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一个比一个疯

作品:《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开挂

    钟锻江得到柳神宗面谈的邀请,直接赶了过去。

    随着魏龙重创天莽神王,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魏龙的前景之光明。

    “洞主召我来,是不是因为魏龙镇守南荒之事?”

    钟锻江早前就得到了通气。

    魏龙想要镇守南荒几十年,等了小半年,还真是等到了。

    有魏龙分担压力,钟锻江求之不得。

    他笑道“还要多谢洞主对小女的教导,她的进步真的很大。”

    钟锻江主动拉近双方关系,顺便坑女。

    真实情况是,自从钟无艳下定决定,就自动切断了和镇南侯府的关系。

    钟锻江的种种表现被柳神宗看在眼里。

    这就是有一个超级天骄的好处。

    柳神宗略感好笑,道“镇南王,这次找你来,是想让你向燕王捎句话,我灵墟洞天将会开启复仇之战。”

    “好的。”钟锻江下意识点头,“只是镇守南啊?!”

    说到一半,钟锻江反应过来,不敢置信,震惊问“洞主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隐隐猜到了一些,但还是不敢置信。

    “我灵墟洞天要发起向荒兽的复仇之战!”

    柳神宗正色道“三十年浩劫中,荒兽在人族疆域之内造成了无数灾难,纵使老狻猊猰貐已死,但雷灵还在!”

    “这才过去不到六年,很多人还在休养生息。”钟锻江脸色阴晴不定,“而且雷灵破了风阁,卷走了海量资源,实力比以往应当更强。”

    “一切皆在我灵墟洞天掌握之中。”

    柳神宗沉声道“这场复仇之战,是我灵墟洞天展开的私人报复,叫镇南王你来,是想要你给燕王通报一声。这件事需当面诉说。”

    钟锻江轻轻松松的来。

    沉重的离去。

    别说什么私人报复,真要是打起来,谁都跑不了。

    钟锻江并不畏战,只是这才过去六年啊!

    而且三十年浩劫太惨了!

    四方王侯死去两个,到现在还未恢复,燕立丰支撑不到四年,也随之死去。

    因为这场浩劫,有太多阴影留存在心里。

    此刻没有准备,被柳神宗挑起,让他心烦意乱。

    “怎么样?”韩文渊等到钟锻江离去,走进来问。

    柳神宗微微点头,“态度和预料差不多。不过他的态度不重要。这件事还是要知会一声燕尘,毕竟他是燕王。而且登位以来,他做事向来滴水不漏。”

    “根据魏龙的消息,不出意外的话,那赵平背后之人,当是燕尘的支持者。和万神殿支持的燕秋风发生过冲突。最后,燕秋风为首的势力,成为叛逆,沦为败寇。而燕尘却登位。”

    韩文渊分析,“之后,燕尘登位,大燕反而一片安宁,更是持续试压万神殿,而不是修复关系。显然他和赵平背后之人,也就是支持他的人,关系破裂了。”

    “所以,在这场争斗中,燕尘是可以争取过来的人。即使,魏龙的徒弟燕昊,和其有一些仇怨。”

    柳神宗坦然道“这场复仇之战,我们要为魏龙争取足够多的盟友。这也许是我们最后能为他做的事情了。”

    若是魏龙听到这些,定然会大大惊异。

    柳神宗和韩文渊明明没有亲身经历,却仅仅从魏龙告知的一些情况中,推演了背后博弈各方的大致关系。

    柳神宗随后联系李清扬和张武安,并向极剑洞天洞主白金子、山海洞天石景纯发出邀请。

    这场复仇之战,于魏龙而言,是最后处置好灵墟洞天,给他所曾经成长之地留下守护。

    而对于三十年浩劫中的各大势力来说,这就是一场复仇!

    既然是复仇,那就不该是一个人私仇。

    柳神宗化身成为战争的策划者,将足够多的人拉进来。

    这就是一个朴素的道理,把朋友搞的多多,把敌人变得少少。

    这些道理,和所处的位置,拥有的实力没有关系。

    燕都王宫。

    燕尘听到钟锻江的传话,久久无语。

    “魏龙,你好大的气魄!”

    燕尘默默盘算。

    风云王朝的明争暗斗,燕尘早已通过一些渠道知晓,甚至知道魏龙成为了李清扬的筹码。

    因为,他燕尘也在寻找那个幕后之人!

    燕尘之前所做交易,是和孙山王赵兴进行。

    当时为了得到对方支持,燕尘许下了不少好处,也曾经求见其背后之人。

    可惜一直没有消息。

    成为燕王之后,燕尘继续施压万神殿,利用其万神殿的矛盾,进行挑拨。

    然而结果再次出乎他的意料。

    万神殿反而帮助赵兴背后之人遮掩身份。

    到此。

    燕尘才明白,一个皇族高层的支持,对于万神殿的利益重于一切。

    所以那个人屡屡抢夺万神殿利益,而万神殿依然保持很大的克制。

    “燕王”钟锻江轻声道“不知道你什么看法?”

