涵也不想再谈下去,也是因为知道他不会故意为难,既然没有,那就只好和立元那边沟通了……“既然这样,那我回去再商量一下,先走了。”站起来就要走,却又被他拉住,“你不多坐会儿?除了工作,没有别的想说的吗?”

    听着他的话,穆涵又恶心起来,皱着眉头提醒,“杨经理,你在工作,我也在工作。”

    看她完全没有念旧情的样子,杨余只能叹气,“那我送你出去吧。”穆涵懒得理他,径直往门外走,准备去停车场开车,走出门外却突然被他拽住了手,“涵涵,你一定要这样吗?你不能坐下来和我谈谈吗?”

    穆涵看他这样动手,有些不可思议,一张脸瞬间冷了下来,声音也像结了冰一样,“你这是在干什么?”

    杨余还来不及说话,突然从旁边就跳出一个女人,头发凌乱,面色发黄,眼睛里散发着十足的怒气,“果然是你!我就说他非要和我离婚!就是你在勾引他!”

    杨余看到她,也惊呆了,“吴茵?”

    女人大声吼叫着就跳上来,抓住穆涵的肩膀一下子把她推倒在地上,骑在她身上伸手冲着她的脸就是一耳光,白皙的脸上立马就浮现出了五个红色的手指印,穆涵完全呆愣住了,没想到这个女人又来了……

    感觉不到疼痛,有的只是诧异,等她回过神来,周围已经围满了人,那女人挥舞着手不停的打着自己,这下,不仅感觉到了疼,看着那么多人围观,羞辱感让她不能自持,只能倒在地上任她打骂。

    杨余费了很大劲才把吴茵从穆涵身上拉下来,喊着穆涵让她先走,可是吴茵依旧不依不饶,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

    唐嘉树正从外面办事回来,看自己酒店门前围了一层又一层的人,眉头一皱,第一想法就是有人该让贤了……

    正从一边绕着准备进去找人麻烦,突然看到躺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女人怎么那么眼熟……脑中突然一亮,这不那天温源带着来吃饭的女的吗?

    叫什么来着……好像叫穆涵~看这情形怎么像是被捉奸了啊……唐嘉树有点无奈,本来不想插手,可一想,那天看温源对她那个样子……要是知道这人在他酒店门口被欺负成这样……会不会直接秒杀他啊……

    况且,他从来相信温源看人的眼光,这应该是什么误会吧……看那女人的泼辣,再看看躺在地上的穆涵……无奈的摇摇头,迈开步子大步走上去。

    “就是你!你阴魂不散偏要破坏我的家庭!我今天非让你知道厉害!”吴茵使劲挣开杨余,扬起手朝着穆涵的脸又准备打下去,刚要打下去,却被一只有力的手给抓住了,转身一看,是个不认识的男人,立马冷嘲热讽起来,“怎么?我打小三也要管闲事吗?”

    “闲事?不见得吧~”唐嘉树虽勾着嘴角,表情却让人害怕,站在一边的酒店保安看到唐嘉树来了,本来还秉着不管闲事的态度,一看唐嘉树居然上去帮那“小三”,赶紧几个人围了上来,拉住了吴茵。

    看到保安上来,唐嘉树看看躺在地上的穆涵嘴角流血,脸上也全是伤痕,身上不知道怎么样……冷冷的甩给保安一句,“报警。”

    本来想把她拉起来,可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两个眼睛睁的大大的,不停的有眼泪像自来水似的流出来,也不说话,身上还脏兮兮的……唐嘉树一看这个样子,干脆脱下大衣把她裹住把她整个抱起,走进酒店,任后面吴茵还在叫骂……

    把她抱进自己预留的总统套房,放在床上,看她也不说话,深深叹口气,吩咐一旁的助理,“请张医生过来,看好她,我出去打个电话。”

    接到唐嘉树的电话时,温源正在开会,因为他找自己从没什么正事,所以本来不想接,可电话偏偏震动个不停,他从来没这么执着过……一般情况下,看自己不理他,他会识趣的把再打扰……可今天这是……

