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大人,我想……你.

作品:《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她率先排除了阿九,毕竟这一看就是人为所致。

    而这幅画从昨日被她带回国师府开始就被她搁放在房间里了。

    也就是说,府里有人趁她不注意潜了她的房间,并且在她的眼皮底下毁了这幅画。

    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呢?

    林微绪一路思忖着,实在忍不住,直接问了许白,昨日她回府以后,都有哪些人进过她房间。

    而得到的回答却是,并没有。

    林微绪向来不喜有人进她的房间,所以没有她的允准前提下,底下人是不敢擅闯的。

    林微绪脑海里冷不丁晃过了那夜发了情出现在她房间里的小鲛人……

    他不就闯进来过吗?

    虽然林微绪暂且并没有所谓的证据表明,但是那小鲛人在发情的状况下都能咬断锁链扑到她身上乱咬,会做出更疯魔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管是不是拂苏,林微绪还是决定有必要回桃花小苑检查一下。

    回到国师府后,林微绪把阿九交给了许白看着,兀自拎着盒子下了车,本想直接去桃花小苑找人的,倒没想到刚下香车,便看到国师府外也停了一辆颇为眼熟的马车。

    似乎是听到了林微绪这边停了车的动静,马车里的人款款走了下来。

    林清幽看到下车的林微绪神情冷淡,嘴唇微抿了抿,还是走了上前,向她行了礼。

    “我以为国师大人去永安陪顾太傅过生辰,会没那么快回来。”这是实话,林清幽一开始也做好了要等她很久的准备。

    闻言,林微绪挑了下眉,“莫不成你想趁我不在做点什么?”

    林清幽面色一讪,隐忍道:“我与你不一样。”

    林微绪轻轻地笑了笑,“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林清幽知道她向来讲话难听不入耳,只得强迫自己无视她的讥讽,开口道:“我有事要问国师。”

    林微绪说“没空”,径自往府里走。

    “和母亲有关。”林清幽盯着她冷漠的身背,接着道。

    闻言,林微绪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继续走进府里。

    而林清幽见她没有明确赶她走的意思,便硬着头皮跟进去了。

    只是进了府以后,林清幽见林微绪并没有要和她谈话,还往桃花小苑那边去了。

    林清幽皱了皱眉,甚是不解的跟在她身后。

    直到临了要从曲廊绕进小苑时,林微绪忽然停下脚步,微微歪了歪头看她:“我去看看我的男宠今日乖不乖,你也要跟过来看?”

    自从上次从东宫一别,林清幽并非没有找人打听过拂苏。

    当她得知拂苏是林微绪捡回国师府养着的名义上的男宠后,想到林微绪为人本就荒诞恶劣,只怕拂苏是遭受到她的钳制才会被迫屈服于她的……

    但这些都是林清幽的揣测,她没想到林微绪真的恶劣到让那样清白干净的拂苏当她的男宠……

    林清幽脸色变得一阵红,气愤不已:“你……你为何要这样对拂苏?”

    “我高兴啊。”林微绪嘴角轻轻一勾,成功看到林清幽气红了脸,量她不敢再跟上来了,她这才进了小苑。

    刚靠近房间,林微绪就听到了若隐若现的喘息声。

    林微绪表情顿了顿,推开门进去。

    很浓重的发情气息蔓延了整个房间。

    的几碗汤药还好好的盛放在桌上,半点也没有被人碰过。

    而拂苏伏在榻边上,身上衣袍凌乱地半褪至腰间,背部线条漂亮,白得发光,介于青涩与性感之间的缓慢起伏。

    他的手腕被锁链勒出了怵目惊心的红痕,看得出试图挣扎过要逃离。

    可镣铐锁链仍然好好的锁着拂苏,小鲛人似乎是记住了她的话,饶是在发情的情况下,也不敢再咬断。

    大概是听到了脚步声,拂苏微微仰起头,凌乱的银发随着仰脸的动作拨开了半张染着红晕的脸,以及幽蓝色的鲛人耳。

    但是在看到林微绪的出现后,一直咬着的嘴唇微微分开,难受不已地唤:“大人……”

    然后,也顾不得锁链会不会勒疼自己,小鲛人支起身抱住了站在榻边的林微绪。

    抱着她的腰。

    占有欲极强地用力抱住了。

    “大人,我想……你。”

    拂苏讲话含混不清,“想”跟“你”之间好像还含了一个别的什么字……

    但是林微绪没听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