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她捡了个宝.

作品:《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整个琴行以古色古香的装潢铺就而成,四面壁龛挂着各式各样的琴,墙上是碎琼乱玉的水墨画晕染开来,以及精致琐窗缀落下来的繁花。

    这让整个琴行看起来显得格外有情调。

    知道了是拂苏要换新琴后,纪游鱼便亲自带他去看适合他的古琴,并且甚是耐心地向他解析每一把古琴的优点。

    而自始至终,拂苏的视线却并没有在纪游鱼手中的古琴停留过片刻,在漫不经心听纪游鱼讲话的同时,拂苏一直不动声色地盯着坐在窗台那边,很耐心教着小宝吹口琴的的林微绪。

    林微绪没什么规矩体统地跃坐在窗台上,单手撑在小宝身侧,长腿轻抵着地面。

    外头的斜阳从镌刻精致的窗棂照进来,淬了一层浅金色的莹莹光芒投射在她微低的漂亮颈侧上,以及挂在唇角边上懒懒散散的笑。

    小宝很显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两只小手很笨拙地抓着小巧的木质口琴,在林微绪的指导下,鼓着小嘴吹了吹,并未能如愿发出悦耳的声音来。

    于是一时之间,琴行里回荡着小宝断断续续、吱吱呀呀的很难听的口琴声。

    片刻钟后,是纪游鱼率先停下讲解声,静了静,循着琴声那边的方向主动开口:“师父,你让小宝饶了我吧,这声音简直是对我琴行的侮辱。”

    小宝听了,软软哼了哼,故意又吹了一声给他听,不怎么服气地扭头跟身边的林微绪讲,“大人,纪哥哥又说我。”

    林微绪看着小宝肉嘟嘟的小脸蛋,没忍住轻轻戳了一下小家伙柔软的脸颊,莞尔道:“拂苏哥哥弹琴可好听了,一会让拂苏哥哥教你好不好?”

    小宝双眼发亮,用力点了点头。

    林微绪这才从窗台从容跃下,径自走至挑琴的拂苏跟前,问拂苏:“还没选到喜欢的吗?”

    拂苏说“嗯”,很认真向她求助,“大人帮我选吧。”

    这也并非什么难事,林微绪自然没有拒绝,她向纪游鱼讲了几个需求,纪游鱼倒是很快就帮她找了她所想要的那把古琴,放在长桌前让人观赏。

    这把古琴并非纯粹的黑色,琴身流溢着诡艳的花纹形状,镶嵌在琴徽上的宝石亦是剔透殷红,十分好看。

    林微绪让拂苏先试一下。

    小宝见状也忍不住过来凑热闹,想听漂亮哥哥弹琴。

    拂苏坐了下来,刚拨动琴弦弹了两下,站在一旁的林微绪微微皱眉打断了他,“等一下。”

    林微绪略作倾身,伸手在琴身侧端找到了绒扣,将其解开,微垂着的眼睛很认真盯着轸子和琴弦之间,调节了一会,又亲自上手拨了下琴弦。

    因为林微绪是倾身过来帮忙调音的,拂苏坐在桌前,一时离她很近。

    近得能感觉到林微绪的呼吸隐约拂拭过肌肤,并且,一抬头就能看到林微绪近在咫尺气质冷艳的容颜,尤其是面部轮廓,每一处都勾勒得恰到好处的精致,却随时处于凌厉与温柔的针锋对决的切换。

    而此时她微微低头专注调琴的神态,是颇有几分凌厉冷漠的。

    林微绪确定音阶正常了,刚要重新拾起绒扣,恰巧拂苏的手也伸了过来。

    鲛人的手很凉,分明的骨节轻抵着林微绪的指间。

    看似是不小心的触碰,但碰到以后却没有要退缩回去的意思,还有想要把冰凉修长的手指插进她指间的想法。

    只不过,拂苏微凉的指尖刚抵进她两指之间的凹处,林微绪察觉到这一点,眼梢轻轻上挑,抬眸轻笑着看了小鲛人一眼,却并不纵容这家伙胡来,她相当从容地搬开他搭在自己手背上的手,端出长辈的态度:“我来就好。”

    话落,林微绪把绒扣重新系好了,慵懒坐回座位,敲指让拂苏再试一遍。

    拂苏看了看她,只好遂言沉下心来弹琴。

    拂苏只弹了一小段就停了,小宝却张大嘴巴不停拍手鼓掌,“好好听!拂苏哥哥好厉害!”

