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等我,娶你!

作品:《武圣教师

    秋冬交替时节的夜色已深,风中夹杂着徐徐凉意,万籁俱寂,街道上再也看不见熙熙攘攘的人群,留下来的只有落寞的凉风扫落叶,微亮的灯光照在宽阔的道路上,千家万户早已酣然入眠。

    抬头望着前方一片黑暗映入眼帘,萧傲天站在阳台上始终无法入睡,脑中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仿佛做梦似的,情不自禁的嘴角微微上扬,脸上的喜悦溢于言表。

    “怎么还没睡?”

    萧傲天侧着脸看着满脸惊诧的萧若水,如今两人关系已经捅破那层纸,萧傲天不等萧若水任何反应,迅速的将她揽在怀里,含情脉脉的轻声道:“想你想的睡不着!”

    “贫嘴!”

    萧若水没有任何反对,任由萧傲天搂着自己,她的脸紧贴在萧傲天的胸膛上,听到萧傲天调戏之言,萧若水的脸不争气的红了,嗔怪的瞪了一眼,心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贫嘴了?”

    望着近在咫尺的俏脸,那精致的五官都让萧傲天心猿意马,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萧若水身子顿时僵硬了,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再次四目相对,两人均是沉默不语,此时无声胜有声。

    萧傲天的心跳加速的声音萧若水知道,萧若水的脸红如潮的羞涩让萧傲天更是情难自已。接下来,萧傲天也没任何动作,两人仿佛一对恋爱许久的情侣一样,默默地享受着此时的宁静与温馨。

    “姐,你说这是不是梦?”

    萧傲天轻声细语,目光再次望向萧若水,而他早已习惯这个称呼,就算两人关系确定一时也没办法改口。萧若水听到萧傲天如此称呼自己,嗔怒的说道:“或许是梦!”

    “如果是梦我宁愿永远不会醒!”萧傲天接话道,“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最重要也是最特殊的那个人,无论我身在何方始终惦记着你。因为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你守候在我身边。”

    “当年我离家出走在那里生活十年,每当我坚持不住的时候,脑中始终都有你的笑容,也是因为你的存在让我一次次的度过危险。那些年我很想早点回来见你,奈何身不由己。”

    萧若水静静地听着萧傲天说着,她何尝不是同样的心思。在夜深人静时,第一次互述衷肠,萧若水也是第一次听见心爱之人的心声,而她在关系挑开时也暗下决心与萧傲天相伴一生。

    如果萧傲天真的迎娶薇薇安,萧若水决定一辈子不嫁人,永远将心中的那份爱藏在心底。因为对她而言,这是无法割舍的感情,超越一切的存在。纵然孤独终生,也心甘情愿。

    听着萧傲天提及那离家的十年岁月,萧若水心中不忍,湿润的眼眶,轻声问道:“在那里是不是过得很艰难?”

    “有你在任何地方都不艰难!”

    萧傲天淡然一笑,曾经的艰难都已经过去了。失落世界的十年对他而言真的是地狱般的日子,每时每刻都在战斗中度过,稍有喘息的时间也顾不得其它,只想着要活下来。

    萧傲天说得轻松惬意,萧若水去知道要是那里真的那么容易存活,又怎么会这么多年国家的力量都无法踏足分毫,只得保持警惕的状态,她无法想象生活十年的萧傲天到底经历什么样的苦难,每当想起她的心就会很痛。

    萧傲天不愿意过多提及那十年里到底发生什么,也不愿过多说起曾经的经历,他不想自己心爱之人伤心难过,轻轻地擦拭着萧若水脸上的泪花,温柔地说道:“姐,十八岁的生日那天对我是喜忧参半。”

    萧若水惊疑的看着萧傲天,在她看来要不是那一天得知真相,萧傲天也不会承受不住打击而离家出走,眼含泪水的问道:“喜的是什么?忧的又是什么?”

    “喜的是我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忧愁的也是这个。”萧傲天感慨地说道,“在我心里父亲就是唯一的,母亲也是唯一的,得知真相确实无法接受。当我想了许久却释然了,虽说不是亲生父亲,仍然也是父亲,而且对我来说也不见得是坏事,因为我可以去追求自己想要的。”

    “你想要的是什么?”萧若水费解地问道。

    “想要与你在一起!”萧傲天说出让萧若水震惊的话,“自我记事以来,你对我的关心与照顾始终都记得,曾经我不止一次说过要娶你为妻。那个时候爸妈都以为是玩笑,而且爸严厉的批评说我有悖伦常,倒是妈听完很高兴,最后我记得是老三替我挨揍的。”

    萧若水哑然失笑,她也想起当年那个时候萧傲天只有六岁,而自己已经十岁了,萧乾只有四岁不到。萧傲天信誓旦旦的大声宣布自己是他的老婆,被父亲一顿训斥不说,连带着萧乾被莫名其妙的打了一顿,还记得萧乾那个时候委屈极了,他没说话也被打一顿,放在谁身上都不好受,“我记得老三那个时候委屈极了,还跑到妈妈怀里找安慰。”

