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语气弄的安奈只能捂着嘴笑,“他能陪你逛街已经很是不错了,你要知道有多少老公宁愿加班都不愿意陪老婆逛街啊!”

    穆涵说起温源眼里抑制不住的全是温柔,连语气都柔软了许多,“这也倒是……”

    毕竟温源对她的好,她从来都只有感动……

    安奈看着她瞬间柔和下来的脸,再想起唐嘉树刚才那不高兴的脸,瞬间觉得那人有些可怜的紧……

    想张嘴说点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觉得实在是不应该这样和稀泥,把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只留下一句,最后只能说“你好好休息,我要出去一趟。”

    两人吃饱喝足慢慢晃悠着往小区走,唐嘉树一副很满意的样子,扭头看穆涵也吃得很开心的样子,突然想起应该帮温源那家伙说两句,“那件事其实不能怪温源,他也不知道杨余是我那里上班,还是我那里的经理。”

    听他正在为温源说话,穆涵虽然有些不愿意,却也不得不听,敷衍的“嗯”

    着。

    “他那么把你放在心上,不会故意让你难堪的。”

    “我知道。”这回答淡淡的,听不出喜怒情绪。唐嘉树有点着急,温源那样追女孩子本来就是前所未闻的……故意找女孩子麻烦可还行…“那你为什么还那么生气?”

    “不愿意他把心思放我身上。”也不知为什么,对唐嘉树居然有着这样的信任,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啊?”听着这答案有些目瞪口呆,这女的是故意的?唐嘉树也算开了眼,温源那样的人,居然有女生这样对他,只为了拒绝他?

    “可他等了你七年了啊!”一下子就这样把温源的秘密脱口而出,而穆涵却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只是有些不屑的一笑,“这大概就是朱砂痣与蚊子血的小小区别吧……”

    “什么?什么蚊子血,什么痣?你扯到哪里去了?”从来大大咧咧的唐嘉树对于这样隐晦比喻自然是不知晓的,只能追着穆涵继续为温源说情,“温源真的从来没喜欢过哪个女生像喜欢你这样的!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呢?”

    知道唐嘉树是为温源不值,所以并没有与他计较,当做没听到的径直往小区里走去,到了楼下也只是稍稍停下脚步,“再次谢谢你,开车小心,再见!”没有给他纠缠的机会,不回头的往单元楼里走去。

    第二天穆涵上班的时候发现整个工作室气氛怪怪的,这样的气氛变化大概也只有路亦晨才能引起了……可是一早上路亦晨在办公室里进进出出几次,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同的情绪,穆涵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下午路亦晨正和穆涵说着关于林氏的案子,夏优正好进来报告一些琐事,两人一碰到一起,穆涵立刻就感觉整个气场都不对了……先是夏优一进来看到路亦晨正坐在沙发上,慌慌忙忙的想退出去,结果撞到了门边的摆设上,文件散了一地……

    而路亦晨看到夏优这副模样并没有像以往对待妹妹的态度去帮忙,只是看了一眼蹲在那里捡文件的夏优,对穆涵说了句,“我待会再来。”迈着大步竟直接跨过了满地的文件,甚至还有蹲在地上的夏优……

    一向敏感的穆涵立刻感觉到不对劲,站起来走过去想帮忙,想着她身子还在恢复,就想把她先扶起来,可伸过去的手却被躲开了,声音有些闷闷的,“穆姐,没事……我自己来……对不起……”

    眼泪已经一滴一滴滴在地上,穆涵有些无奈,“这是怎么了……别哭,你先起来,不能蹲着。”

    可一向温顺的夏优,今天却倔强的不行,硬是躲开了穆涵的帮助,自己帮文件捡起来整理好交给穆涵,就那么低着头,“穆姐,我先出去了。”然后,红着一双眼睛就出去了……

    这路亦晨是怎么了?怎么欺负起平时当做亲妹子的夏优了?穆涵怎么想都想不通,只有趁着下班以后,人都走完了,找到还在加班的路亦晨,“你是怎么了?怎么针对起夏优来了?”

