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品:《你流泪时我会哭

    第五章

    不知道为什么,那次谈话以后,川哥和我亲近了不少,他们晚上一般都是不急着回家的,于是,常常去吕秋那个酒吧喝酒聊天。他开始叫我了。骆淇也常常在那里。

    我们一般就是坐在那里,听着秋姐酒吧里的爵士乐,聊天。

    吕秋的酒吧人并不是太多,每个晚上,都坐不满,我都担心她怎么经营下去。

    我原来曾经听于格格说,秋姐喜欢一个男人,特别喜欢,追她的人不少,她却谁也没靠,自己经营着这个酒吧。

    这点,她值得我尊重。

    她也经常陪我们坐着,聊。

    川哥很爱和她说话,可传说中喜欢她的骆淇,却倒并不热忱。他常常自己坐在那里喝酒,不时接几句,多数的时候,他喜欢在角落里,yin暗灯光下,显得特别罗罗寡欢。

    我才知道,骆淇有个外号,叫忧郁王子。秋姐有时这么叫他。

    樊宇已经一周没有消息了。

    秋姐拿来一小箱荔枝,说是别人空运来的,特别新鲜。我吃了一个,果然又甜又嫩。

    秋姐看着我说“展晖,最近怎么没和格格在一起?”

    我笑了一下。她也笑了一下。她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

    她又剥了个荔枝给我,往我嘴里塞,我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她眼睛里是像大姐一样的目光,我吃了,汁真多,顺着我的嘴角滑下,她离开抽了张餐巾纸递过来。我接过来擦了下嘴。

    她看着我“有人说你眼睛特别好看了么?”

    我楞了一下。她笑“真的,特好看。”

    她的表情相当真诚,我回应说“还好吧。”

    她笑。点了根细细的烟。

    她又看了我一下,然后说“说出来,你别见怪,你让我想起一个老朋友。不是长相,是那股劲儿。”

    “呵呵”我笑“那是我的荣幸啊,秋姐的老朋友啊。”

    她假嗔地瞪了我一眼,我感激说“我错了,是吕秋,吕秋。”

    她笑。然后站起身走了。

    吕秋其实也并不是很大,大概27,8吧,跟川哥差不多。

    川哥有一次特别认真地看着我,我被看得发毛,问他干吗,他说

    “吕秋说你像张桥。”

    “啊?”我吓了一跳。

    樊宇还是没有消息。确切地说,我不知道哪里才能得到他的消息。

    东东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了,它喜欢乱叫,很多时候,我制止不了。

    有时,我会看那些碟。我看见樊宇在里面的一举一动,很怀念。

    他总是在那里面笑得很欢。

    可是,这一次,他哭了,眼泪从眼眶里落下,摄影机里很快只看到他和张桥的两条腿,张桥问他“怎么了,小宇?”

    樊宇说“我想我妈和我姐。”声音是哽咽的。

    张桥好像搂住他,说“哭什么呀,哪天回去看看她们不就得了。”

    “我要赚钱,我要把她们接来,我要让她们在我身边,让我看着,天天看,不想在这儿猜,我妈是不是又顶着大太阳下地干活去了,我姐是不是又瘦瘦地还要那么劳累………”

    “接来,一定会接来的。”张桥的声音传来。

    我忽然明白,樊宇为什么那么需要钱。

    只是,有一点很奇怪,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张桥和樊宇的亲密镜头,也许,张桥是摄像的那个,他拍不到吧。但是,字里行间,话里话外,我也只能感觉到张桥像个大哥哥那样照顾着樊宇,不让他委屈,捕捉着他快乐的画面。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看到了暴躁的骆淇。从他进酒吧开始,他的脸就像蒙了一块黑布。谁问他他也不说什么,只是不停地喝着酒,一杯又一杯。

    川哥过去跟他说了什么,他竟拨开川哥的手,大吼着

    “我告诉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会这么做!”

