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拂苏,你们鲛人几岁才算成年啊.

作品:《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林微绪的体温是正常的,而鲛人则一如既往的透骨冰凉。

    包括他圈在颈间的手指也是,以至于很不得要领的把她后颈也弄得凉凉的。

    不过林微绪并没有留给拂苏过多时间,交代完话,便把他推开了。

    “大人。”拂苏被她推开了,眼睫毛抬起,张口叫了她,纯情得不像话。

    “跟你温浅姐姐待一会。”林微绪没有看他,也并不管他脸上是什么表情,把他推给了温浅看管。

    之后,林微绪向皇帝提了一句,有事要稍稍离下场,便率先离开了宴席。

    出了山庄后,林微绪骑着马往西林深处驰骋而去。

    此时雾夜浓重,视野也并没有白日那般开阔,林微绪半弓着身躯,目光如炬目视前方。

    在敏锐察觉到身后的动静后,林微绪脚底脱离脚蹬,猛地一跃,疾风般踩着马鞍而上,点足跃上林梢,将轻羽弓的箭射飞出去。

    足足过了半晌,不远处的马蹄声缓缓靠近,来人骑着骏马,手中持着一支断箭,掌心被划破,渗着血。

    “反应够快。”林微绪挑眉看了一眼,又面无表情拔下一箭,蓄势待发。

    “……有一说一,我一路上就盯着你的箭过来,不过还是没算好角度。”成阙定定盯着她问,“拂苏给你喂了鲛人血吗?”

    话音刚落,又一箭嗖地飞过来。

    成阙及时侧身避开了,劝她:“偷袭跟明袭不一样,你放弃吧。”

    林微绪冷笑,“你还真有脸说。”

    “下次有机会了再给你偷袭。”成阙岔开话题,“把那只鲛人留在那里,不怕你们大秦皇帝转头把他抓起来审问?”

    林微绪收手,帅气跃身坐回马背上,淡道:“他没那么蠢。”

    更何况,有温浅看着。

    月光从深林树隙漏进来,随风舞动的光影落在地上诡异地晃啊晃。

    林微绪的侧脸被拢落在这片阴翳下,却能透过那一点冷白的月色,清楚看到她利落的下颔线条。

    成阙盯着她看了看,说:“是吗?绪,你好像很了解他。”

    林微绪凌厉地剜回去:“你管我了不了解?”

    成阙只得敛眸,轻声讥讽:“拂苏在南昭有未婚妻,说来也巧,跟拂苏订下婚约的,正好是我那位小妹。”

    “这次我从北昭过来的主要目的,并非是要来找你麻烦,而是为了替妹妹寻回她的未婚夫。”

    林微绪慢慢低下头,沉思了好一会,抬了抬眼,神色照常道:“你这么说我想起来了,我当时翻看拂苏档案的时候,也看到过这份资料,那是南昭北昭为了联姻订下的娃娃亲吧?后来拂苏的母妃离世,南昭国日渐衰败,不是北昭擅自解除的婚约?怎么现在你这个北昭太子还千里迢迢寻上妹婿来了?脸都不要了?”

    成阙静静听她讲完,终于沉下声:“……绪,你一定要这样吗?”

    林微绪一脸冷漠:“想看我为了一件子虚乌有的事情误会拂苏?”

    “算了,你喜欢养只鲛人就养着吧。”

    成阙语气无奈,听起来就好像还是林微绪曾经的师兄,好像他们二人之间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隔阂。

    林微绪听了都想冷笑。

    “我会在大秦多留几日,等过两日空了,一块去陵墓看看师父吧?”成阙说。

    “你配吗?”林微绪凉浸浸地问。

    成阙看了她好一会才讲,“随便你怎么想。”

    说罢,便驱使骏马掉头回去了。

    也是在这霎那,暗箭精准无比刺进他后背。

    成阙顿了一顿,缓缓转头回去。

    林微绪不紧不慢地收起轻羽弓,牵动手缰,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亵慢地来了一句:“偷袭,谁不会?”