    路亦晨闻言并没有停下手里的事情,依旧忙着自己的事,隔了一会儿,见穆涵还站在旁边,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有些敷衍,“没有,你想多了。”

    今天下午的事他做的那么明显,穆涵才不会听他敷衍自己,“你今天做的太过分了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路亦晨知道躲不过穆涵的追问,如果不告诉她答案,估计她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停下手里的工作,转过身子正对着穆涵,“你知道夏优为什么甘愿来我们工作室做个小助理?”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样的问题让穆涵有些摸不着头脑,听他这么一问,难道表示夏优来这里工作是有所图?可是一个小小的工作室,有什么好图的呢?

    “昨天你走了以后,那个女人来过了……”带着一丝无奈,很明显……他口中的“那个女人”就是夏楠。

    “夏楠?她又来干什么?”穆涵有些惊讶,看来自己完全低估了这个夏楠脸皮的厚度……一天才说了那样的话,第二天就又找上门来……

    “她来找人。”

    “找人?”不如直接说找你不就好了吗……还找人……

    明白穆涵心里在想什么,路亦晨缓缓地摇摇头,“她找的不是我……是她妹妹。”

    “夏优?”穆涵几乎是脱口而出,继而才发现路亦晨的脸色变得不大对,声音渐渐低下去,带着不易察觉的怒气,“你都知道?”

    穆涵只有坦白,“那天你叫夏优来咖啡厅找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你为什么不说?你难道不知道她们姐妹是故意的吗?”路亦晨的怒气已经十分明显,可穆涵依旧不明白这件事到底哪里值得他如此气愤。

    “故意?你什么意思?”

    “夏优根本是来捣乱的!这些年我的一举一动,夏楠全部清清楚楚!”有些控制不住,声音渐渐大起来,震的穆涵有点懵……这不是温源的套路吗……怎么会又出现在夏楠身上呢?莫非,自己和路亦晨真的是栽到一起了吗?

    不过,要说夏优是来帮夏楠的……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毕竟那天夏优见到夏楠,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这夏优演技有这么好吗?

    “你是不是误会了?”穆涵怎么看,夏优也不像是能藏住秘密的人……那天夏优说的话怎么看也不像是现编出来的话。

    “我误会什么了?不是她还能是谁?就是她,夏楠才把我摸得一清二楚!”穆涵太清楚路亦晨,一遇到夏楠,所有的冷静全都统统消失,所有的理智也全部消失……

    “亦晨,其实那天我没给你说这件事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夏优来找我,她一看到夏楠,一秒钟都不想多待,貌似是因为他们家里的问题,而且她也不知道你和夏楠的关系,她只以为夏楠和我有些不愉快而已。”

    穆涵想把那天的情况给解释清楚,可偏偏路亦晨现在一句话都听不进去,“是不是她演戏给你看你也照单全收?”

    失去理智完全不讲道理,穆涵有些无奈,“你这只是猜测,怎么就给一个小姑娘定罪了?到底怎么回事你也没说清楚,是不是误会你也不知道,这么冲动,你是不是还把夏楠放在心里?”

    一句话说到了他的心里,昨天夏楠来找夏优,的确,一看到夏楠整个人就不正常起来,也奇怪着夏楠怎么会认识夏优……

    本打算看看怎么回事,可那夏楠把夏优叫到角落,完全不知道在聊什么,等到她们聊完夏楠走的时候,才和他打了招呼,请他多照顾自己的妹妹,还说了一句,“多亏优优我才知道,这么多年了,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本来看到夏楠就有些失控,加之这句话,路亦晨立刻完全不加修饰的去质问了夏优,夏优被他那副模样吓住了,说起话来也吞吞吐吐,只承认夏楠是她的堂姐,对于把他的事透露给夏楠更是完全否认,可夏楠有什么理由故意这么说呢?