    拿起手机对大家说了抱歉,走出会议室,一接起电话,那边唐嘉树就跟要爆炸了一样,越听他握着手机的手越紧,听到最后,手几乎在颤抖,不再管会议室里的人,快步走向停车场。

    到了盛怡,疾步赶向唐嘉树自己的套房,一进门,就看唐嘉树坐在客厅,一句话没说,就想直接冲进房间,却被唐嘉树拦下,“等等,张医生在给她检查。”

    知道温源坐不下来,唐嘉树也不让他坐,就任他站在房门口。

    过了会儿,张医生提着箱子出来,“她受的是些皮外伤,已经处理过了,只不过她现在精神状态不太好,要随时注意她的精神状态,避免发生危险。”

    唐嘉树点点头,让助理送他出去,温源再也等不了,疾步走进房间,就看穆涵在诺大的床上缩成一小团,眼泪就像自来水一样不停地流,那样子,看得他一阵揪心。

    生怕吓着她,轻轻走过去,边轻声唤她,“涵涵?”床上的人依旧没有反应,他轻轻靠过去抱住她,抚摸着她的头,“没事了……别哭了。”

    感觉到有人抱住自己,穆涵眼睛转了转,看着眼前的脸,很熟悉,却又不能反应过来他是谁,只知道他的怀抱好温暖,好熟悉,再也忍不住,双手环着温源的腰,把头深深埋进他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温源看她这样,感觉心都被揉成一团,只能轻轻拍着她的背,“不哭了,我在这……不哭……”

    温源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怀里抽泣的人渐渐安静了下来,看着她那张哭红了的脸,还有几个明显的巴掌印,心里只想让那个人付出代价。

    轻轻把她放下,盖好被子,就那么盯着她看了一会,起身往门外走,眼中多了一丝戾气。

    唐嘉树看他出来,赶紧凑上去问,“怎么样?”

    “睡着了。”这么说着,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翘起腿,顿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看着他,“人呢?”

    唐嘉树知道他说的是那个女人,“报了警,局子里待着呢。”看温源不说话,眼珠子滴溜滴流的转了几圈,“我知道,有的话可能不好听……不过……这穆涵…她到底?我可听那女人一口一个小三的骂着,不少人都看到了呢…我看不太像误会啊~”

    越说到后面语气越弱了下来,眼珠子却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温源的反应,看他半天不说话,以为他是生气了,赶紧又笑呵呵的安慰,“哎呀,女人而已嘛…怎么就非得挂在这棵树上……再说了,这名声传出去,怕是你妈那关也过不了吧……”

    “今天的事,我不希望有任何消息传出去。”没等他说完,温源冷声打断他,眼神也越发的冷酷……

    “这是小事,辛亏我们酒店位置偏,围观的要么是客人,要么是员工,这个你就放心吧,我马上吩咐下去。”唐嘉树答应的很是爽快,也发现他根本没接自己的话,“诶,我说的话,你听进去了吗?”

    温源斜着眼看了他一眼,“这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有数。”

    “你知道?”唐嘉树有点惊讶,不过既然他说他有数,那想必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如果真是小三…那样的品德的人…也是入不了他那挑剔的眼的,不然他也不会单身那么久了……

    温源点点头,看着他脸色柔和下来,“今天的事,必须要谢谢你。”简单的致谢,却让唐嘉树瞪大了眼,这感受简直可以用受宠若惊来形容,反应过来马上笑眯了眼,要知道可是从没见他这么郑重的谢过谁……

    “那你记住哦,你可欠我一份!”唐嘉树嬉皮笑脸的强调着,又突然想起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听底下员工说,这事儿里,还有个男人呢……”

    “男人?”温源冷下来的脸瞬间让唐嘉树感叹…这女人的影响力,不小啊…看来以后得好好讨好讨好这位妹子了……

    “是啊,男人,这人是我这的员工,不过也不知道穆涵来我这干嘛,不会真是密会这男人吧……”

    话刚出口,唐嘉树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闭嘴,看温源冷着一张脸也不说话,拿起桌上的茶一口一口的喝着,掩饰自己有些尴尬……

    “她是来定场地给我们公司办年会的,”声音冷得不行,唐嘉树庆幸自己今天帮了穆涵,不然光是自己说的那些话,他估计会……简直不敢想象…

    等等……年会?“你要在我们酒店办年会?那你干嘛这么麻烦,直接和我说就好了嘛,任何要求,不就一句话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