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作品:《你流泪时我会哭

    16

    秦庄对张桥的爱已经到了一个绝境,一个死胡同,一个悬崖,但是,他不打算自己跳,而是拉上所有人。他对樊宇无理由的憎恨,让他失去了理智。我不知道当初他对张桥爱到什么程度,又为什么会去做张桥所不能忍受的事情。就这一点,我不能说他对或错,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如何生活的权利,但是,在你做出一些选择的时候,必然会失去另一些东西,如果秦庄不能承受,只能说他太过贪心!

    我看着秦庄目空一切胜券在握的样子,心里有火。如果说我曾经对他还有一点点同情,因为他放了樊宇而有一丝丝感激的话,如今,全都变成了愤怒!

    我对秦庄说

    “你有什么权利让别人替你赎罪!如果不是你选择出卖你自己,你不会失去张桥!就算没有樊宇,也会有别人,张桥喜欢的人!你自己害死了张桥,埋了你们的爱,没留一丝机会!你凭什么让别人承担!凭什么!”

    他的脸色有点变,瞪着我。

    我继续说“我对樊宇太好了是么?我会对他一直好!你不用威胁我,我不怕!因为我和他都不会像你一样,一边要爱情,一边去背叛!秦庄!天下没那么好的事!没错,你现在什么都有,如果这样你就可以对付一些完全没有实力做你对手的人,你可真是厉害!太厉害了!”

    秦庄盯着我,起初没有说话,然后突然掏出电话,按了几个键,然后把手机贴在耳朵上,他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我,我知道,我戳到了他的痛处。

    “樊宇啊~~”

    他的声音又阴阳怪气起来。我一惊!

    “我呢,现在正在跟展晖在一块儿,我跟他谈生意呢。什么?有什么跟你说?好啊。我先告诉你我一个底线,你给我听着,你和展晖,有一个要帮衬我的生意,当然了,两个一起,我更欢迎,听见没有?什么?好啊。没问题。我早跟你说了咱俩没完,你以为你消遥快活了,能和小爱人比翼双飞呢?做梦呢吧你?好啊,既然如此,见面再说吧。”

    秦庄挂了电话,看着我笑。

    然后咂嘴,惋惜地摇头“你看看,搞成这样,何必呢?”

    “樊宇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啊,还不是要跟我谈谈。和张桥那次一样。你怎么着?找一个高楼先待着去?”

    “秦庄,我×你妈!”我的拳头抡过去,又打在他的脸上,打的他嘴角出血,他却开始变态地狂笑“哈哈哈……顾展晖你真的是不知道死!”他突然猛地站起来回手就给了我一拳,那力道相当大,我摔在旁边沙发上。

    “哎哟~”他弯下身“你看看,这戏没法拍了,脸肯定肿了。”

    我蹿起来,他像变戏法似的隐去了笑容,眯着眼睛说“咱们今天先到这儿,改天,来个□□,哈?”

    然后,他拍拍手,走了出去。

    我追出去,大叫“秦庄你给我站住!”

    他回头,挑着眉毛“怎么?”

    我呼了口气,“请你放过樊宇。”

    他瞅着我,忽然伸手捏住我的下巴,被我一下打开。他吹气在我脸上,然后慢慢说“不,行。”

    我打樊宇的手机,起初通了,但是没有人接。我再打一遍,手机关掉了。

    我有种要疯狂的感觉。这种疯狂,不同以往,我只想看见樊宇,把他守在身边,一刻也不能让他远离。

    我打川哥的手机,让他把骆淇的电话告诉我。川哥听出我口气中的焦急,问我出了什么事,我跟他说以后再说。

    骆淇的电话通了,我几乎是喊着说“骆淇!”

    他知道我是谁后,问着,有事么?

    我问他樊宇是不是在他身边,是不是还在雾灵山,他说是啊,刚到,正安顿。我心里踏实了一下,让他找樊宇来听电话。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说,你等着。

    我听着嘈杂的背景音,骆淇问了很多人,樊宇在哪里?樊宇在哪里?