    川哥揪住他,有些气愤,但是却明显地带着心疼地说“骆淇,你别这样,我知道你难受。可是,为什么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好处?”骆淇红着眼睛“没有好处!什么是好处!我还能有什么好处?川哥…我还有什么好处?你说…”他双手抓着川哥的袖子,紧紧地,不停地说着好处好处。

    川哥低吼“骆淇你喝醉了骆淇。”

    “啊…”突然骆淇哭了,豆大的泪水从眼眶里涌出。他的脸告诉我他在这个瞬间是崩溃着的,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也可能酒精的刺激让他爆发着压抑的东西。

    川哥不忍地搂着他的肩膀,把他弄到外面去了。他们的说话,我听不到。

    吕秋在旁边看着这些。

    忽然用很轻又让我听到的声音说“骆淇喜欢张桥。”

    我神经一紧,瞪大眼睛回头看着吕秋。她的眼神落在我脸上,然后笑了一下。

    第二天,我问川哥骆淇怎么样,他说没啥昨天喝多了。

    我跟川哥说了我看到的那些张桥拍摄的樊宇。我说到他想接他家里人来北京的时候。川哥说“樊宇对家里人特别上心,这也是为啥张桥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我点了一下头,然后问“有樊宇的消息么?”

    我本来以为川哥肯定会摇一下头的,谁知他突然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拍了拍我,走开了。

    我忽然心里一沉。

    我预感到,他知道了什么不好的关于樊宇的消息。

    那天,拍的是一场街头追逐的戏,我疯狂地跑了几次,才OK。

    骆淇后来来了一直坐在那儿,他戴着墨镜,不知道他在看哪里,在想什么,是什么表情。

    我有个直觉,昨天他的醉酒,和樊宇有关。

    中间吃饭的时候,他还坐在那儿。我拿了盒饭给他,他犹豫了一下,对我说谢谢,但是饭盒只是摆在一旁,没有动。

    我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他起初一直没有说话,过了一阵忽然转向我说

    “你在养东东?”

    我说是。他说“不方便的话,可以给我,我来养。”

    我不想把东东给他,尽管我知道他喜欢张桥,也许想保留他的东西。

    我说“我方便养,家里有个院子,很方便。”

    他也没有再说什么。

    晚上还是去了吕秋的酒吧,进去的时候,就觉得气氛不太对。川哥和骆淇都默默地坐着。川哥看到我,说展晖你怎么来了?

    我看出来他们好像有什么事在讨论,显然不希望我加入。我准备识趣地离开,对他们说

    “你们有事吧,那我先走了。”

    川哥刚要说话,却有个声音从我背后传出来

    “别走啊。人多更好。”

    我回头,看见一个男人正走进来,我可以说,这人是我见过的最有可能一眼夺走你注意力的人,不是因为他长得多好,而是,他的气质,他有股华丽的感觉,眉宇间有种魅力,同时他还有股邪气儿。

    他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目光盯着川哥,骆淇。川哥已经站起来,那架势像严阵以待。

    “你是顾展晖么?”他并没有看着我,却对我说话。

    我没接他的话,他让我感觉不舒服。

    他终于转向我,对着我咧了一下嘴“不错。樊宇还挺会招人。”

    我听到樊宇这个字的时候,突然知道他是谁了,我的话脱口而出“你是庄哥!”

    他笑“呦喝,我名气不小啊。”

    “秦庄!你上这儿来干吗?”川哥说,又转向我“展晖,这儿没你事儿,你先回去!”

    我其实并不想走,我知道,他一定会带来樊宇的消息。即使没有,我也会问他!

    秦庄却拉住我的胳膊“你可不能走,跟樊宇有关的都不能走。”

    秦庄拽着我走过去,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除了我们没有别的客人。秦庄走到那个面对着液晶显示墙的沙发前,赞叹着“嗯,用这个看,效果一定不错!”

    他突然拍了下手,灯光立刻变暗了。然后显示屏开始有了雪花。

    他扭头向骆淇,骆淇直直地盯着他,庄哥说“骆淇啊,昨天晚上很HAPPY吧?不过呢…”秦庄坐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骆淇蹭地蹿起来,对着秦庄说“你丫王八蛋!居然摄像!”

