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小,小姐夫!

作品:《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

    司天台的星楼阁内,层层楼道呈蜿蜒曲折的回旋貌,每一层都有星宿分类的古籍资料,以及错综复杂运转其中的星盘。

    由下往上打量,偌大的阁楼星罗棋布、错落有致。

    林清幽把用星盘勘算好的一份档案交给了身边的祝可,叮嘱他将其锁进密阁。

    这两日林清幽之所以把自己关在星楼阁里没出去过,是因为皇帝之前秘密传召了她,要她为赤军的统帅——温浅大公主,亲自挑选驸马爷。

    这不,她拿着皇帝给的那几个人选档案,测算了两日才有了结果。

    原本温浅的婚事是轮不到她来操心的,早在她年幼时期,上一任天司就已经拿温浅和沈诀的八字测算过,当时天司亲自验证,温浅大公主和沈家世子沈诀的生辰八字、命理极其契合,俩人乃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现如今沈诀投敌叛国,由林微绪亲自审判,随时要被处于死刑。

    皇帝自然是不可能再将大公主嫁给沈诀了,这才让林清幽重新为温浅挑选未婚夫。

    林清幽办完这事后,刚从司天台里出来,便听祝可提起了一桩事。

    “你是说,她……把三哥送去永安武校了?”

    祝可颔首说是。

    林清幽不由蹙起眉,沉思片刻,还是决定亲自去一趟永安。

    在林清幽的认知里,三哥向来是无拘无束惯了的,应当是不可能会自愿去武校受苦的,所以,只怕是某位国师强迫三哥去的……

    到了永安以后,林清幽怕太过招摇,没让祝可他们跟着,自己进了武校。

    此时另一边,武校训练营外的廊道上,林如练紧跟着拂苏,已经劝了拂苏一路,还在语重心长地劝说:“不是小爷说你,你说你长得人模人样的,打架也不错,干点什么不好非得在我姐身边当男宠,我姐最没心肝了,你可别妄想从她那捞着什么好处,她什么也不可能给你的!”

    拂苏疏懒地说“哦”,把挡路的他拍开了。

    林如练见他如此油盐不进,正待再要说点什么威胁他,这时忽然听到前头传来了一阵躁动声响。

    “殿下,请自重……”

    不知是不是林如练的错觉,林如练好像听到了小妹的声音……

    林如练想也不想朝那边冲了过去,推开了人群。

    只见前阵子才招惹过他家清幽的狗太子狗仗人势把林清幽给围堵住了。

    林如练来不及去想清幽怎么会跑到这儿来,将拎在手里的包袱狠恶恶砸在那狗太子脸上,“别以为你是太子我就不敢动你了!我看你是上次没吃够小爷的拳头!”

    说着,林如练还要冲到太子跟前揍人,但是这回太子明显是有备而来,太子冷笑一声抬手一挥,站在身后的几人缓缓上前。

    “三公子,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本校数一数二的佼佼者,本宫知道你武功了得,这回本宫不跟你打。”

    “太子殿下,没有这个必要。”林清幽娴静的脸上带着隐忍,开口道。

    “清幽你让开,三哥今天非要为你出口气不可!”

    林如练可不管太子叫了什么人,照样伸胳膊撂褪照干。

    而武校里的人一看寻衅滋事的是当今太子和林家的人,愣是谁也不敢上前劝架。

    结果却是显而易见的,不出几刻钟,林如练就被太子叫来的几位高手踹出了数十米外。

    不偏不倚地,林如练摔倒在拂苏的脚边。

    拂苏脸上淡淡的,低头看了倒地的他一眼,唇锋弧度明显抹开讥讽,“无能。”

    林如练被揍得一脸紫青,正在地上痛苦挣扎着,听到旁边的拂苏还在说风凉话,气得呼吸都哆嗦了。

    “三哥,你怎么样了?”林清幽担忧不已地过来搀扶他起来,林如练当着妹妹的面前自然不能服输,他摇摇头说没事,费劲地爬起来以后,指着拂苏说:“拂苏!你不是我姐的人吗!你帮我打回去!”