    成阙盯着林微绪离去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

    果然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林微绪回到了山庄,本想直接回宴席找人的,不曾想刚下马,余光不经意间瞥见了这样一幕——

    不远处的杨柳树下,拂苏跟成阙那个妹妹站在一块,俩人不知在说些什么。

    林微绪毫无感情地静静看着这一幕,片刻后,抽出彼岸鞭,慢慢地踱步过去。

    她记得她走之前让拂苏乖乖在宴席等他的,他倒好,趁她不注意,跑出来跟小青梅幽会了。

    然而,等林微绪靠近河岸边了,逐渐听清楚那少女的声音后,眉头又微微一挑。

    “拂苏……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们小时候碰过面的啊,我们明明订过婚约的……”

    “你不要待在大秦国师身边了好不好,她名声那么恶劣,她不会对你好的……拂苏,我们一起回北昭,我们回北昭成亲好吗?”

    从林微绪这边的角度,能清楚看到,拂苏自始至终都只是冷漠挺拔的站在树下,倒是那少女,满脸殷切地央求。

    “你刚刚说,我们有过婚约?”拂苏平直地开口问道。

    “对……父王说过,我们先后出生没多久以后,南昭北昭就定下了联姻,我……”

    她说得着急,拂苏却语调平静打断了她没说话的话,“还有别人知道这件事吗?”

    “拂苏……等我们回北昭了,会有更多人知道的,我们……”

    拂苏好像没有在听她讲话了,眸底闪过漫不经心的杀意,他微微低下头,从衣袍取出冰冷暗器,藏在修长手指间。

    在懒洋洋地抬起头要动手之际,身后传来了林微绪的轻唤——

    “拂苏。”

    很像冬日里第一滴融化开来的雪水,干干净净、剔透清皎,滴落在拂苏遍布荆棘畸形的心尖血口上。

    一瞬间冲洗掉他心口上刚刚浸染上的那一抹暗不见天日的污黑。

    是一如既往冷淡,又很好听的嗓音。

    拂苏顿了顿,衔住指间的暗器,循声转头望过去,看着走过来的林微绪,轻轻眨了眨眸。

    乖乖站在原地,没有动。

    林微绪走到他们面前,对那一脸惊愕的少女莞尔一笑,“北郡主,你可以走了。”

    北郡主一时没缓过来似的,又被林微绪的气场震慑住了,磕磕绊绊地应答:“为,为什么……”

    “你打扰到我跟我的小情人了。”林微绪唇角轻勾,说道。

    而拂苏在听到这句话后,黏在林微绪身上的目光微微荡漾着什么,和方才面对北郡主的冷漠是截然不同的。

    北郡主更是不可置否地瞪大眼睛,转头看了看拂苏,见拂苏也没有反驳的意思,整个好像是被羞辱到了,羞愤地掉头跑了。

    林微绪看着那小丫头被她刺激跑了,这才轻轻甩了甩执在手中的彼岸鞭,从容不迫地抬腿跨步上前。

    “大人——”拂苏看着她执着手鞭一步一步靠近,耳朵尖微红,轻轻地叫她。

    林微绪在他身前停住脚步,略微倾身,下颔贴近他耳边,执着彼岸鞭的手从他精瘦结实的腰侧环过去。

    手指纤细灵巧,握住了他垂在身背的那只手。

    手指顶开他的指间,逼迫他的五指完全张开。

    然后手指伸进去,缴获了他手心里的暗器。

    与此同时,彼岸鞭捆住了他的手。

    不给他挣扎的机会。

    “拂苏,你们鲛人几岁才算成年啊。”

    林微绪声线慵懒漂亮,在他发烫的耳廓低声问。

    小鲛人被她撩得胸口发热,略有些生硬地回答:“过了第一次发情期……便算成年了。”

    “那正好。”

    林微绪说完,将被她捆了手的小鲛人抵在树边。

    低下头,在他唇上轻轻一碰。

    (看在清清生理期还努力写完更新的份上,你们也努力多投票票留言言嘛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