    没有人有答案。也一直没有传来‘展晖哥’这个声音。

    我体内像有只张牙舞爪的野兽。

    骆淇已经预感到什么,他问我“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一定要找到樊宇,然后看着他,听到没有!”我说。

    “秦庄?”骆淇很聪明。

    “是。”

    然后我听到骆淇嘶哑地叫“快找,把樊宇找回来!”

    我给秦庄打电话,他接了,但是,我说什么,他都只是说“我现在特别兴奋,别打扰我的好兴致!”

    然后,他也不再接我的电话。

    我去了他的那个巢穴,除了依旧歌舞升平,不见秦庄,我蹿进他的办公室,也没有人。”

    我问遍周围所有人,他们都对我摇头。

    再打樊宇的手机,仍旧关机。

    我问川哥,问吕秋,问骆淇,所有秦庄可能出现的地方。

    依照线索,去找,然后失望而归。我满头大汗,脸上也肿了起来,奔波在夜色中,像困兽!

    川哥和吕秋似乎也在帮忙找,但是,都一无所获。

    我不知道前面等待我的是什么,等待樊宇的是什么。我只知道我很后悔。

    后悔我不该在顾忌面前低头。

    骆淇奔回城里,他一直跟我联系,也找遍了他可以用的关系。他跟我说“我不会让樊宇出事的。秦庄就算故技重施,我也不会让他得逞的!”

    我丝毫得不到安慰。

    然后我想到了家里,也许,樊宇会奔回那里的。

    我跑回家里,并没有人在那里,东东在院子里玩耍,似乎也没有预感要发生什么事情。

    我瘫坐在院子里,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走,只是不停地拨着樊宇的手机,还有秦庄的。

    我不知道这样的时间有多久,然后我听到‘嘭’的一声门响。有人从大门冲了进来。我站起身,难以置信而惊喜地看着冲向我的樊宇,他几乎是扑着抱住我,我在那冲力中向后退了一下,然后也搂住他,他的手把我揽得紧紧的,什么也不说,只是紧紧地抱着我。

    “你去哪儿了,我一直找你!”我说。

    他忽然哭了,泪流满面。

    他抬着眼睛看着我,说“展晖哥,我喜欢你。你别讨厌我。我必须跟你说。我喜欢你。”

    我张了下嘴,没有说出什么。

    他哭着说“你要帮我照顾东东。”

    我一听这话,就有种不祥的预感,我说怎么了樊宇?秦庄他对你做了什么?

    他看着我,忽然嘴角向上弯。他说“没事了,展晖哥。没事了。”

    “怎么啦?!你答应他什么了?!”

    他摇头。忽然用手攥住我的胳膊。他不说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展晖哥,我最后一次哭,以后再也不哭了。”

    “樊宇!”

    我的预感越来越不好,我感觉这次出了什么大事。

    门又被打开,骆淇冲了进来,看见樊宇,他的眼神好复杂,他看见樊宇后,脚步反而放慢了,他对着樊宇说

    “是不是真的?”

    樊宇点头。

    “你疯了?”

    “怎么了?”我忐忑地问。从他们俩的表情,我知道我的预感是正确的。

    骆淇要说话,樊宇挡了他一下,他对我说“我给了秦庄一刀。他可能,会死。”

    我的脑袋差点炸了。

    骆淇却突然拉着樊宇的胳膊,向外扽,“快跟我离开这儿,躲起来再说。”

    樊宇突然执扭地站着

    “不,我不会走的。我承担一切!”

    “樊宇!”

    这个晚上,闯进那个大门的人太多,当我看见有警察从那里冲进来的时候,当我看见樊宇举着手说,他就是樊宇的时候,我感觉大脑被什么东西融化了,我不会思考,不会动作,只能眼睁睁地看见警察给樊宇带了手铐,他有些纤细的胳膊被反背在身后,被押了出去,上了警车。东东一直在狂吠,樊宇跟它说“东东,别叫。”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一个我不曾认识的樊宇,那么坚定,那么义无反顾。

    院子里,只剩下我,和骆淇。骆淇呆立着。我们都没有想到,平时那么乖巧的樊宇,会做出这些举动。

    骆淇忽然笑起来,“樊宇真傻。”但他的脸上都是沉痛。

    我还无法恢复我正常的思维。

    “我会把他弄出来的!一定会!”向再对自己发誓,骆淇走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