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过来给我抱

作品:《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和半年前的时候不太一样。

    如若说半年前简单的触碰只是权当哄小鲛人开心,那么此时此刻,是林微绪落实了自己的一晌贪欢。

    林微绪扣着他后颈,吻去他冰凉唇上的水色。

    亲过来的同时,林微绪直视着近在咫尺的鲛人,能清楚看到,他棱角分明的轮廓,纤长的睫毛轻轻翕张,眼尾浅蓝色的半透明扇形鳞片忽隐忽现。

    好像她动一下,拂苏眼梢的鳞片颜色就变深一点。

    林微绪亲得认真,以至于连脚下石子碎落都不曾察觉,直至半倾的身形猝不及防没了支撑点,林微绪整个人摔进水里,顺势拽紧了拂苏的脖子。

    拂苏也第一时间把她抱住了。

    然而饶是如此,林微绪还没松嘴。

    她两只手勒着拂苏的后颈,继续微微仰头。

    拂苏哪遭得住这般的,眼尾都红了,当即顾不得别的什么了,把林微绪拖进了水里,很用力地亲回去。

    鲛人本就肺活量强大,尤其此时还是在水底下,更是红了眼不顾一切的。

    起初林微绪就只是想过过嘴瘾,没想到拂苏疯起来比她还不清醒,他此时此刻的眼神如野兽般凌厉凶狠,仗着强而有力的少年身躯,反客为主,用牙齿咬开她的唇。

    几近是失了控的。

    最后还是被亲到濒临窒息的林微绪在水里拽着他银发往后用力地拽了拽,方才逼得拂苏稍稍清醒过来。

    拂苏清楚看到了在水里的林微绪,眼角泛红。

    林微绪看人的眼眸向来冷艳魅惑,高傲淡漠的,总会时不时给人一种轻讽的冷戾感。

    而此时此刻,这双眼睛很红。

    被他亲红了。

    也是在这失神之际,林微绪趁机把他推开,浮出了水面,大口大口地喘息。

    借着幽幽月色,林微绪在悠悠晃晃的水面上清清楚楚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她……竟然被这小王八蛋亲到眼睛都红了。

    林微绪一时心情五味杂陈。

    果然,年纪比她小就是资本……

    这肺活量……这力量……

    自己完全比不得。

    看来,以后不能再这么没个把控的就瞎撩这只鲛人了。

    正想着,拂苏也从水里冒了出来。

    明明方才逮着她不要命似的一顿啃的人是他,这会儿目光还紧紧盯着她,看她难受了,总算是知道自己犯了错似的,游到了她身边,声音低沉地问:“大人还好吗?”

    “先上岸。”林微绪说。

    等上了岸再跟他算账。

    她本意是想让拂苏搀扶她上岸,结果这家伙一声不吭就把她从水里抱了起来。

    冰冰凉凉的水珠从拂苏突出的喉结往下淌落,一滴一滴砸在林微绪脸上,林微绪在他怀里别开了头。

    体会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别扭不适。

    此时雾夜深沉,山涧的风又很大,林微绪刚从河水里出来,冷得要死,刚要跟拂苏说什么,拂苏就把她从山洞口抱了进去。

    一直到洞内的风声逐渐弱小下来,拂苏才小心翼翼放她下来。

    林微绪一抬头就看到拂苏要走,更是蹙眉用鞭子拽住他,冷声问:“去哪?”

    拂苏说:“我去把外面的披风拿进来。”

    林微绪微怔,松了鞭子,放他出去了。

    借着拂苏出去的空隙,林微绪把身上衣衫的水拧掉了些,隔了小半天,才等到拂苏进来的脚步声。

    拂苏一手捞着那身原本铺在外头岩石壁上的披风,另一只手不知从哪拾了些柴回来。

    拂苏先把手里干净温软的披风拿给林微绪,“大人先披上这个。”

    接着,才在林微绪旁边蹲下来,认真专注地低头生火。

    片刻后,拂苏把火堆架点亮了起来。

    他抬起头,刚要跟林微绪说什么,忽然有点愣住。

    人前向来高高在上、从容自若的国师大人,此时此垂着半湿的乌发,眉眼湿润,唇色有些白,身上披着他的雪白披风,靠在冰冷的石壁前曲腿蹲坐着。

    火光亮起来的同时,林微绪眼睫轻轻一动,抬起眼皮,看向了他。

    “你是不是受伤了?”

    拂苏摇头,“只是一点小伤。”

    林微绪蹲在火堆架边上,灼热的火光映着她墨黑的眸子,浸得眸色又湿又亮。

    她仍然在盯着他,说:“给我看看。”

    拂苏还是没有动,甚至也没有打算要靠过来的意思,就这么隔着个火堆架蹲在对面继续默不作声地添柴火。

    火堆架里迸溅出细渺星火,发出很脆的轻响。

    星星点点的火苗,在眼前纷飞缭乱。

    林微绪隐隐约约感觉到这小王八蛋是跟她别扭什么了。

    她攥紧了身上的披风,仍然浑身发冷,嘴唇都在抖,轻轻张了口说:“过来给我抱会,太冷了。”

    林微绪说这话的时候,语调倒是还和平时吩咐人的口吻一样淡淡的,但又似乎是裹挟了几分微醺感。

    闻言,拂苏顿了一顿,抬头,看着她发冷的嘴唇,还没有立刻动作。

    下一刻,林微绪打个喷嚏,鼻子都红了。

    拂苏顿时皱紧了眉头,起身过去,在林微绪面前缓缓跪坐下来。

    然而,还未等他有所动作,林微绪把他身侧的手搬开,自己主动靠入他怀里,又说:“抱紧点,冷死了。”

    拂苏刚压制下去的呼吸又乱了套,只得绷紧住胸膛缓慢起伏的肌肉线条,修长有力的手青筋突显,却很克制地环住了她的腰。

    缓缓用力把她抱进怀中。

    眼眸忽明忽暗地盯着火堆架肆意飞舞的星火。

    林微绪趴在他怀里,虽然拂苏的体温向来温凉,但也好过什么遮挡物都没有。

    这么待了好一会,总算是觉得身体没那么冷了。

    林微绪这才有了点精力,伸手往他胸膛上摸了摸。

    刚摸了没两下,手就被拂苏按住了。

    拂苏低头,清冷眸中含着阴郁,几近从唇间咬出字来:“大人干什么?”

    林微绪本想表明她是在找他身上的伤口,但一抬眼就看到鲛人一副受辱的隐忍表情,不由动作顿了一顿,从他怀里抬起头。

    紧跟着,把他慢慢逼向石壁,等他身背抵着石壁退无可退了,林微绪把两只手的手肘抵在他肩颈两边,伸手按住他下颔,让他被迫把头更低下来一点。

    以绝对禁锢的姿态把他完全架在石壁与她之间……

    林微绪近在咫尺地摩挲他的下唇,勾了下唇角问:“你觉得我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