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别动.

作品:《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林微绪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听完拂苏的话后,眸光瞥见拂苏起身迈步了半步,她平静地眨了一下眼睛,下手没个轻重地,猛然将其重新拽回榻上。

    拂苏大概是想不到她会突然来这么一招,整个猝不及防被摔回去,刚要撑身坐起来,林微绪顺势压坐在他腿上。

    拂苏微微顿了一顿,忽然不动了。

    紧跟着胸膛处一凉,是林微绪扯开了他衣襟,并且略带些温凉的手还贴了上来。

    拂苏刚要把眼睛闭上,冷不丁听到林微绪开口问:“伤口在哪?”

    拂苏喉咙紧了紧,定睛一看,果不其然见林微绪压在他腿上,俯首认真检查他胸口周围,半分心猿意马之态都没有。

    “……伤口在鲛人形态才会显现。”拂苏别开头,哑声说。

    “哦。”林微绪刚要说什么,一抬眸就看到拂苏侧着头,银发乱散,一副别别扭扭的清冷高贵样儿。

    林微绪低着头端详了他好一会,存了心戏弄,林微绪用手指轻轻戳了戳他胸膛,“疼不疼?”

    她嗓音轻缓慵懒,裹挟了一点尾音。

    听着很勾人的的。

    拂苏神情紧绷,一眼不错地盯住了她。

    目光慢慢拢聚了幽深晦暗。

    他没有说“疼不疼”,而是说,“大人,你压着我的腿了。”

    这下轮到林微绪僵了一下,随即从他腿上起开,往旁边的榻边正色一坐,重新抻了抻披风,跟这鲛人讲道理:“你看啊,作为一个浑身是宝的鲛人,是不是得学会爱惜自己,你这动不动挖自己鳞片的恶习,得改改。”

    小鲛人仿佛找错了重点:“大人真的觉得我浑身是宝吗?”

    林微绪假装听不懂他的话,又说,“前晚你不是把古籍带走了吗?里边有记载纾解发情期的药方,你按照那药方找人给你熬药,别老惦记着自己的鳞片,万一哪日把自己给弄废了……”

    拂苏神色冷淡,眸中倾泻着冷戾,完全听出了林微绪“毕竟弄废了她也不会负责”的言外之意。

    “拂苏是死是活,不劳大人费心。”

    林微绪静了一小阵,干脆站了起来,一边重新罩上兜帽,一边说道:“我言尽于此,你爱听不听,以后再出什么差池也与我无关。”

    “国师大人慢走。”

    林微绪当真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她今日怕不是脑子抽了才会跑到这小王八蛋的府上找气受?

    就着寒冽北风,林微绪气势凛凛骑着马一路横穿华安长街,打算摆道回府。

    没想到偏不巧的,又在路上被从乐坊里出来的镇南老候爷给撞见了,镇南老候爷一看到她路过,眼睛亮了一圈,不知死活凑上前喊她,“小微绪!赶紧下来下来!”

    林微绪及时勒住了马缰,拧眉看向马下的人,“老侯爷你不要命了?”

    “唉呀,你一直骑术精湛,本候还是信得过的,赶紧下来!”镇南老候爷催促道。

    林微绪只得下了马,面色仍然阴晴不定地:“侯爷有事?”

    “请你吃甜糕?”

    “不吃。”

    镇南老候爷打量她一番,下了个定论,“看来小微绪心情不好,说吧,有什么闹心事,看看本候能不能帮得上忙?”

    林微绪皱着眉看了看他,最终还是随同镇南老侯爷进了乐坊。

    台上笙歌舞乐时,林微绪坐在座前,只跟镇南老侯爷含糊其词吐露了那么几句,之后全程冷着脸,不为所动。

    镇南老候爷一边给她斟酒,一边说:“小微绪怎么会被这种小事纠缠上身了?你可是大秦的国师啊,扭扭捏捏的可不像你的作风。”

    “我扭扭捏捏?”林微绪冷声反问。

    “那你说,你作为国师,你有什么可顾忌的?”

    这话把林微绪问住了。

    她有什么可顾忌的?