    庄哥心平气和地说“骆淇,你是自愿的,我没逼你,是不是。”

    他们俩个说着我不能一时理解的话,川哥站在旁边,抓住了要冲上来的骆淇,说“他不是一个人来的。”

    “我管丫的!”骆淇还是要冲上来。

    忽然,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人,我立刻再也无法转开视线,是樊宇!

    他的眼光里,是惊诧,是悲哀,是哀求,似乎,还有别的什么,我不知道。

    他一丝不挂地在**,慢慢向床头退去,他一直喊着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他的嗓子已经哑了。

    有一个人背影进入了镜头,他慢慢把自己身上的衣服除去,一件一件扔在旁边。然后,他也全身赤囧,他欺身到樊宇的前面。

    樊宇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他直愣愣地看着他眼前的那个人,他嘴在颤抖着,他对着那个人说

    “骆淇,别这样,出去,别这样。骆淇…”

    我的脑袋在那一刻像被劈开一般,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好疼。

    樊宇的眼神,让我好疼!

    我猛地转向骆淇,不知为什么,我想打死他。

    骆淇眼睛直直地看着屏幕,一眨不眨。我不敢再回头去看。忽然,我听到‘啊’的一声嘶哑的叫声。我看到川哥别开了头,骆淇还是直直地看着屏幕,我的手攥成了拳头。

    秦庄的掌声传来,他笑着“完美,真是完美。樊宇果然是对自己喜欢的人才会这么服帖。”

    他这句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眼光猛地转向了他。

    秦庄看着屏幕轻松地说“我要做买卖的,他那样的,对客人肯定会像疯狗一样,怎么可能帮我赚钱吗。还好啊,他对他喜欢的人果然不一样啊。还有咧,被自己喜欢的人嫖了,以后就好办了,是吧,再让谁上不一样啊。”他说着,转向骆淇“得谢谢你啊,骆淇。”他冲骆淇眨了一下眼。

    骆淇已经被惊得一脸呆滞,好不容易才说出几个字

    “你说他,喜欢谁?”

    “你啊,笨!张桥没跟你说?”秦庄又看屏幕“也是,张桥那么喜欢的人,不喜欢他,多搓火啊。就算丫是个情圣,也不能这么把自己的爱人推向别人吧。”他又回头,对着我们“张桥是情圣哦,你们别不信。他从来没碰过樊宇。哈哈,笑掉人大牙吧,哈…这么说来啊,骆淇,你还真赚了,你给樊宇开的包啊!”

    我感觉身体被什么抽空了,空了,这个身体似乎马上就要飘起来,不归我管了。

    我扭向液晶屏,那里面,樊宇的双腿被骆淇弄弯,骆淇在那里发狠一般地运动着,一下又一下,樊宇不停地摇着头,眼泪横飞。

    屏幕上一阵雪花。

    然后,画面又出来了,樊宇一个人躺在雪白的大**,他微睁着眼睛,脸上没有表情,可是,我看到的是一个绝望的画面,令我,也许,也令骆淇。我看着他时,他似乎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他只是像柱子一样戳在那里,睁着绝望的眼睛看着屏幕,看着屏幕上的樊宇。

    有人走近了樊宇,竟是秦庄。他用手托起樊宇的脑袋,小声说“以后要乖哦。”

    然后,他突然慢慢吻上了樊宇的嘴,他的吻是温柔的,但是,同样让人窒息,我看到樊宇的胸脯越来越强烈地起伏着。

    樊宇始终微张着眼睛,眼泪又不断从眼角滑落。

    我再也无法忍受在胸腹间那么憋闷的感觉,我冲向秦庄,狠狠地给了他一拳!

    秦庄被我的一拳打蒙了,也许,他好久没挨过别人揍了。他仰在沙发上,已经有两三个人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冲了出来,依稀就是那天把樊宇带走那几个。我已经什么也顾不得了,我对着秦庄喊

    “把樊宇给我交出来!”