    林清幽见状,循着林如练的视线看过去,一时愣住了。

    面前的少年公子身形偏高,有着一头银发,容颜倾城清逸,生了一双清冷漠然的蓝眸,好漂亮的。

    是一个,很明显的异族少年。

    尽管少年并没有看她,林清幽还是莫名心跳一紧。

    拂苏听到林如练的话,冷冷淡淡的目光睨了他一眼,慢慢地问:“我是大人的人,以什么名义帮你?”

    “……我操了!”林如练瞪着面前的拂苏,眼睛一闭一睁,决定为了清幽豁出去了,“你要打得过他们,小爷认你一日‘姐夫’行了吧!”

    拂苏淡淡勾唇说“行”,这才搁下手里的包袱,袖手走向太子那边。

    而林清幽站在一旁,看着他从面前经过,清冽好闻的气息拂过鼻尖,林清幽小脸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她怔怔地看着他走过去,有些反应不过来地问:“三哥……你刚刚叫他什么?”

    “没什么,你当没听见!”林如练捂着青肿的侧脸,“嘶嘶”地直抽气,还不忘看拂苏打架。

    拂苏的确是一把打架好手,他长了一副秀色可餐的病弱模样,很容易让人轻视他,林如练记得他之前就是被拂苏这副狐狸精皮囊给欺骗了的!

    但是真打起架来,不管是动作招式,抑或是力量劲道,又狠戾又敏捷利落,就像是一匹刚长开的小恶狼,丝毫不给对手机会。

    没多久,拂苏果不其然就像之前把他打趴下一样,把太子喊来的那几个帮手全给打趴下了!

    看到那几个方才还趾高气昂的家伙眼下全倒在地上哀嚎惨叫,林如练乐坏了。

    “拂苏!干得漂亮!”林如练迫不及待拉了林清幽过去,也难得给了拂苏好脸色看。

    拂苏刚打完架,银发微微凌乱地垂下来一绺,垂在额角边,却很迷人。

    他抻了抻有些褶皱的袖口,听到林如练的话,略微偏了下头,平直地撇他一眼,“你叫我什么?”

    “……小,小姐夫!”林如练羞恼地压低声音,用只有他和拂苏才听得到的音量喊了一声。

    林清幽站在一旁,没听到这话,她兀自望着拂苏,发自内心地对他感激道:“谢谢你帮我……”

    拂苏没看她,敛目拾起搁在旁边的包袱要走。

    也是在这时候,太子那边传来怒不可遏的声音:“敢跟本宫的人动手,把他给本宫抓起来!你们林家的人本宫碰不得,本宫还抓不了一个异族贱人吗!”

    话音一落,一排侍卫齐刷刷上前,围困住了拂苏。

    “三哥,怎么办?”

    林如练也傻了,他知道太子无论如何是不敢动他的,毕竟他背后还有阿姐和林家撑腰,可拂苏是什么啊?

    拂苏什么也不是。

    狗太子要抓他哪还用得着顾忌什么!

    林如练不像太子,来武校还带了一帮人过来,他赤手空拳的,拦也拦不住。

    心急之下只得冲拂苏说:“你等着,我去给你搬救兵!”

    拂苏盱视着围堵上来的一整排侍卫,清透漠然的蓝眸逐渐染上冷戾,略有些不耐烦的,但就在要动手之际,他听到林如练说要给他搬救兵……

    拂苏微垂着眸,凉浸浸的蓝眸缓缓一转,懒懒地抿了下唇角,很快松手,束手就擒了。

    林如练眼睁睁看着拂苏被太子带走,也顾不了武校这边报到的事情了,第一时间坐了林清幽的马车赶回京城,去皇宫外堵人。

    好在赶巧,他们这边刚赶至宫道外没多久,正好看到国师的宝马香车从宫里头行驶出来。

    林如练第一时间跳下了马车,拦住了前边的车。

    “阿姐!出事了出事了!”

    林微绪在宫里跟皇帝议了一天事,这会儿正困懒地靠在榻背边闭目小憩,听到车帘外的吵嚷声,颇是不悦地掀开眼皮,撩起车帘往外一看,看到本该已经在永安的林如练出现在跟前,他身后还跟着个一脸忧心忡忡的林清幽。

    林如练一看林微绪露了脸,赶忙蹿到车窗那边,来不及解释,不经大脑地仰头急哄哄道:“小姐夫他被太子抓走了!”

    林微绪:“???”——

    (票票评论多多!明天加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