    回去以后,林微绪想这个问题想了半宿,最后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着实没那个必要。

    她目前也没那个闲情。

    于是接下来半个月,林微绪没再主动过问过拂苏的事情,拂苏也当真没来找过她。

    偶然间在出宫路上碰面了,拂苏只是和寻常朝臣一般疏离地向她参个礼便离开。

    而这临近年关的半月里,宫里头出了桩事。

    太子那个不成器的一次醉酒擅闯了后宫,轻薄了某位嫔妃,此事惹得皇帝震怒,当场就罚太子禁闭东宫,皇帝自个儿也被气得卧病在床,几日都未曾好转。

    因为这事,满朝文武都在议论,猜想着太子废黜是迟早的事,于是都纷纷开始另择党派。

    而这当中,颇受名望的便是二殿下温承了。

    “这几日,去承宫拜访二殿下的人都要把门槛踏破了。”许白在向林微绪禀报此事时,不由无奈地多嘴了一句。

    林微绪翻阅了下手里头支持温承的名单,倒都是些意料之中的人物。

    不过,在临了收起名单时,林微绪在名单末尾看到了一个眼熟的名字……

    “拂苏?”林微绪皱起眉,“他什么时候跟温承走近的?”

    “拂苏跟那些明面上向二殿下献殷勤的人不同,属下从赤军的内线探听得知,他大概是受公主殿下之命,暗地扶持二殿下上位。”

    林微绪仍然面色沉沉。

    温浅好端端的把这鲛人搅进朝堂纷争里是什么意思?

    “大人,还有一事。”

    许白把皇宫图纸递给她看,“经过这半个月的仔细调查,属下总共找到这几处人迹罕至的地点,属下派人去探过点,皆是无法硬闯。”

    林微绪盯着图纸上所标注的那几处地点,母亲真的是被关在宫里吗?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林微绪当即决定,在夜半时分潜入宫中亲自查探一番。

    宫里戒备森严,但林微绪毕竟轻功了得,一路并未费什么劲便搜寻到了图纸上的方位之一。

    第一个地方是一处废弃的宫院,宫院并无人把守,但进入以后,潜藏在宫院四周的暗器朝她齐齐迸发而来……

    林微绪施展身手避了半天才堪堪躲开无数暗器,几刻钟后,她推开了殿门,里里外外仔细搜寻了一遍,却什么都没找着。

    林微绪只得前往图纸上的下一个方位,结果仍然是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第三个地方则是……梅林尽头的一座小阁楼。

    这次让林微绪微微诧异的是,她潜进阁楼的一路都畅通无阻,直至她把阁楼顶层都走了一遭,除了那阁楼里头的琉璃灯照着略有些刺眼晃目外,并未发现什么异样之处。

    这让林微绪开始怀疑,清风阁给的消息会不会有误?

    她着实想不出来皇帝会把母亲关在皇宫里的理由。

    沉着脸从阁楼出来以后,林微绪忽然眼前一暗,视线逐渐变得模糊。

    也是在这时候,她耳尖微动,敏锐地听到了禁卫军靠近的声响。

    并且,阵势不小。

    林微绪脑中晃过了那异样的琉璃灯……

    顿时暗啐一声,琉璃灯有毒。

    林微绪知道自己此时眼睛受到了琉璃灯的影响,渐渐不能视物,不过她也没慌,蒙上面具打算撤离。

    就在她动身的瞬间,身后的阁楼百箭齐发,精确无疑朝她射来。

    林微绪并不能看清楚飞箭射过来的方向,只能以耳力洞察,拔剑敏捷抵挡。

    但那飞箭如雨,林微绪在看不清楚的同时并不能兼顾四周,就在飞箭袭向她后背时,她被拽进了一个宽阔冰冷的怀抱里。

    在禁卫军赶来的那一刻,林微绪被人裹进披风里,从宫檐一路轻跃离去。

    黑暗中,林微绪迎着寒冽的风雪,在他怀里安静了好一阵。

    忽然,她闭着眼睫毛,很直接上手,去摸他的喉结。

    他滚动了一下……

    林微绪掐住他喉结,“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