    “是挺会的。”纪游鱼不由问了林微绪一句,“师父教过拂苏小兄弟?”

    “没有,厉害吧。”林微绪那语气,就好像是在跟纪游鱼显摆,她捡了个宝。

    纪游鱼笑着点头附和,又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对拂苏说:“拂苏,你把这首曲子弹完吧。”

    拂苏没有立刻作答,他垂目将藏在琴身侧端轸池内,就快要从琴弦口迸发射出的尖锐致命的暗器不紧不慢取了出来。

    将那三枚冰冷的暗器放置回桌前,收回手,站了起来,看向纪游鱼平静开口道:“目标猎物一号,你暴露了。”

    听到这里,纪游鱼脸上笑容不再,他先是认真努力回想自己言行举止上哪里出了问题,想了一会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便只好坦白问拂苏:“怎么知道的?”

    拂苏往坐在桌对面的林微绪看了一眼,见林微绪支着下颔饶有趣味打量着他,也在等着他回答。

    拂苏手指修长,很随意地拨弄了下琴弦,淡道:“大人帮忙调节音节的时候,给过提示了,音阶不对,结合信封里的线索,所以猜到了。”

    纪游鱼沉下脸说:“如果你但凡中了一枚暗器,你就会出局。”

    “没有如果。”拂苏想也不想道。

    “行吧。”纪游鱼耸眉,“本来是在那家酒楼对面等着你的,没想到你先一步去了,我只好回花坊了。我以为,有师父做挡箭牌,你应当不会怀疑到我头上。”

    到这里也没什么可说的了,纪游鱼只得叹了口气,清了清嗓子道:“那么,恭喜你通过初考核。重新向你介绍一下,我是强训队里的暗箭手纪游鱼,平时没什么任务不会出现在强训队里,你可以当我是个透明的。”

    对此,拂苏只是点了头,并未有任何多余反应。

    林微绪拿着那几枚暗器把玩了一会,深知这暗器杀人于无形,纪游鱼又最擅长这种东西,若是但凡拂苏稍一不慎身中暗器,怕不仅仅只是出局这样简单。

    安排纪游鱼来对付一个初进强训队的队员。

    林微绪的面色逐渐冷了下来。

    须臾,林微绪扔了手里的暗器,起身径自往外走的同时,冷声命令,“纪游鱼,你跟我出来一趟。”

    纪游鱼大概猜得到林微绪要找他问什么,只得应了一声,让小宝先在这待着,这才跟了出去。

    小宝本来就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看着大人和纪哥哥都走了,她趴在桌上,又眼巴巴看向坐在对面的拂苏,“拂苏哥哥,你可以为小宝弹一首曲子吗?”

    拂苏态度依旧冷淡:“不可以。”

    “求求你了嘛。”

    拂苏抬眸看着坐在对面虚弱可爱的小女孩,眼神愈见寒凉,他忽然伸手将林微绪搁弃的暗器捡了起来,漫不经心打量着暗器的致命末端,用细薄的指尖似有似无地划弄了两下,随口问:“那你先回答我个问题,你跟大人是什么关系?”

    小宝愣了一愣,睁着大眼睛苦思冥想好一会,最后又摇摇头回答:“我也不知道。”

    拂苏的眼神再次一沉,不过未等他再说什么,小宝又埋下头,委屈巴巴戳了戳手指,咬咬小嘴说,“小宝只知道,爹爹和娘亲都不要小宝,只有大人肯要小宝。”

    闻言,拂苏面色渐缓,也扔下了手里的暗器。

    明明小宝说的是被亲生父母抛弃的悲惨身世,拂苏却很像是听到了什么动人的话,原本幽冷的眉眼微微一弯,声线也淡淡地舒展蔓延开,“这样啊。”——

    (看完记得投票票留言言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