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放松心情,别想太多了。”安奈看了看时间,又问道,“你现在要睡了吗?”

    穆涵一听她这么问,赶紧摇头,“没有没有,好不容易和你聊聊天,我可以晚一点再睡,今天我都睡了好几次了。”

    安奈笑着点头,“也好,免得你一会儿半夜要爬起来折腾温源了呢。”

    穆涵脸色一红,随即又想起什么,赶紧问道,“奈奈,你那边是早上吧?”

    安奈喝了口咖啡,应道,“是啊,怎么了?”

    “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忙啊?”

    原来是这个问题……安奈笑的温暖,“没有呢,我今天休假。”

    “真的啊?”穆涵嘟着嘴,“要是我在就可以一起逛街了。”

    “你不是有温源陪着呢吗?”安奈边看着电脑边笑着。

    “他哪里懂得逛街……”穆涵嘟着一张嘴,满满都是嫌弃。

    温源没搭话,站了起来,“那男人,你知道怎么办。”

    一听他说这话,唐嘉树自然知道他的意思,点了点头,“那个女人呢?”

    “追究她一切责任到底。”知道了他的意思,唐嘉树点点头,马上退出房间去着人跟进。

    剩温源一个在客厅,心里其实充斥着自责,她要是不来这儿,也不会出这样的事…说到底,自己才是罪人。

    “啊!”

    听到房间里楚然传来的喊叫,心里一惊,疾步走去,打开门就看见穆涵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自己进去她也完全没有反应,有些担心,他赶紧走上前去,“穆涵?”

    听到有人叫她,终于抬起头看向温源,就这么四目对视,顿了一会,穆涵只说了一句话,“我要回家。”

    见她开口说话,温源心里放心了许多,嘴边也扬起了一丝弧度,“好,我带你回家。”

    温源抱着她直接去开车,驱车到了她家,又把她抱上楼,直到最后把她放在床上,整个过程,她完全没有抗拒,只是睁着眼睛看着他,躺在床上后,却只对他说了一句,“谢谢。”

    温源没再像以前一样与她玩笑,而是正色道,“我说过,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

    穆涵低着头没说话,过了好久,才开口,“为什么?”声音低低的,温源听她这么问,脸色有些复杂,看她依旧低着头,伸手过去抬起她的头,迫使她与自己对视,“你难道不知道?”

    穆涵看着他的眼睛有些慌乱,“我不舒服,我要睡了。”说完就想挣脱他的手躺下,却发现他的力气大的自己根本挣脱不开,“你干什么?”

    “我以为你懂了,可是看来,你的双商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高,”这样的话放在平时穆涵早就跳起来,奈何今天心情不在家,只能愣愣的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那我说明确些吧,我喜欢你。”

    虽然早有预想,可真从他嘴里这么说出来,还是在这种情况下,穆涵有些不知怎么说了,结结巴巴的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我…我……”

    看她一副慌张的样子,温源有些无奈,只能苦笑,“你不用说,听我说,”穆涵巴不得可以不说话,赶紧点点头闭上嘴,“从高中开始,我就对你又不一样的感觉,当时太小,不能对你负责任,所以我什么都没说,现在,我能对你负责任了,所以才出现你眼前,你懂吗?”

    听到别人八卦的内容在他嘴里得到证实,穆涵显得有些太不可置信,但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愣愣的看着他,“所以呢?”

    温源长叹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定,盯着她的眼睛,“所以,你愿意给我个机会吗?”

    听到这句话,穆涵几乎是卯足了劲一下子就挣脱了他的手,满脸惊慌,使劲摇着头,“不,不行!”

    此话一出口,温源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只是平静的开口,“为什么?”穆涵两只手指搅在一起,“今天的事,你知道了…我们不合适…”

    “今天的事为什么会成为影响你决定的因素?”

    穆涵低着头,喃喃说道,“你不懂……这些事很复杂……”手一下子被他握住,“不,我都知道。”

    “你知道?”穆涵猛地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温源,隐约有不好的预感,声音开始有些颤抖,“你知道什么?”

    “七年来,关于你所有的事,我都知道。”

    这句话像是彗星撞地球一般,震的穆涵不知道该说什么,所有的事,他都知道,那关于杨余的事……瞬间觉得自己在他眼里完全是透明的,情绪有些失控,不再愿意听他说什么,身子往后一缩,躲开他的双手,“我要休息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不愿意多说,只想缩回属于她自己的壳里,可温源却不愿意她再逃避,逼着她与自己对视,“这件事不是你的错。”

    那件事,的确不是她的错,她唯一的错,就是太容易信任别人,太容易就把自己陷进去!

    本以为她会与自己争辩,可她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良久才吐出一句话,“所以?你觉得窥探别人的隐私很有趣?”

    知道在这个当眼,她什么也听不进去,可温源没想到,她计较的会是这件事,而且明显,她对这件事有所曲解。

    “你应该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很抱歉,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你对我的事就这么感兴趣吗?”穆涵显得有点激动,所有的火气全部都发泄到了眼前这个人身上,她今天压根没想到会碰到杨余,也压根没想到那个女人会突然出现…

    这一切,根本是措不及防!三年都没出现,还以为一切过去了,结果…这件事好像是一个魔障,永远都逃不掉!