    回忆曾经的往事,两人都笑得很开心。与此同时,在身后偷听的两人也是忍俊不禁,不过却死死地捂住嘴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萧锋看到妻子看自己的眼神,老脸一阵通红,要不是萧傲天提及他自己都忘了这事,现在想想萧乾自小没少挨过打,而且还都是莫名其妙的被揍。

    “那个时候爸说的话我还记得很清楚,说我们是姐弟乃是亲人,不能有悖伦常,那是天理不容的。”萧傲天浑然没发现躲藏身后的两人,一如既往的说出心里话,“于是我将这份感情隐藏在心里深处,然而有时候感情深埋心底一直压抑之下却始终无法说出口,加上得知真相后彻底将我压垮。”

    萧若水柔情似水的望着萧傲天,她真的不知道他那么小的时候就对自己有想法了,而且这份感情与自己一样,一直隐藏在心底深处这么多年。或许感情真是公平的,当失去了一些时就会得到弥补。

    “当我想通以后,我发现自己与你的差距太遥远,无法与你相配,尤其是未来的岁月里肯定有人会追求你。”萧傲天紧握住萧若水的手,深情地说道:“为了能与你相配,也为了击败那些追求者,我决定离开家去选择走我自己的路,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足以与你相配。”

    萧若水听到当年萧傲天离家出走,仍然心有怨言,厉声质问道:“为什么当年你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离开了?如果十年里我真的嫁人了,那又该怎么办?”

    “谁说我没留?”萧傲天皱着眉头,大惊道:“我明明写有字条啊,你没有看见?”

    “在哪里?”

    萧若水愣住了,萧傲天写有纸条,为什么自己没有看见,而且父母也没有发现,听到这里偷听的两人也懵了,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事。如果看见了或许当年洪艳也不会带着萧若水离开家,那将会是另外一种结果。

    “我写了两份,一份是给爸妈的,还有一份是专门给你!”萧傲天没想到自己留下的字条居然没有看见,难怪他回来以后发现整个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他也是担心父母担心这才留下字条的,让他们不必担心,谁想到最后居然没有人发现。

    洪艳闻声直接从身后冲了出来,激动地问道:“还记得放哪了吗?”

    萧锋也是满脸尴尬的走了出来,他也没想到妻子会突然冲出来,这下倒好两人主动承认自己偷听悄悄话,不过也十分激动。萧若水看见爸妈陡然出现,急急忙忙的从萧傲天怀里出来,满脸通红的站在那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着实让她尴尬。

    “就在相册里啊!”萧傲天也被吓了一跳,仍然镇定自若的说道:“一个字条是在全家福的相册里,还有另外一张在姐的相册里。”

    萧傲天之所以放在相册中,也是因为刚好相册就在自己的房里,看着全家福的相片一家人笑得很开心,还有单独的相片。萧傲天决定离开以后,就将那张全家福相片以及萧若水的个人相片拿走了,而字条就替代原本相片的位置。

    “相册呢?”

    洪艳记得相册之前是她收拾的,后来搬家来到这里以后就是萧若水整理的,萧若水心里一惊连忙回到自己的房间内,找到衣柜里一个密封严实的木盒,急忙忙的打开,翻找萧傲天说的相册。

    当初萧傲天离家出走以后,洪艳带着萧若水离开时将所有的相册全都带走,萧傲天回来以后也发现家中的相册没了,只有墙上挂着的相片,他以为家人已经看过了,如今看来根本就是自己一厢情愿。

    “找到了!”

    萧若水喜出望外的找到萧傲天提到的那本相册,其中全家福的相片确实少了一张,而失去的这张相片正是家中墙壁上挂的原版,那个只是放大裱起来的,的确是有一张字条:“在我心里您们就是我的父母,无人可替代;请恕我无法完全接受这样的真相,我决定离开家一段时间,勿念!”

    萧锋、洪艳两人均是苦涩的笑了笑,他们要是早知道看见字条又何止于此。与此同时,萧若水也找到了萧傲天专门留给自己的字条,寥寥数字一眼就看完了,那脸上写满了幸福之色,又迅速的将字条拽在手里就像是心爱之物一样,脑中浮现出刚刚看到的字:“等我,娶你!”。

    仅仅四个字却代表着十年前萧傲天就已经对她表露心迹,等他回来的那一天就会正大光明的迎娶自己过门。然而回来以后再相见,彼此都没有捅破这层纸,或许在下萧傲天心里认定自己是拒绝,这才望而却步。

    瞬间萧若水的眼睛又红了,要不是薇薇安挑明关系,或许两人就真的错过,那绝对抱憾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