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被某只鲛人的操作窒息到

作品:《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

    回到山庄房间的半个时辰后,林微绪更过衣准备躺下。

    原本她还挺小心后背上的伤口,没想到那鲛人血还挺管用的,让林微绪的伤口痊愈得比想象中要快。

    虽然还不见完全好,但已经并不怎么疼了。

    熄灯之前,林微绪往窗外那边瞅了一眼,想着那小鲛人该不会还在山崖顶上暗自伤神吧?

    林微绪一时挺后悔带拂苏去山崖的,她这人做什么事向来不会考虑他人感受,自己高兴了最重要。

    本以为把小鲛人撩到手了可以染指一二,但是小鲛人太较真了,林微绪也自认为给不起小鲛人想要的东西,最后硬是不敢碰了。

    可见,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撩的,她这不就把人给撩出事儿来了……

    那小东西伤心归伤心,应该知道要怎么下山回去吧?

    林微绪稍稍给足自己一点心里建设,这才安心躺了下来,闭眼就寝。

    只是林微绪向来睡眠浅薄,约莫是夜半时,隐隐约约被门外一阵一阵的闷雷声吵醒了。

    林微绪不怎么耐烦地抬起眼皮,睡眼朦胧慵懒地扫了一眼窗门那边,外头雷鸣作响,时不时一道刺眼的白光乍现,伴随着喧杂雨声。

    打雷下雨了。

    本就是处于雨季多发的时节,这也不算什么怪事。

    林微绪倒头打算继续睡。

    眼睛闭上没一会,忽然冷不丁想起来了什么,林微绪眉头紧锁,躺在床上静默了一会,还是掀开被子起床了。

    推开门,潮湿冰凉的空气扑面而来。

    水庄楼台的花树被打湿,青石板上铺了泛黄的枝叶,被雨水摧残凋落的小花。

    檐下是细细密密的雨线砸落下来,形成一道朦胧不清的雨帘,沿着小石道坠进水楼栈道底下的池水,哗啦哗啦溅起水花。

    林微绪隔着雨帘打量了一会,确定了这雨下得可不小。

    林微绪把许白唤了过来问。

    她倒也不是担心小鲛人找不到路,毕竟他自个都能上山来抓杀人犯了,又怎么会不知道如何下山。

    只是她这会儿终于良心发现,想起来今晚是她把拂苏往宴席上带,让皇帝看到了拂苏的面貌。

    皇帝本就很忌惮她逝世的师父,如若说今日宴席上的碰面仍然不能让皇帝对拂苏消除疑虑,偏巧皇帝还趁着她不在的节骨眼去找了拂苏麻烦……

    那她岂不是间接害了拂苏?

    想到这里,林微绪正要打算把山崖的具体位置告诉许白,让许白带人去找找的。

    话刚到嘴边,余光忽然冷不丁瞥见了什么,嘴角轻轻一动。

    “大人?”

    林微绪静了静,回神过来,对许白说:“没事了,你接着回去睡吧。”

    许白满脸疑惑,不过也没敢多问什么,只得应了一声,奇奇怪怪地摸着后脑勺回客房歇息去了。

    等许白走远了,林微绪走到栈道尽头,手搭在护栏边沿,微微倾身往檐下的池水瞅了两眼,“还不出来?”

    雨声哗啦哗啦拍溅着池水,须臾过后,一只小鲛人露出了水面。

    拂苏浑身湿漉漉的,衣袍也紧贴着绷直的肌肉线条,从水里露出半个身体来,雨水还很无情地拍打在他身上,让拂苏不得不眯着眼睛,仰头看着倚靠在栈道上的林微绪。

    林微绪盯着眼前的出水美人,静默了一瞬,开口:“是不是有病?”

    雨滴砸在拂苏眼睫上,啪嗒一下往下坠,很像是在掉泪,他选择闭了一下眼睛,再用力睁开。

    然后就听到林微绪接着讲:“好好的路不走,谁让你游回来的?”

    银发顺着水流黏在脸侧,拂苏抬手抹了一下脸,闷沉地如实回答:“这样比较快。”

    “……”林微绪无语了,起身就走。

    谁知下一刻,拂苏跃出水面,溅起哗啦一片水,在林微绪的去路停住了。

    拂苏揉了揉湿答答的眼睛,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还在滴答滴答淌水的衣衫,有点不知所措地抬头:“大人,衣服湿了……”

    “废话。”林微绪怀疑这小鲛人是故意为之的,不然就是鱼脑退化了。

    拂苏被她一训,闭了闭嘴巴,也不敢辩驳什么,就只是默默地跟在她身后,跟她回去。

    刚一进屋,林微绪想起这屋里并没有可以给拂苏换洗的衣衫,转身正要跟他讲话。

    跟在她身后的拂苏突然不怎么舒服地甩了甩那一头银发。

    林微绪面无表情站在原地,被甩了一脸水。

    冷冷抬起眼睫,冰凉凉的水从脸上滴淌下来。

    拂苏甩完头发以后抬头才看到林微绪转身过来,不由愣了一愣,张了张口小声道歉,“大人,我刚刚没注意……”

    一边说着,还试图伸手过去要帮她擦脸。

    结果手伸到一半就被林微绪拍开了,林微绪一脸戾气地下令:“给我好好待在这。”

    说着就关门出去了。

    不多时,林微绪找人拿了身换洗的干净袍子回去,想着让这小王八蛋穿好衣服再滚过去跟许白凑合一晚。

    怎料一推门进去,人没见着,倒是看到了褪了一地的湿衣服……

    林微绪低头看了看凌乱掉在地上的那几身衣服,皱了皱眉,不知怎地,脑海中有了不好的预想。

    林微绪把灯盏点亮了,提灯进了里屋一看,再次被某只鲛人的操作窒息到——

    拂苏把衣服都脱光光了,身上只堪堪披了条薄毯,卧躺在她不久前躺过的地方。

    大概是怕弄湿了床榻,拂苏这会儿正伏着颈背,抬起修长白皙的手,胡乱地擦拭着头发,把原本漂漂亮亮的银发揉得凌乱一片。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回来,拂苏擦拭头发的动作顿了一顿,抬起头,银发凌乱,眼神清纯朦胧地朝她看过去。

    拂苏看着她走过来,迟缓地,从身边挪出来了半个位置。

    干干净净的脸上浸蕴着一抹涩情,殷红的嘴巴轻轻抿了抿,有些欲拒还休地看着她。

    一副正在等着她上榻的模样。

    (可爱宝们,清清在吭哧吭哧努力爬榜中,多投票票多留言言让清清上榜康康世面好不好嘛!!晚上还有更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