    她有些失控,温源也能明白她的不安,也突然发现在今天说这一切好像有些不合时宜…其实今天,自己也失控了~听到唐嘉树在电话里说她被一个女人按在地上打骂的时候,就已经失控了,才会一句话都没交代的丢下会议室里的那些人…

    等看到了她的样子,更是想把那两个人抓来碎尸万段…是的,失控了…那些话怎么都不应该今天说。

    慢慢松开抓着她肩膀的手,“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你早些休息,我走了。”说完,站起身来转身往外走,走到房门口,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又转过身来,却看床上的人已经钻到了被子里,背对着自己,只能沉声嘱咐,“自己小心,有事打我电话。”

    听到关门的声音穆涵知道他已经走了,心里隐隐有些过意不去,自己有些过分,把所有的气撒到他的身上,他还愿意细心交代…

    安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手机铃声,拿起一看,赶紧接了起来,那边童茜开心的声音瞬间传了过来,“涵涵,我明天就回来啦!”电话那边热闹的背景声也传了过来,和自己所在冷清的房间对比,鼻头开始酸酸的,眼前也越来越朦胧,带着哭腔喊了一声,“茜茜……”

    电话那头的童茜被她这样的声调吓了一跳,赶紧着急的问,“涵涵!你怎么了啊!被谁欺负啦?”

    “我不知道怎么说……”声音低低的,能让人明显感受到她的情绪不佳,那边童茜也是个急性子,“你猪脑子啊!谁欺负了你你不知道吗?!还不知道怎么说!就给本姑娘说说,那人是谁!”

    被童茜的语气逗得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开始撒娇,“茜茜,还是你最好了……”童茜知道她爱撒娇…可一听这声音,还是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你少撒娇……说啊,怎么回事!”

    心里虽然还是很委屈,可是也好了大半,“是杨余……”

    童茜听到这个名字瞬间炸了,“又是他!他又去找你了吗?”穆涵深深叹口气,满满的无奈,“没有,是我自己撞上的,同时…还有他家的那位。”

    童茜已然是气晕了,“那位?哪位?”……没听见那边的回复,童茜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反应过来,“那女人又来找你了?”

    童茜其实很担心穆涵会落到那个女人的手里,虽然那个女人也很可怜,可是在力气和泼辣程度上,穆涵完全不是对手,况且穆涵遇到这样的事,只会忍让……当初见过那女人以后,直接晕倒在路上,口吐白沫,要不是有好心的路人上去帮忙,恐怕这会儿也没这个人……

    “你等着,我明天回来就去找你。”说完这句话童茜直接就挂掉了电话,穆涵有些哭笑不得,有童茜这样的好朋友,真的是福气…

    在童茜挂掉穆涵的电话以后,没过一会儿,温源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正坐在办公桌面前处理文件的温源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放下笔,按下接通,“你好。”

    电话那头自然是童茜,她本来只是想让温源帮忙了解一下今天怎么回事,可没想到,温源什么都知道,从头到尾,说的事无巨细,甚至……是他送了穆涵回家…

    “呃……那涵涵的事,你都知道了?”童茜问得小心翼翼,在得到了温源“一直都知道”的回复后,童茜并没有表示太惊讶,只说了一句话,“多给她点时间。”

    “我明白。”

    穆涵本来早起准备上班,可是看着镜子里挂彩的脸,实在是不能接受这幅模样拿出去给别人指指点点,干脆给路亦晨打电话说自己不去了,电话那头路亦晨打趣她,“哟,老板,最近够任性的啊!”

    穆涵只能苦笑,“是啊,这就是当老板的好处!你就不要嫉妒了。”电话那头不再打趣,“诶,你该不会是又出什么事了吧……”

    半个小时后,路亦晨还有夏优俩人在穆涵的门前排排站,一开门,路亦晨看到穆涵的脸,惊呼了一口气,“你到底怎么了?”夏优也是满脸惊讶,“穆姐,你这是怎么了?”

    穆涵满脸苦笑,没回答他们的话,转了话题,“路亦晨,优优还没好全,你怎么拉着她一起来了?”边说着就上去扶着夏优往沙发边走,路亦晨在后面撇撇嘴,“谁叫你一天这么多事,优优也是担心你。”

    夏优也附和起来,“是啊,穆姐,我已经没事了,你别怪亦晨哥。”

    “你别给我转移话题,到底是怎么回事?”路亦晨懒得和她东扯西拉,干脆直奔主题。看她那闪躲的眼神,更知道事情不对劲,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她,逼得他不能闪躲。

    “是杨余的老婆……”虽然已经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不那么在乎,可路亦晨还是直接爆炸了,“他老婆?是他老婆把你打了?!”

    穆涵长叹一口气,看到童茜和路亦晨的反应,瞬间觉得自己承受力太强了~反而去安慰他,“已经没事了,养两天就好了。”

    路亦晨却是依旧不依不饶,“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那女人呢?你就这么放过她了?她凭什么打你啊?”穆涵只能耸耸肩膀,“我没那个闲工夫去和她计较,随便吧……”

    夏优站在一旁听得不明所以,“穆姐,那个人为什么要打你啊?”

    穆涵还没来及回答,路亦晨就拍拍夏优的头,“小朋友你不懂…”夏优看着他,表情懵懵的,嘴里喃喃的念叨着,“我哪里就是小朋友了…”

    最后看穆涵不愿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夏优也在这听得迷迷糊糊,路亦晨嘱咐她好好休息,带着夏优回去上班了。

    一个早上穆涵就在发呆中度过,想了很多事情,关于过去,关于杨余,还有,关于温源……

    昨晚温源的那一番话不停在脑子里转,甚至还冒出童茜和那些同学说过的话,喜欢,真的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吗?

    穆涵读张爱玲,其中有本书里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粒朱砂痣。

    这话充分表明了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穆涵深谙这句话的道理,所以,经过了杨余的事,对于爱情,再不像从前那般,充满了各种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