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合·漳河决战 第八章 战与和 下

作品:《颠覆晚金

    “好一座奇险的娘子关!”

    高俊立马于山头,望着远处的要塞,不由得发出感慨,娘子关依山夹河,地势险要,真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元裕之曾走访河东奇景,每与我说起河东险要,那时我还没什么印象,如今一见娘子关,才知道言语所说不及其雄伟之万一。只可惜这寨墙修得不算好,如果让李冶先生来修,怕就真是金汤险固,万夫莫开了。”高俊信马由疆,和几名将领在山头点评远处敌军的要塞,娘子关确实地形险要,只有这一条山路可通,面前又有一条河流,十分不易攻打。

    但是营寨除了寨门周边的关口是石砖之外,向两侧山脉上延伸的寨墙完全是木质,越靠近山上,则寨墙愈显低矮,如果光军能绕到两边冲到寨墙上,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当然,绕道两侧山头本身就极耗费体力和精力,而且,在陡峭的山上往下走也并不容易,娘子关这样的布置从资源优化角度来讲没什么错误。高俊也不想在战争的第一个阶段就浪费人力,眼下炮兵还没有跟上,步兵不宜强行攻城,应该另想计策。

    “我们这些日子一直盯着娘子关,敌军不断增兵承天寨等各处,守军不下六七千人。而且,后面的几座山头上也都存有兵马,娘子关两侧山上也各自有数百敌军。”像高俊介绍情况的是荣耕哲,当初他被李铭派出去挑动冀西人民反抗,为漳河决战的胜利立下大功,但是随即他就立刻率军向西进入太行山中,招纳各路义军,为即将的河东战役打前哨,此时,他的军队虽然没能攻克娘子关,但已经渗透至前后十几个山头,源源不断的提供准确消息。

    “守军真不少啊,如果我们能够夺取此处,甚至全歼守军,蒙古人必然丧胆。”

    将领们都是刀枪上杀出来的,越是提气的话越爱听,已经成为全军事实上的总参谋长的徐规立刻思索起来,提及参军们已经做过几种提案,请太尉一一评价,看看哪些方案最适合应付眼前的状况。

    一群将领回到山下光军营寨,前几天,光军前锋部队通过浴血奋战,夺取了娘子关前的几座山头,消灭蒙古傀儡兵马两千多人,此时战场上依旧血迹未干,大家从战场经过回到营寨之中,徐规立即从档案室取来几份参军们早就编制好的娘子关攻打预案,最早的一份甚至是两年前就编写好的。

    作者原来是袁田实,高俊早就对此人有些印象,仔细一查才发现,七个预案当中有四个是他写的,时间越靠后编制越详细,但整体思路依旧是绕后吸引敌军注意,然后分段打击。

    袁田实一针见血的指出,河东战场不能成为光军的消耗战,应该尽可能的利用敌军凭险恃固的心理,集中力量去一个个攻打孤立的山头,将敌军尽可能的消灭在不同的营寨内,避免他们互相策应。

    而在具体的娘子关问题上,他则画出草图,指出从西面进攻娘子关远要比从东面进攻容易,所以敌人一定会在后路上布置重重兵力,防止光军部队绕后偷袭。而光军正应该利用这种心理,采取小部队在敌人后方制造混乱,大部队趁机强攻夺城的方法。

    后面还有详细的兵力配置预案,高俊一一看过,这都是基于北伐前太平军兵力所制定的,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高俊手上能打的牌比这多得多。

    “既然他能依据太平军时期的兵力制定出完善的预案,现在的光军当然能够夺城,袁田实现在已经被下放到步兵里面当统制了吧?把他叫过来。”

    袁田实听说太尉找自己,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急忙跑到中军帐中,果不其然,高俊把他的预案夸奖了一番,并让目前的作战参军丘真率领参军团队们重新依据现实条件完善该预案,还要袁田实的部队打主攻。

    袁田实激动不已,立刻和丘真商量起来,两个人嘀咕了好久才最终敲定作战方案,大体上与袁田实原本的计划相似。

    先派出一支不到一百人的小分队想办法潜入娘子关后放火,吸引敌军的注意力,然后正面部队分三个方向突击,左翼率先攻打敌军的右翼寨墙,这边地形稍微开阔一点,很容易吸引大部分敌军的防御。

    随后中路在仅有的两门火炮掩护下攻击娘子关正门,应该能牵制住剩下的敌军所有的兵力。

    最后才是我军的杀手锏,袁田实会率领他们营的九百名步兵在右翼发动决胜进攻,这里地势陡峭,可以事先趁乱埋伏,缩短冲锋距离。

    此外,这一边的几个土包已经被光军拿下,也有利于提供支援。

    总投入兵力大约只有八千人,以敌军的总防御力量相当,按照计划,从放火到最后冲锋间隔的总时间不能超过半个时辰,这对各部队的协调性要求很高。

    然而,光军最不怕的就是这个,在过去几年时间,光军开发的通讯手段远远超过其他军队的旧有模式,旗鼓早已不新鲜。

    事不宜迟,全军立刻开始动员,高级将领得到命令,负责这次潜入任务的是龚成的好徒弟,师斥候队队正嵇胜。

    这位身手不凡的队正对此信心满满,他是河北沧州人,年轻时在家乡就以拳勇善斗闻名,射箭也是百步穿杨,是在芦苇荡之战前后加入光军的,之后便一路高升,杨妙真和龚成都指点过他。

    现在,嵇胜已经是高俊手下的得力干将,而由他主持的师斥候队也是高手云集,除去有勇敢的战士之外,还有大批精通方言、易容、便装侦查、爆破、审讯、诸般兵器的厉害人物。

    嵇胜带了两名斥候队队员,又临时接手了一个步兵都的指挥,小心翼翼的从山崖那边攀岩过去,六十名士兵人人都紧紧背着包袱,里面装了他们稍后要使用的道具。

    凌晨丑时左右,娘子关后方突然炮声大作,随即火光冲天,火势一路蔓延至关墙下面,整座娘子关一下子沸腾了,大家都以为敌军从后方发动突袭,一窝蜂的都往那里涌,守将李守忠尽管百般调度,一时间也能周转过来。

    不能责备娘子关守将无能,事实上,李守忠仅仅在十几分钟后就意识到这是高俊使诈,如果给他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足以让整个娘子关重新恢复秩序,这无论放到哪一方都已经是合格的将领了。

    但是,只有千日防贼,高俊以有心算无心,李守忠事先功课做得再多也没用,就当他还在费力的让部队重归秩序时,正面上三支部队已经先后开展了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