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零八章 国色天香

作品:《寒门凤华

    又多花了两贯钱,才得了这样一小间休息室。

    柳阿婆是节俭的人,又不像柳氏和刘千里一样如今还有挣钱的能力,也就更心疼钱了,见他们自来了洛阳后,吃住行样样花钱如流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实在没想到看个牡丹花也要花上好几贯,简直心疼得没法了。

    为了值回这个钱,柳阿婆用了白马寺的免费斋饭,就直呼不累,要去赏牡丹花。

    可柳阿婆眉宇间明显就是掩不住的疲惫,现在又是正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哪能让柳阿婆出去,刘辰星无奈又好笑,本来是想下午去牡丹园凑热闹,看来这下是真得去参加比试了,遂把牡丹园下午比试的事说了,着重描述比试获胜者可得一盆价值不菲的牡丹花。

    听外孙女这样一说,又一想外孙女可是全国第一位女状元,外孙也是出类拔萃的新科进士,兄妹二人的确很有把握赢得比试。

    想到那价值不菲的牡丹花,应该能抵消一下外孙女和外孙的开销,柳阿婆这才听了劝,任女儿柳氏把厢房的屏风打开,自己在屏风后的草席上躺着休息一下。

    人年纪大了又累了,就容易打呼,柳阿婆还说自己一点不累,要强撑着去赏花,结果一沾草席到头就睡,微微的呼噜声就传了出来。

    在竹编的简易屏风外,想到柳阿婆刚才的坚持,刘辰星和柳氏不由相视一笑,方才轻手轻脚退到窗口旁。

    既然向柳阿婆拍了胸脯,一定要努力取胜,就不能应付了事。

    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只有了解清楚了,才能做到成竹在胸。

    刘辰星就让了柳氏和刘千里在香房的窗口坐着休息一会儿,又说白马寺有朝廷背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婉拒了刘青山和刘青海不放心跟着一起去的好意,她便一个人出去详细打听下午比试的事了。

    这会儿大概是正午十二点的样子,阳光炽烈,才在太阳光下面站了一会,就感汗流浃背,也不知再等半个月端午过后,这个夏天又有多热。

    天气热了,又是爬山又是上香拜佛,香客们大多累了,还才吃了午食,不免生了些困倦,大家都开始在香房里休息了。

    原本刚过来时还不断有说话声传出的香房,此时已是一片安静,别说遇见一个小沙弥了,连一个人影也没有。

    想到牡丹园就在不远处,稍候又有噱头十足的活动举行,牡丹园里应该有寺庙的僧侣,刘辰星就直接凭先前与小沙弥交谈问来的牡丹园位置,独自走了过去。

    单独的香房聚集地已在寺庙深处,牡丹园还要沿着长林古木往里走。

    四下古木参天,树冠繁茂似要高耸入云端,白晃晃的阳光被如云的树冠遮挡,只有些许光速透过枝桠照了进来,投下一地斑驳的光影,树荫凉意不觉而生。

    又少了游客们的喧嚣,白马寺也渐渐有了古刹的肃然幽静。

    人走在这样的林荫小径之间,心也随之沉静了下来,刚才因为炎热生出的那一丝烦躁也散去了。

    林间散步般徐徐而行,不觉就来到一个四周无外墙,只有一个草棚搭的门框前,抬头一看,上面正书着“牡丹园”三字。

    这就是目的地到了。

    “牡丹”二字一贯与富贵繁华联想在一起,时人又素来追捧繁华之物,这里倒是截然相反。

    就不知道是故弄玄虚博人眼球,还是真的另有一番含义在内,刘辰星不予置评,只左拐转入了这架宽丈余的牌坊内。

    牌坊后面依旧是长林古木,只是又生出了两条林荫小径,曲折盘旋的呈坡状延申。

    就如婉拒阿兄和堂弟陪同的理由,这里到底是有官方背书的寺庙,应该不可能会有什么危险,刘辰星随意择了一条小径,就往上爬山而去。

    不过才走了十来步,只见小径两旁的林间遍植牡丹。

    她对牡丹花并无多少了解,但见两旁牡丹花色众多,想来是品种繁多,黄、绿、肉红、深红、银红等各色牡丹争艳而开,花朵大又芬香袭人,倒真不愧“国色天香”一美誉赞之。

    又因随意生长在路旁,没有花匠将它们枝叶精修细剪,与印象中需要精心呵护的人间富贵花大相径庭,虽失了一分精致,却又添了一分自然野趣。

    蓦然地,刘辰星明白了为何牡丹园的牌坊如此朴素,但却与这里生长的牡丹花格外契合。

    都说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

    白马寺的牡丹,又何尝不是?

    不过这也得有赖于洛阳的地脉,天生适合牡丹花生长,才能让这些一看就是野生野长的牡丹花开得如此鲜艳多姿。

    一路欣赏牡丹花而行,路上仍未遇见一个人,从出门到现在都已经走了大约一刻钟了,这还不如去斋堂问情况,可是都走了这么久,没有返回去的道理,刘辰星只当自己提前赏花了,继续往前走。

    果然行百里半九十,才生了懊悔之意,坚持走下去没百步,便到了一个平坦坡地,大约有两亩的样子,正中有一个茅草亭,七八个僧侣正在茅草亭前布置,设案置席,应该是为了下午的比试设置场地。

    坡地算是在半山腰,一半有林荫,一半却是坡下去,午间的阳光大片照射下来,无遮无掩,僧侣们热得满头大汗,见刘辰星这时过来,诧异了一下,又见刘辰星容貌是少见的姝丽,一举一行也尽是透着一股书香清气,尤其眉眼之间清正有神,绝非一般的小娘子。

    他们被安排来布置笔试现场,都非普通的僧人,至少有一定的学识在,这一见刘辰星就知道不是一个寻常读书娘子,这会儿又累又热,也就没多思索,直接手指继续往上走的林荫小径,道:“你是来看今年的极品吧,就在上面,有什么问题你上去问就是。”

    操着官话一口气快速说完,就又埋头开始在矮案上摆设笔墨纸砚,一副不愿意被打扰的模样。

    如是,刘辰星都到了嘴边的话只能咽下,抬头看了一看继续上去的路,想到上面有珍品,正好先一睹为快,遂也不打扰对方,径自沿小径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