    在燕尘身边,钟锻江有些不自在。

    燕尘的威势,和做事手法,比燕立丰给他的压力更大。

    燕立丰只是强硬,但做事直来直去。

    而燕尘登位之后,强硬之余,更有一些莫测。

    逐步收拢王朝权力,极限施压万神殿,并借着天莽神王威胁燕昊一事,将大燕万神殿势力彻底锁死在神殿方寸之间。

    这位新王,真的不得了。

    “还请镇南王帮我走一趟。前往风雨王朝、大宣王朝以及天照王朝。”

    燕尘沉思片刻,笑道“告诉他们,我大燕要发起复仇之战,光邀盟友!”

    “什么?”钟锻江惊疑不定,“你要支持灵墟洞天,我们才安定六年啊!”

    “这是最好的机会。借用魏龙的实力,我们说不定能彻底把雷灵打杀。我们在皇朝南部,这里是‘五龙’的底盘,比之皇朝北部还算安宁。”燕尘解释。

    荒兽十三纯血族群,在皇朝南部的五个族群,分别是应龙、猰貐、狻猊、螭吻、睚眦。

    其中只猰貐好食人肉,喜欢兴风作浪。

    而其他纯血族群大多在大荒深处。

    大荒地域无限,人族也只是隐约探知,所以称之为不可知之地。

    雷灵虽然狡猾,却没有族群,是纯血荒兽中的软柿子。

    当然,这些解释,是真是假,只有燕尘知道。

    他恳请道“有劳镇南王了。”

    钟锻江回过神来,连忙答应,带着燕尘手书消失在大殿之中。

    “风云王朝应该答应,现在那李清扬和张武安处于孤注一掷的边缘,会抓住任何一根稻草。至于天照和大宣一时不会答应,但随着打出成果,有利可图,他们又不和大荒接壤,也会加入。”

    燕尘心中计算。

    他要参与这场战争,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魏龙。

    魏龙是风阁、云堡的重要筹码。

    赵平背后之人针对魏龙。

    魏龙同时又是一个极强的战力。

    敌人的敌人也许未必是朋友,但能够让自己敌人不好受的事情,一定要做,

    所以,燕尘觉得将魏龙拉下去,会更好。

    魏龙的成长出乎了他的预料,按照燕尘的打算,他还想稳一波,但最近风云王朝隐隐进入漩涡,让他不得不提前下注。

    “虽然我不喜欢你,但你的天赋还真是值得惊叹。”

    燕尘也不得不承认魏龙的凶悍。

    他有神秘传承在手,还有神兵,但也只是堪堪持平。

    魏龙刚渡过神魔王雷劫,就重创天莽神王,那是燕尘便知道,魏龙赶上来了。

    他微微有些麻烦,魏龙的成长速度太快了,他这个古老传承的执掌者,依然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

    但也只是压力,有压力才有动力。

    “就让漩涡再猛烈一些吧!”

    燕尘望着远天,“这场战争一旦扩大,那封王皇诏可没有用!我再把风云王朝也拉进来,就看看你还能稳到何时!想要操控我,哪能不付出代价!”

    燕尘抿起嘴角,冷笑!

    风云王朝接到柳神宗的邀请。

    待说明能够借此收回王朝权力,摆脱皇朝托管,两人二话不说答应。

    李清扬和张武安经过最近的刺激,一直蠢蠢欲动。

    就是要硬肛,就是要头铁!

    就是要不断刺激赵平背后的人,你不是不出来么?那就逼着你出来!

    只是很快,李清扬接到钟锻江拜访的消息,听到他说明来意,非常惊讶,惊讶之后就是狂喜!

    好!

    现在大燕也参加!

    绝了!

    “就让风暴来的更猛烈一些吧!”李清扬对张武安道。

    两人如同冒着绿光的饿狼。

    张武安道“我们曾经在战争中失去的,也将会在战争中夺过来!”

    两人互相望了一眼,重重点点。

    因为镇守神兵‘风云分天尺’的特殊,只有合击才能完发挥力量,所以,风阁阁主和云堡堡主关系特殊。

    好基友,一辈子!

    两人都看出了彼此的打算!

    不仅是要逼出那个幕后之人,还要更多!

    三十年浩劫中,被雷灵打压的血性,被天鬼神王软刀子割肉的痛苦,都要一点点洗去。

    不仅是为了风云王朝,为了各自势力,还有他们的本心。

    让风暴来的更猛烈一些,云才能狂卷,风才会狂吼!

    复仇之战的消息,从灵墟洞天参战,到大燕参战。随着燕尘的决定,不胫而走。

    极剑洞天以及山海洞天不用多说,皆是响应。

    风云王朝也参战!

    一时之间,两大王朝磨刀霍霍!

    “什么,南荒要重新成为漩涡,魏龙要征战?”

    雪神王确定刚得到的情报,脸色越来越难看,面若寒潭,冷若寒霜,几乎滴出水,将要凝成冰。

    总结来说雪神王我人傻了!

    而在另一边。

    魏龙刻录下传承后,顺便抽出毁灭和新生两种法则锁链,再将金身骨架交给柳神宗。

    随后,他唤来燕昊和安寒,如今大势将起,也是时候开启两人的修炼之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