    秦庄摸了一下嘴角,竟然制止住了要教训我的胡威他们。秦庄对他们边摆手边对我说

    “我多少年没挨打了,你敢打我?还敢打我的脸?”

    我狠狠地盯着他,继续说“你把樊宇交出来,不然,我报警掀了你老窝!”

    “哈哈哈…”秦庄狂笑“你报警?你有没有搞错啊!”

    川哥突然走上来,秦庄瞄着他,川哥说

    “你想干什么啊,秦庄?兜这么一圈子,到底想干吗?”

    吕秋慢慢走到骆淇身边,骆淇脸色灰败地站在那里,吕秋的手攥了攥他的胳膊,给他力量。吕秋说“骆淇,别这么轻易相信秦庄的话,这不是樊宇第一次和他接触!”

    骆淇的嘴唇好像在颤抖,他什么也没说出口,只是慢慢摇了摇头。

    秦庄看着一屋子人,笑得很开心。

    “秦庄!为什么这么做?!”川哥继续问他。

    秦庄看着自己的手,看完了正面,看反面。

    “最讨厌你们这票人!”秦庄说“妈的自以为是,干得什么正经买卖?屁啊!不逼到什么份儿上,谁不会假清高?到真出了事儿,你们丫挺的又都躲到哪儿去了?张桥丫就算不跳楼,也他妈的必死无疑!他得绝症了!你们呢?谁知道?自以为是他好哥们儿,好兄弟,放狗屁!”

    秦庄在这个晚上,带来了太多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这下,他又放了一个大炸弹!

    川哥的脸色都变了形,他逼进秦庄问“你说什么秦庄!?”

    “听不懂人话么?张桥得绝症了,早晚得死!”

    川哥说不出话了,我看到他慢慢向后退了一步,秦庄的脸上不再有笑容,冷漠地审视着他。

    “海川,这里面,只有你知道我和张桥的事儿吧?嗯?张桥愿意和你们走到一起啊,干正经事,是不是。对了,我是去卖了,我活不下去了,赚好赚的钱,不也是能生活得无忧无虑?他凭什么就看不上我了?嫌我?那以前呢?以前住那种烂地方,俩人一天只吃一顿饭的时候他腻着我,俩人爱的要死要活的。我出去卖了,就变了?他说他喜欢干净的东西?干净是什么?要是活着都有问题,再他妈的干净也得腐烂!”

    秦庄的脸越来越yin沉。

    “好哇,他不是愿意做他干净的事业吗?跟你们这群人混吗。混吧,我看他混出什么好?他说退股的时候,你们不是很痛快地就跟他拆伙儿了么?这就是兄弟,纯洁的兄弟感情,对吧?他为什么退股你们知道吗?因为我找了人,准备挑烂你们这个摊子!他多有骨气啊,就那样也不愿意跟我再在一块儿,反而跟你们划清界限了,真他妈牛!”

    在这些真相一点一点揭开的时候,我看到了崩溃着的海川和骆淇。

    “哦,差点忘了樊宇。嗯,不错,他相当地干净,清澈,透明,总之什么好词儿张桥都可以用在他身上。我就烦他这点,干净不是,那把他弄脏不就得了?于公于私,我都应该找他,他到我那里,绝对会红的呀,是不是。别看那帮人都是来嫖的,可他妈的偏偏就喜欢纯情的,操!”

    “后来我发现,有趣啊。我一找樊宇,张桥就急,真好笑。他把他当什么我一直没搞清楚,天天守在身边,却碰都没碰过他,真的跟我玩纯洁的兄弟情呢?后来我才知道啊,原来他知道樊宇喜欢骆淇你啊!他还跟我说,秦庄你别搞事了,樊宇不会喜欢我,我只把他当弟弟,我别的做不了,我只希望他是我一个干干净净的弟弟。他就喜欢罩着他,怕他被别的东西弄污浊了。你们以为他这么说,我就算啦?问题不是樊宇喜欢不喜欢他的问题,是他,他妈的这么对樊宇,恶心我呢?!”

