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微绪,你信我

作品:《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

    此时,国师府内。

    林微绪处理完政务从书阁出来,抬头一看,夜色逐着雪雾凛凛的白林,颇是寒冽的。

    正打算要回房歇息时,被跟在身边的许白提醒了声,“大人,今夜顾太傅约了您去清歌轩的。”

    她这才冷不丁回想起来,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

    避免再让顾淡墨等太久,林微绪也没换衣服,就这么轻裘缓带去了清歌轩。

    因为顾淡墨是有提前预订的,林微绪到了以后,直接问了侍者厢间的位置便过去了。

    包厢的门的并没有关紧,林微绪没怎么多想就推开了门。

    走进去没几步,就顿住了身形。

    她微微垂下眸,看到了掉落在地上的女子薄衫,视线再平直往上,看到被推倒在坐榻上的顾淡墨正竭尽全力把那卧在怀里衣衫不整的女子推开……

    林微绪静了一瞬,本意是要掉头走,但又觉得自己难得腾时间过来一趟,却被骗来看这种恶心人的事情,不管顾淡墨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都让她着实无法容忍。

    于是,林微绪冷不丁出了声:“特意叫我来看这个?”

    正浑浑噩噩着的顾淡墨,忽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骤地眯起眸抬头一看,见林微绪就站在门边的桌前,形容冷淡地直视他。

    “微绪……”顾淡墨极度难堪地找回理智,克制住了那一股冲动,把还要贴上来的女子用力推开了,混乱地披上衣衫,起身跌跌撞撞走到林微绪那边,“微绪……我被人下药了……”

    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顾淡墨用力抓住了林微绪的手,向她表明清白:“我没碰到她……你相信我……”

    林微绪盯着面前的顾淡墨看了看,眼前的顾淡墨的确只是衣领稍微乱了一点。

    接着,目光越过他,看向他身后的那名女子……

    那女子也只是衣衫不整,并没有脱得很过分……

    最重要的是,顾淡墨没有这样做的理由。

    从当年拜师父为师开始,林微绪就认识顾淡墨了,顾淡墨向来为人向来清高温雅,清心寡欲。

    并非是那种会随便找人乱来的人,更不可能好端端的整出这样一出低劣的手段来闹她。

    但现在问题是,顾淡墨说他被人下药了。

    “微绪,你信我……”顾淡墨一只手撑在桌沿,双眼发红,还在死死地攥紧她的手,压抑地低喘着,生怕她会不信。

    林微绪回神过来,看着他通红的眼睛,终于还是,轻轻点了下头,沉声问道:“我信你,谁给你下药了?”

    顾淡墨摇了摇头,抓着她的手,整个气息还是很不平稳。

    见状,林微绪便给他倒了一杯茶,让他先冷静一下。

    顾淡墨接过她递过来的茶,就着早已冷了的茶,一口灌下去。

    隔了好一会,药性已经逐渐散去了,顾淡墨人也慢慢清醒过来,松开了林微绪的手。

    林微绪这才径自绕过他,拾起地上的薄纱,走到那跪在榻边的女子身边,静了静,把薄纱丢到她脚边,声音不带什么波澜地开口道:“把衣服穿上。”

    那小姑娘看着还不是很大,听到林微绪的话,仿佛被她无形中的气场镇压到了,浑身抖了抖,低着头簌簌发抖地捡起地上的薄纱,听话地穿了起来。

    “谁派你来的?”林微绪站在她面前,冷淡问道。

    既然不是顾淡墨自己为之,那么很显然,顾淡墨是被人设计陷害了,偏巧还被她撞见了。

    然而,小姑娘却重重给他磕了头,哑着声啜泣起来:“对不起……您杀了我吧,我,我不能说……”

    林微绪被她哭得不耐烦,面色冷凝,取出彼岸鞭用末端抬起她下巴,本想要用手段逼迫这小姑娘开口说实话的,但在看清楚她的脸后,林微绪心里咯噔了一下。

    尽管印在脑海里的画像轮廓很模糊,但她还是想了起来……

    今日许白拿回来几副小美人画像给她挑选,她当时随便挑了一个小美人,让许白给拂苏送了过去……

    现在怎么会出现在顾淡墨这里……

    还差点毁了顾淡墨……

    一时之间,林微绪执着彼岸鞭的手指微微一紧,不动声色收起了鞭子。

    此时顾淡墨慢慢平复了过来,见那女子还一直跪在林微绪脚下不停地磕头,愈发拧紧了眉头,忍不住走过去道:“只是让你把幕后使者交代出来,并没有要让你死。”

    那小姑娘却仍然不肯托出,还在磕头。

    眼看着人把头都磕破皮了,顾淡墨终于忍无可忍地制住了她,“够了。”

    顾淡墨自知自己不能把过错都归咎在一个小姑娘身上,深深吸了口气,只得冷道:“你走吧。”

    跪在地上的秦甜噙着泪愣了一愣,根本没想到顾太傅会放过她,她怔怔地掉了掉眼泪,哭着跟他说了好几遍“对不起”,这才羞愧离去……

    “微绪,你放心,此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今日,谢谢你来,否则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顾淡墨感激地看着林微绪,缓沉道。

    林微绪却微微偏开了头,并不能与他对视,她敷衍地应了一声,岔开话题:“我先送你回去吧。”

    闻言,顾淡墨看着她的眸光平添了几分温情脉脉,说“好”。

    林微绪把顾淡墨送回了顾府,便自己回府了。

    一路上她想了很多。

    去把那个小王八蛋抓过来揍一顿审问一顿……

    但是那样有意义吗?

    他能知道自己哪里错吗?

    他做出这样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的目的又是什么?

    ··

    隔天,温浅那边派人过来国师府,说是有事想要和林微绪商议一番。

    林微绪想到拂苏的事情还没解决,便借着这个机会亲自骑马去了一趟赤军军营。

    今日的雪下得比往常大了些,尽管林微绪披了身貂绒披风,还是难免覆了身霜雪。

    一路上,不知是不是雪太大的缘故,林微绪盯着逐渐靠近的军营的方向,思绪有些纷乱,几次都差点走神。

    抵达军营后,林微绪下了马,把骏马交给军营里的人牵好,她则微微低头垂下披风兜帽,抻了抻身上的雪,走进了军营。

    到了温浅的营帐里,林微绪见温浅还在桌案那边批阅军务,便自己坐了下来倒了杯茶喝。

    温浅抬头见她过来了,正要开口跟她说什么,这时下属过来禀报,“殿下,拂苏少将军说今日身体有恙,不能外出任务了,要把事情交给纪将军办吗?”

    温浅皱了皱眉头,只得点头,让他下去了。

    而林微绪坐在座前,刚喝了口茶,听完那名下属的话,轻轻抿了抿唇,神色尚且如常,并没有立刻做出什么反应。

    当着她的面前,温浅也没避讳着她,搁下了手里的文书,颇是古怪地提起此事:“拂苏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北部那边的时候,每一个月总有一日要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谁也不见,之后身体状态也总要等个两三日才调整回来。这次才回京没几日,又身体抱恙了……真是奇怪,平时我也没看出来他哪里体质虚弱啊。”

    闻言,林微绪低眸喝茶的动作一顿。

    (我把这章删了重新修改了,看过的可以重新看下,不好意思,,不太确定晚点还有没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