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摸了一下.

作品:《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夜幕逐渐拨开浓重雾气,国师府内的廊道曲径两边的鸳鸯茉莉正盛,白的粉的小花缀了一地,很像是骀荡在夜色之中的涟漪。

    披着黑绸外衫的林微绪手里提着一酤酒,懒懒地踱步上了阁台顶。

    往冰凉凉的石台倚坐下来时,绣着花纹的黑色衣袂很随意地垂在石台边沿,像是暗夜里悄然绽开的花。

    阿九蹲坐在石台边角舔着爪,偶尔抬头瞄了一眼林微绪,没过多久,耳朵尖忽然抖了抖,扭头看向阁台的不远处。

    林微绪仍在面无表情地一口一口喝着酒,一壶酒很快见底,林微绪“啧”了一声,正打算起身下去找酒,眸光不经意瞥见阿九眼巴巴望着远处的模样,便也眯着眸望了过去——

    只见高低起伏的青瓦檐上,站着一个银发少年。

    小少年仍披着一身单薄的雪色衣袍,银发漂亮飘逸,伶俜清冷屹立在桃花小苑的屋檐顶上。

    林微绪看着少年孤冷的侧脸线条,挑了挑眉,拎着酒壶用轻功从几处屋檐跃过,不过须臾,便来到了鲛人所在之处。

    见状,阿九也紧跟其后一路敏捷地飞奔过去。

    拂苏听到身后动静后,很快警惕地转头过去,看到走来的人是林微绪,方才面色稍缓。

    “我以为你早就跑了。”林微绪往屋顶正脊曲腿一坐,眯起眸笑道。

    她离开国师府两日有余,走之前也并未让人对小鲛人严加看管,她还以为依照小鲛人的实力,早已桃之夭夭了呢。

    跟过来的阿九刚抬起前爪,见林微绪坐下来,它似乎犹豫了一下,这次并没有围着拂苏团团转了,就只是很矜持地放下爪子,选择守在林微绪身边。

    拂苏低头一瞥,看到了很随意坐在屋脊上的林微绪,很明显看到她冷艳魅惑的眉眼染着绯色,清醇的酒香随着晚风浮动在空气中,无形地缠绕着拂苏的嗅觉。

    拂苏回答:“我不跑。”

    “嗯?”林微绪把酒壶见底的最后一口酒饮尽,笑吟吟地扬开眼角,看起来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

    拂苏阐述事实:“这里很好,不用逃跑。”

    “这么说来,我还是你救命恩人了。”明明是亡了南诏国的罪魁祸首,林微绪却恬不知耻的给自己贴上了恩人的标签。

    拂苏浅蓝的瞳仁溢着透亮水光,好似偎着一抹凉意,沉默地看着她,没否认。

    林微绪并未注意到他的目光,她晃了晃空了的酒壶,随后有些消沉地将其随手搁弃,闭了闭眼睫,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漫不经心地低喃:“小鲛人,你会做藕粉糖糕吗?”

    “……”拂苏微微皱眉。

    “本国师……命令你现在就去做一份藕粉糖糕。”

    拂苏白了她一眼,径自跃下屋檐,结果刚一落地,咣当一声,是头顶上的某国师将空酒壶精确无误摔在了他脚边。

    紧跟着,一只黑狸猫也迅疾跳了下来,拦在拂苏跟前,被迫对拂苏做着蓄势待发的攻击状,目光凶恶,从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响。

    拂苏轻吸一口气,深知寄人篱下的道理,只得冷着脸进了厨房。

    林微绪也并不老实,她看着拂苏走进了厨房,随后也捞起地上的阿九,撸着猫好奇跟了进去。

    当她看到拂苏态度专注认真,拿着器皿有模有样地捣汁澄粉,不由微微讶异:“你真的会做啊?”