    “接着,我听到一个传言,说樊宇去我那儿卖了,这传言怎么出来的我不知道,不过好啊,看张桥气死了事吗。他不是喜欢干净的东西么?他不是因为我去做MB把我给踹了么,那这个樊宇早晚也得被他给踹了。我接长不短地去找樊宇,然后我问张桥,怎么样啊,你那一尘不染的弟弟?在我这儿红着呢!张桥还死活不信,他说他信得过樊宇。我听了那话只有一个想法,我就算破了我的招牌,也要把樊宇弄上客人的床!那时,你知道张桥干什么么?想用警察整我!你们知道什么结果么?就是我让他在警察局待了15天,出来的时候,他连人样都没有!跟我斗,他早就不是对手了!早就不是啦!”

    说到这里,秦庄不知道为什么狠狠地踹了桌子一下。

    “他蹲班房地时候,樊宇来找过我,我说你去卖吧,去卖我就把张桥捞出来,他转身走了。后来听说他跑到公安局闹事去了,然后,张桥倒是出来了,小丫挺地给关进去了,哈哈。”秦庄似乎恢复了常态开始笑“按说,我没必要跟谁这么叫真儿,也没必要因爱生恨,我现在有我自己的活法,虽然那是堵在我胸口的一团鸟气!可是你们知道么,那之后,张桥居然找人杀我!我要弄死他易如反掌,可我不能让他走的那么容易。然后,老天开眼,他居然得了绝症,那个时候,他一直都没干什么,也没什么积蓄了,樊宇那小子好像在外面找工作做,也不会有多少,要给他做化疗还有手术,需要不少钱,而且他的病不能拖,越拖越死的快。我把樊宇找来说,我会给他钱治病,他要做什么,他应该知道。没想到,这一次,樊宇答应了,他在合约上签字的那天,我给张桥打电话,张桥在电话里面疯了似的,樊宇对着电话哭,他说哥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然后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樊宇就对着电话大叫大嚷。然后发了疯似的奔了出去。后来,我才知道,张桥跳了楼!”

    当说到秦庄的话嘎然而止,他回头盯着骆淇,又看了一眼川哥。

    “丫得了病,出了事儿,都不会找你们,你们还他妈的算什么狗屁朋友?!”他盯着川哥“当初,你是不是也劝过张桥别再跟我混在一起?是你吧?瞧不起我?你不知道我不管做了什么都还喜欢张桥吗?!你个混蛋王八蛋!”

    川哥什么也没说,他的脸上都是悲痛。

    “现在,他死了。死了也好,死了干净!”秦庄声音激动着“我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他不让我动樊宇,我偏要动,樊宇这个不要脸的,居然还给我喜欢别人,那么,就让这个人来收拾他!你知道我多高兴吗骆淇?配合真好,咱俩得得个什么最默契奖之类的!”秦庄突然站起来,环视了我们一下,忽然满意地笑了“OK,感觉不错,你们的反应正和我意。”说罢,他向外走去。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他忽然对我说

    “展晖………你今天打了我的脸了,我记着呢。”然后他准备向前走。

    “喂!”我叫住他。

    “嗯?”他回头看我,皱着眉头。

    “一切你都满意了,樊宇交给我!”

    “你不讨厌脏东西啊?”秦庄问。

    “他不脏!”我回答。

    他审视着我,我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他直直地看着我。他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

    有那么一刻,他有点失神,但是他很快恢复了常态,带着魅力的笑说

    “小朋友,别太幼稚,他和我签了约你忘啦?”

    “去你的约!他既没用你钱,也没欠你什么,你说什么合约!”

    “他不欠我么?”秦庄反问我“他欠我一条命,张桥的命!懂吗!!”后面两个字,他突然发了狠!然后他破门而出。我被他后面的三个人拦在门口,我看见他坐上一辆大奔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脸在灯光下,他的眼睛里犯着水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