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我让你上榻了吗?

作品:《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翌日,林微绪醒过来时,眉头紧锁,整个人都不太好。

    她先是感觉嘴巴里好像含了什么。

    林微绪睁开了眸,眼睛往下一垂,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正啜着拂苏的手指。

    “……”

    而那家伙不知何时爬上的榻,还把枕头放在她臂弯底下,因为身高腿长,躺下来的时候腿微微屈着,整个黏在她怀里,有一只手还搭在她的腰侧。

    活像一只小狼崽。

    林微绪肩背僵了僵,轻吸一口气,很快做出反应,抬手抽出他的手指,停顿一下都没有就把仍然熟睡当中的小鲛人给扔了下床。

    尔后,床底下传来一声鲛人的痛哼声。

    林微绪冷着脸没理,她低头,打量了下自己,

    红艳的嘴唇微张,浸了一点光泽的。

    林微绪抬指用力按压了下唇角,缓了缓呼吸,一下子掀开了床幔,表情冷漠阴沉,盯着被她摔在地上的鲛人,在想给他什么死法。

    拂苏被迫从床榻扔下来醒了以后,坐在地上怔怔地抬头,看到林微绪掀开幔帐,也没有委屈她为什么把自己摔下床,而是担心地问:“大人后背上的伤口还疼吗?”

    “昨夜大人睡得很不安稳,我不放心起来看了下,发现大人伤口复发了,所以……咬破手指头给大人喂血了。”拂苏说着说着,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声音逐渐低微下去,“没想到后来大人一直咬着我手指不放,我……”

    话音未落,一截彼岸鞭甩过来,勾住了他的剜骨拖拽着他整个人往床沿狠重一带。

    林微绪用彼岸鞭逼迫拂苏张开着手,她目光冷淡地打量了两眼,的确从鲛人那只手指发现了被咬破的痕迹。

    而鲛人的脸色看着也比昨日还要白。

    尤其是这会儿被她粗暴地绑着手腕拽过去,嘴唇咬得紧紧地,一副忍着痛,敢怒不敢言的的样子。

    林微绪暂且把啜手指这事搁一边,问:“我让你上榻了吗?”

    “没有,可是……”

    “别给我强词夺理,错了就是错了,滚出去跪着。”林微绪这次铁了心要罚他,哪怕鲛人眼巴巴看着她也没有用。

    拂苏听了她的训斥,倒也没有为自己狡辩,等林微绪收回彼岸鞭了,他默默地起身,出去跪着了。

    林微绪在屋里整理好衣着,方才推开门出去。

    外边的雨停了,檐道上还泛着潮湿的水汽,滴答滴答沿着台阶渗流。

    拂苏就跪在门外,他肩颈挺拔,一身洁白衣摆垂在身后,时不时会被檐下的雨水溅湿到。

    看到门被推开,拂苏抬起头,看了看林微绪,却也没有求饶的意思。

    林微绪更是冷漠,只淡淡撇了他一眼,连话也没跟拂苏讲一句,便径自绕开他走向了曲廊另一边。

    没有告诉拂苏要跪到什么,也没有告诉拂苏她什么时候回来。

    出了小院后,许白很快跟了上来。

    许白是一开门就看到拂苏在院对面跪着了,许白看着情况不太对,便没有第一时间过去,这会儿跟在国师大人身后,很明显能够感觉到国师大人心情并不好,便更没敢多问了。

    ·

    此时另一边,一道暗卫身影穿梭过水上山庄几重曲廊,最终抵达了一处寝宫外。

    高公公在殿外守候已久,看到暗卫回来,什么也没有多问就把门打开,带人进去了。

    “陛下,这是属下调查到的所有文卷资料,拂苏的确是南诏国一位不受宠的小皇子,在南昭亡国之前,一直被困居废弃宫院,不曾有机会离开过南昭。后来南昭被国师统筹剿灭,拂苏作为俘虏被押回京城,紧接着没过多久,拂苏就被国师带回国师府了。”

    暗卫一边交代着事宜,一边把搜集到的文卷呈给了座上的皇帝。

    皇帝翻了几页,并未能找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消息。

    看了一会便把手边的文卷往桌案上随手一搁,靠回座背上闭眼沉思了片刻,开口唤了一声:“高公公。”

    高公公应声,“奴才在。”

    皇帝捻了捻眉心,淡道:“是时候让林相回京了。”

    一直低着头的高公公听到这话脸色微微一变,强作镇定地问:“陛下是说……前朝的那位林相吗?”

    皇帝冷笑:“不然还有第二位?”

    高公公连不迭跪了下去。

    也怪不得高公公惊愕,毕竟这位前朝宰相早已退居寒州多年,且这么多年以来从不过问朝野,皇帝这时候把林相请回京……

    怕不是要做些什么事的……

    “朕为他的女儿择了一门好婚事,他总该回来一趟了。”

    皇帝这话说得平静,跪在底下的高公公内心却早已掀起了一阵狂澜……

    林相的女儿有两位,一位是当今的天司阁的林天司,一位……是大秦谁也不敢招惹的国师大人……

    高公公并不知道陛下这话指的是哪一位,若是前一位还好……毕竟天司向来是为陛下做事的,人也好说话;但若是,后一位……

    高公公想到那国师大人桀骜难驯的性情……

    总觉得陛下这是在玩火……

    他几度想提醒陛下,人家国师大人有着一支灵武军团,若是惹恼了国师,让大秦动荡,这并非是一件值当的事。

    不过转念一想,他都懂得的道理,陛下必然不会不懂,那么也就是说,陛下指的应该还是林天司……

    ·

    借着赤军几位将军都前来参加夏狩的机会,林微绪正好省得跑一趟,正好让温浅把几位将军叫到围猎场上,交诸了一些大秦北部换驻的具体事宜。

    这事还挺重要的,为此,一直到晌午方才敲定完毕。

    临了,林微绪让温浅一会把这事商议的结果呈给皇帝定夺。

    温浅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你要下山了?”

    “嗯,还有事要办。”她得去一趟永安黑市。

    温浅便也没留她,点了点头由她去了。

    林微绪本来是想直接下山的,不过临了上马之际,被许白委婉地提醒了一句:“大人,拂苏……好像还在山庄院子里跪着……”

    听到这话,林微绪上马的动作顿了一顿,好像是才想起来这么一回事。

    而从她出来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时辰左右了。

    林微绪静默片刻,径自掉头回去了。

    林微绪此时心里头也挺矛盾,她倒是也不至于那么小气,会跟一只小鲛人生气到现在……

    只是她一想到她一早醒来嘴里含着小鲛人的手指……

    在嘬弄……。

    不管是因为什么,这画面回想多少遍她都还是觉得极度别扭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