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你好像完了

作品:《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林微绪感觉手腕被收紧,她一用力,手指骨节分明突显,抵扣在手心里的指尖被按压出薄淡的白。

    尽管胸腔压抑得几度喘不上气来,林微绪还是及时抽出了彼岸鞭,照着那人身上抽打过去。

    像是早有预感林微绪会来这一出,鞭子在他手背上抽出一条红痕,他只得松开她的手,及时别住了她挥过来的长鞭。

    “绪,是我。”

    成阙低头注视着半伏在石台上起不来也不肯让他碰的林微绪,低声开口唤。

    天微微温凉,白林间的风声簌簌。

    从他的视线角度里,很清楚看到林微绪单薄而线条美的肩胛,伏着石台,好像濒死的蝴蝶还在试图脆弱的扑棱棱着羽翼……

    林微绪眯了眯眼睛,发出的声音冷漠沙哑:“滚。”

    成阙没有滚,他静静地看着林微绪,须臾,眼睛轻轻一挑,在铺满白花的小曲径石道上原地曲腿而坐。

    他取出随身携带的一瓶药膏,往被她抽红的手背上抹了几下,一边开口阐述一个事实:“这么多年了,皇帝都没能抓住你的把柄,明知此次是为皇帝的试探,你还是要为抢回一个玩物,不惜提前出关,国师大人还真是出人意料啊。”

    “成阙,”林微绪指尖快要掐进掌心肉里,却还是极力让自己稳住声线,冷硬道,“我让你滚出去。”

    成阙点点头站了起来,“好的,我这就出去,让那个鲛人过来瞧瞧国师现在的样子。”

    他清楚知道林微绪的弱点,她骨子里就是强硬的,宁可自己吞下骨血,也绝不让人看到她半点脆弱的样子。

    仿佛国师大人永远只会施加伤寒于别人,而自己永远不会知道疼痛。

    成阙话音刚落,林微绪的彼岸鞭猛地横扫过来,打在成阙向前迈的长腿上,成阙一瞬间绷紧了身体,但还是感觉腿部肌肉抽搐了两下。

    他蹙紧眉低头看林微绪,从她那双美眸里看到了冷森森的近乎疯狂的杀意。

    成阙轻轻吸一口气,很缓慢地,不可思议地讲出口:“我没看错吧,就因为这个,你怕得想杀了我?”

    “你是不想被别人看到你这副样子,还是不想被那只鲛人看到?”

    “如果是前者我尚且能理解,如果是后者——”成阙停顿住了,这一次,停顿得有些冗长,他抵靠在树身前,很认真地下了个结论,“绪,你好像完了。”

    成阙没有想要从林微绪身上探知到什么的意图,他把缓解寒毒疼痛的药放在石台上,转身就走了。

    对于成阙的这些话,林微绪好像是无动于衷的。

    甚至她冷白的脸上表情也很淡,除了眸子比往常更要冰冷一些。

    林微绪服下了药,微微仰头靠在石台上,闭了闭眼睛。

    她的手很随意搭在身侧,小雪片一样洁白的落花凋零在她手心里。

    一小朵,一小朵,漂亮可爱的飘落下来,柔柔软软的触感。

    指间的花香幽幽淡淡。

    她慢慢地玩弄了一会,突然悄无声息揉碎了指间的芬芳。

    眼角处拢聚了忽隐忽现的凶戾。

    等疼痛逐渐不那么明显钻袭着躯壳了,林微绪终于从石台起来了。

    洁白的小花缀落在她身后的冰绸黑衫上,好像是氤氲在水墨画上的,随着她步伐栩栩如生的晃动。

    林微绪来到了沐园的温泉里,就这么披着衣衫下了水,把自己整个人浸泡在一方泉池的里,慢慢地沉没入温热水底下。

    隔了很久很久,在几近要溺亡过去之际,林微绪终于仰头浮出水面,水珠滴答滴答沿着光洁的额头往下淌水。

    温泉里雾气萦绕,湿答答的雾珠好像把她整个人都蒸软了。

    林微绪恹恹地趴在水岸边,闭了闭濡`湿的睫毛,嘴唇轻轻慢慢的来回咬扯。

    不一会儿,林微绪把自己嘴唇咬得殷红,眉眼也浸染着异于平时的魅艳,勾人心魂。

    她整个白皙美艳的容貌不含半点情绪起伏,神色亦是不温不凉的冷淡,就这么懒懒散散的靠着水岸,干净指节抵着唇角,无畏地轻咬。

    似乎有在想些什么的。

    林微绪昏昏欲睡地泡了半天温泉,终于知道要从水里起来了。

    林微绪换了一身干净的黑袍,轻轻低头,随随便便系了下软质的腰带,往温泉外走。

    林微绪回到沐园房间里睡了一觉,等醒过来时,已是夜里时分。

    等许白送晚膳过来之时,林微绪想了想,又吩咐了一句:“把拂苏也叫过来吧。”

    林微绪慢条斯理吃了一会东西,许白那边就把拂苏带过来了。

    林微绪也没抬头看他一眼,正专心喝着汤,拨冗开口:“坐吧。”

    拂苏在她面前站定,微微低眸,看着坐在桌前姿态慵懒高贵的林微绪,很清楚看到她微张的唇比平时还要鲜艳欲滴。

    拂苏顶了顶有些尖利的齿牙,遏制住想要咬的鲛人天性,听话坐了下来。

    很沉默地看着她。

    “怎么不吃?”林微绪懒慢地随口一问。

    拂苏一双眸子还是看她看得无比认真,答非所问:“大人,我当时没有碰她的脸。”

    林微绪搁下手里边的碗,微微勾唇一笑:“跟我解释这些做什么?”

    “不想大人误会。”

    林微绪觉得有些好笑,总算肯抬起头,美眸微勾,指尖似有似无玩弄着垂在手腕上的细链,好整以暇地问他:“有没有想要的东西?”

    拂苏好像有点愣住,“大人……要给我奖励吗?”

    林微绪用小指缠了一圈手链上的冰凉凉的流苏珠子,把小指指节勒得深红,她却仍然倚靠在座背上柔柔慢慢地笑:“算是吧,你在永安那边没个住处也不太好,要不我让许白给你找处院子,等武校休沐了你可以直接过去住,就不用再回京城了。”

    拂苏修挺的身背微微一僵,隔了好一会才轻轻眨眸,“大人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我不要你了。”

    小鲛人的脸很白很白,缓缓转动着水蓝蓝的眸子,眼里蓄着雾气,不知所措地看着她……

    一副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的迷惘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