    怎么都想不通,对于夏优的说辞更是一个字都不信,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穆涵知道了整个经过长出一口气,“你真的是智商不在线吗?夏优和我们工作了这么久,虽说不能说完全里里外外了解清楚了,可是也大概看出人品了!那夏楠,你明知道她是那样的人!你还相信她的话?再说了,要是她真的需要通过夏优来了解你的消息,她又何必捅破!”

    一番话说的路亦晨完全找不到反驳的话,仔细想想后就开始有点后悔……那夏楠的话,的确是不能信的……而且被她这么一说,夏楠的话顿时就失去了可信度……反而显得有些刻意…

    抬眼看看穆涵,有些不太好意思,却还在嘴硬,“那……万一呢……”

    穆涵白了他一眼,拿出手机拨了夏优的电话,那边夏优还没吃饭,就约了她出来一起吃饭,本来夏优还有些推脱,可是碍于穆涵不停的劝,终于也是应了下来。

    穆涵一眼就看见站在餐厅门口东张西望的夏优,笑着冲她挥挥手,夏优也看到了她,但是当看到穆涵身边坐着的路亦晨时,眼神一闪,下意识的想要躲开……

    可是穆涵已经迎上去挽住她的手臂,把她往那边带,感觉到她有微微的抗拒,也不说破,只是脸上笑嘻嘻的,“你亦晨哥也没吃,我就叫着一起过来了。”

    把夏优按在椅子上坐下,穆涵也随着落座,拿着菜单递给夏优,“来,优优,想吃什么尽管点,自从你出院我也一直忙,今天就算庆祝你康复了。”

    夏优自落座,头就没抬起来过,听穆涵叫到自己,一脸慌张的抬起头,手不停的摆着,“不用不用,穆姐,你和亦晨哥点吧,我吃什么都行!”

    看她一副慌张的样子,穆涵笑了笑也不强求,自顾自的拿着手里的菜单淡了足够的菜,也同时顾忌了她和路亦晨的口味。

    自上了菜,整个餐桌就像掉进了冰窟窿,全都低着头自顾自的吃,明明热腾腾的饭菜,吃在嘴里,穆涵居然觉得不仅食之无味,甚至还冷冰冰的……

    终于忍不住放下筷子,用手肘戳了戳一旁低着头吃饭的路亦晨,路亦晨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却又还是有些不自在……无奈迫于穆涵在一旁的胁迫,于是像是要发表演说似的,先咳嗽了两声清清嗓子,“咳……”

    也没有胃口的夏优,正低着头用筷子挑着碗里的饭粒,被这莫名其妙的咳嗽吓了一跳,赶紧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那么盯着路亦晨,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赶紧放下筷子,更加认真的盯着他……

    看路亦晨酝酿许久也没说出什么,穆涵从心里鄙视他到了极点,于是不再寄希望于他身上,转而看向了夏优,“优优,昨天的事,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她这么一问,夏优立马以为因为夏楠那些话穆涵和路亦晨统一了战线,肯定是要找自己算账来了,马上就委屈的不行,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穆姐,我真的没有,那天我和你说的都是实话!”

    看她这样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赶紧坐到夏优身边递上纸巾,“别哭……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知道关于昨天的事,你还有没有要说的。”

    “昨天堂姐她突然来找我,说是她去看了我父母,然后问了问我的近况,也就没说什么了,我真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说我透露了亦晨哥的事给她……我没有……我和她很久没见了……是真的!”

    哭哭啼啼的也算说清楚了,夏优的个性有些软,怪不得夏楠从她这里入手,可是……夏楠为什么要让路亦晨和夏优之间产生这样的误会呢?穆涵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好了……别哭了!”路亦晨终于忍不住开了口,虽然语气有些不耐烦,可穆涵明白,那是因为对夏优的误会让他有些不好意思……才摆出这样一副样子……

    夏优被他那有点不耐烦还有点凶难得口气吓住,不敢再出声,只能憋着自己暗暗地抽泣……

    “好了,优优,路亦晨他知道错了,你别难过了……”穆涵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着,她是真的把夏优当做妹妹一样看,自然不能让路亦晨这么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