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快来对我图谋不轨

作品:《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拂苏说疼的时候,眼角处还洇着红。

    拂苏一扯袍子,接近奶白色的肤色,线条优越的肩颈敞开了。

    站在面前的小鲛人身材纤秾合度,半敞的肩膀雪白剔透,明明是扯了袍子,却仍让人感觉到清逸绝伦的气质。

    循着拂苏所指,林微绪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就像拂苏所说的那样,他原本白白净净的后脖子,浮现了好几道交错的掐痕。

    或深或浅的。

    全是她昨日的杰作。

    怪不得小鲛人说好疼……

    林微绪自己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一时之间更是连生气的底气都没有。

    林微绪绷着脸开口下令:“先把衣服穿好。”

    拂苏不情不愿地拉上了袍子,把药膏递给她,眼巴巴地,就等着她给自己上药。

    林微绪实在拿他没法子了,只得伸手拽住他肩膀。

    拂苏实在很高,再加上林微绪又是坐着的,她看了他一眼,低声命令,“把头低下。”

    拂苏很听话地低下头,低眉顺眼的模样。

    林微绪这才站起来,稍稍扯开他后颈领子,并不怎么耐心地给他抹了药,抹得不怎么均匀,不过好歹是抹了。

    随后,林微绪合上了药膏说:“好了。”

    拂苏微仰起下巴,看了看她说:“谢谢大人。”

    此时林微绪已经清清楚楚感觉到拂苏身后一道目光越过来。

    林微绪面无表情道:“回去收拾下东西,一会跟顾太傅回永安。”

    拂苏像是才注意到有顾淡墨的存在,循着林微绪视线望过去,幽蓝的眸子不轻不重地与其对视了一眼,眼里仿佛蛰伏着锋芒,却平平静静地开口:“顾太傅送我回永安吗?”

    顾淡墨盯着他,说:“是的。”

    拂苏一下就移开了目光,转头回去,直直地看着林微绪问:“那大人呢?”

    “我就不去了。”林微绪毫无愧疚地回答。

    像只刚学会猎物的小兽,弄丢了到嘴边的猎物,少年清冷的面庞棱角分明,长长的睫毛轻垂,什么也没讲,只应了一声“哦”,回去收拾行李了。

    等拂苏走了,顾淡墨才把目光重新定格在林微绪身上,气息缓重,好一会才轻声问:“这次怎么不解释了?”

    林微绪想了想还是道:“感觉说了你也不信。”

    “你说说看。”顾淡墨的态度,不像是要认真听她解释,而就只是纯粹想看她还能找出什么花样的借口来搪塞他。

    对此,林微绪看得一清二楚,自然没有道理给他当笑话看。

    于是干脆喝了口茶直言:“不说了,没什么好说的。”

    她跟顾淡墨的实际关系,也没好到什么都得跟他一一报备解释的地步。

    她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了。

    等拂苏收好东西过来的时候,正好许白也替国师大人新备了礼物过来。

    拂苏一眨不眨看着林微绪重新将礼物递给顾淡墨,目光好像钉住了顾淡墨接过手里的那份礼物。

    双眸却还很静,静得没有半点起伏。

    临了上马车之前,拂苏想起来什么,顿了顿脚步,微微歪头回去,目光清晰地认真看着林微绪,开口问道:“下次我发情了,我还可以回来找大人吗?”

    林微绪:“……”

    她觉得她有必要收拾一下这小王八蛋。

    林微绪敛目,没去看顾淡墨是什么表情,只冷森森讲了一句:“麻烦太傅等我一下。”

    话罢,林微绪一把拽住拂苏的衣领,把他拖到数步以外的府邸旁树下,拂苏被抵在树身,却很乖,丝毫没有要挣扎的意图。

    关键是,正待林微绪要用些手段教训一下拂苏,一抬眸却看到被抵在树身前的小鲛人期待地看着她,满脸写着“快来对我图谋不轨”的欲意……

    林微绪再次:“……”

    她冷了脸,掐拽他的衣领,寒声警告:“再敢给我胡说八道试试。”

    拂苏看着她冷艳貌美的容颜,好像是有一点被她吓到了,眼睛睁得大大,嘴巴轻微张了张,终于讲话,“知道了……”

    林微绪这才松了手,“滚上车。”

    拂苏还要看她,一双眼睛露出流连的目光。

    “还看?”

    见林微绪抬手要揍人,拂苏这才不得不收回目光,不情不愿地往马车那边走。

    “太傅不是急着押人回永安吗?还不走?”林微绪此时此刻心情相当暴躁,也顾不得顾淡墨心里怎么想,说完就头也不回拂袖转身回府了。

    留下的顾淡墨表情几度演绎变化,最后看着林微绪什么解释也没有就回府了,他不得不逼迫自己接受事实,冷淡地转头朝拂苏看过去,却看到拂苏气定神闲地坐上了马车,丝毫没有受到半分影响。

    马车很快出发前往永安了。

    顾淡墨坐在马车的坐榻上,一言不发地盯着坐在对面的拂苏。

    沉静了很久,终于平静开口:“你想要什么?”

    拂苏微微低着头,正拿着本书在看,修长手指漫不经心地划弄着书页边角,一下没一下地反复对折,把好好的书页弄坏了。

    听到顾淡墨的话,拂苏慢慢抬起下巴,凌厉漂亮的少年侧脸充斥着不耐,不怎么耐烦地:“嗯?”

    “钱财、地位,你想要什么?只要你离开林微绪,我都可以给你办到。”顾淡墨没有跟他迂回,直接向他挑明了话。

    拂苏好像不怎么讶异会听到他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从包袱里翻出一包糖,慢条斯理剥开糖纸,把橘子味的糖扔进嘴里,滚到牙齿边舔了舔,抿了一会甜味,一边做思考状的歪了歪头,慢慢地说回答:“你说的这些,好像大人也可以给我。”

    “别作梦了,我跟她认识了那么多年,从不见她对谁真心实意过,即便对我亦是如此。”

    拂苏含着橘子糖,轻轻勾了下唇角,漫不经心地讥讽:“那是因为大人不喜欢你啊。”

    被一眼看穿的顾淡墨静了一瞬,反倒嗤笑了出声,“那么你以为,你一个鲛人能好到哪里去?林微绪若不是因为你……”

    顾淡墨话说到一半,及时打住了。

    也知道不该再说下去。

    然而,拂苏却好像听出了什么话口,喉结缓慢起伏了两下,把口中的橘子糖无声咬碎了,抬起眸,眼睛漫着冷意,淡淡地问:“因为什么?”。

    (啊啊啊啊啊票票呢不要忘了投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