    拂苏没有搭理她,兀自忙活自己的。

    林微绪是个没什么耐心的人,说要吃藕粉糖糕的人是她自己,新奇地瞅了几眼就走了的人也是她。

    拂苏刚把藕粉糖糕蒸好,厨房的门就被吱嘎推开了。

    拂苏抬起眼皮,看到是那只黑狸猫蹿了进来,仰头对他喵呜喵呜地细声嗲叫。

    拂苏看着它,没有立刻做出反应。

    阿九又主动走到他脚边,咬了咬他衣摆。

    这下拂苏大概看明白它是在催自己出去的意思了,便把刚蒸好的糖糕装进小捧盒里。

    结果出去一看,林微绪不知又从哪搜刮来了两壶酒,一个人坐在院子石阶上喝得很来劲。

    拂苏皱了皱眉,一声不吭走过去,把装着藕粉糖糕的小捧盒往石阶一放,也没跟她讲话,径自转身走了。

    “阿九,回来。”

    本要继续跟拂苏去厨房的阿九被林微绪懒洋洋一叫,只得回去。

    林微绪揉了一把阿九胖乎乎的猫脸。

    “要不要脸啊小祖宗,碰着个漂亮鲛人就被勾走了,这么没志气?”

    阿九气鼓鼓地对着林微绪,“咕!”

    刚说完猫不要脸的某国师,又自己打开了漂亮鲛人送过来的捧盒,心安理得地吃起了鲛人做的藕粉糖糕。

    约莫小半个时辰后,拂苏端着醒酒汤再次出去时,发现石阶上的人和猫都不见了,捧盒里的糖糕都被吃完了,空了的酒壶歪歪斜斜放倒在石阶边。

    拂苏只得自己去收拾残局,等他整理好回房时,一推开门,熟悉的淡淡酒香味扑面而来。

    那个醉酒的国师并没有走,还进了他的屋,埋头趴在桌上。

    听到门被打开的声响,林微绪勉强动了动,摇摇晃晃地从桌前站了起来,但一下子没站稳,险些又倒下去,拂苏不得不上前搀扶她。

    也是这一举动,让林微绪得到了可靠的支撑点,干脆整个人趴在他身上,明显感觉到他寒凉的体温熨帖过来,眼神迷迷荡荡的说:“你身上好凉啊……”

    说话间,不温不凉的眼眸冷不丁一滞,她看到了小鲛人微微起伏的喉结上的痣。

    一时想到了什么。

    林微绪有些失态地伸手过去,摸了一下。

    鲛人的体温天生比常人低凉,林微绪只轻轻一碰就很快被拂苏用力遏制住她伸过来的手,“你在干什么?”

    林微绪看到了小鲛人眼里酝酿的薄怒,总算稍稍有了几分清醒,说“抱歉”,兀自推开了他。

    林微绪在晃荡的视线中找到了床榻,再也支撑不住了,没什么体态地往榻上一趴,蹬掉了鞋子,白生生的赤足挂在床沿边,很快就睡着了过去……

    留下的拂苏被弄得呼吸微微混乱。

    一双泛着水光的蓝眸也变得有些迷离。

    他手腕有被林微绪推开前抓扯过的痕迹,衣衫上还余留着沾在林微绪身上的淡淡茉莉清香,以及她的唇不经意贴过他颈边的软热气息。

    而此时此刻,罪魁祸首撩拨完就躺在他睡的那张床榻上睡了。

    拂苏盯着趴在睡枕上的罪魁祸首,一直等到林微绪的呼吸声逐渐变沉,确定了她是真的睡着了的这件事。

    拂苏抚平紊乱的气息,脸上的羞愤也不再,慢慢恢复回冷淡。

    他低下头,那双漂亮勾人的蓝眸缓慢眨动,伸指碰了碰被林微绪摸过的喉咙上的痣,很认真地摩挲了两下,咬着嘴唇微微一笑。

    桌案的灯盏投映过来暖澄澄的光雾,落在拂苏那张近乎病态苍白的脸上,无形中透出了几分诡艳。

    拂苏俯身下来,替床上的人掖好被,方才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