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合·漳河决战 第九章 正与奇 上

作品:《颠覆晚金

    “此儿长大,吾复何忧?”

    ——完颜劾里钵

    这金簪不是高俊亲自送的,他也不知道应该送到哪里,干脆委派段钟办此事,段钟打听了一下晚晴的交际,轻轻松松把她约了出来,将金簪交给对方。

    而此时,第一次交涉失败的高俊和何志也返回了运河岸边的军营,军营外面都是围观的百姓。

    当初高俊带着军兵在大名府上船的时候,就把殷有贵吓了一跳,眼前的这支军兵军容齐整,号令严明,都穿着齐整的军服,御铠甲,先是一阵刀盾兵,再是一阵长枪兵,最后是弓箭手,各色旗帜,各色军服,各色勋绶飘飘扬扬,之间层级分明,容易认识,军官和士兵之间的关系亲而不狎,行军纪律严而不酷。让殷有贵好生感叹,真是一支虎狼之师。

    运河在北清河以北的部分人烟稠密、商旅众多,附近的乡民也都是见过世面的,但是这支军兵也让他们大开眼界,大家纷纷驻足围观。但是军兵们目不斜视,按照军官的要求和少年兵们一起安营扎寨,这更让周围的人啧啧赞叹,纷纷说,从来没见过军户的兵能练得这般强,恐怕大名府、冀州兵马司的镇防军都不如。

    从人群中穿过的时候,高俊听得也很高兴,军兵确实练出来了,能让人一眼感受出不同。

    进入营寨的时候,整座营寨已经基本上构建完毕,扎营的工作由孙庭主持,把高俊的指挥旗位于中央,左右设四面大鼓,各都各队各自安营,在各都的营地里,都旗和认旗插在辕门之上,一眼就可以认出。一队十名军兵住在一个帐篷内,除此之外还有器械、柴草、粮秣的帐篷、马厩、禁闭室等等,整个营地岗哨众多,巡逻队依次而进,刁斗森严,防备严密。

    此时少年军正在进行最后的工作:挖厕所。按照孙庭的要求,厕所必须选在地势较高,砂土地质的地方,而且要离军兵使用的水源较远,等到撤营的时候用土填埋。

    关于卫生问题,高俊的神经极为敏感,上千个男人挤在一起,稍不注意就是瘟疫横行。每次扎营,因为不洗澡、随处便溺、不洗衣服而被军典承局拎出来打军棍的,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但是军兵们依旧有机会就偷懒,所以卫生问题永远马虎不得。

    绣工们的营地在整座营寨边上,而且是半开放式的,绣工们搭起帐篷,延诊周围乡民的疾病。

    这段时间以来,绣工们处理外伤的水平有了极高的进步,对于伤寒感冒的治疗能力也和这个时代的江湖郎中差不了多少,高俊决定沿途每次扎营都设置诊所,一来让绣工们练练手,再者也可以在乡民中积聚威望,日后迁移的时候好说话一点。

    高俊和何志也信步走到诊所,这里已经是人声鼎沸,听说军营里面有女郎中来看病,不少人就算是凑热闹也要来看一看,但是在诊所维持秩序的军兵都是刀出鞘、弓上弦,已经有好几个泼皮流氓想要调戏绣工,吃了军兵碗大的拳头,被扔出了营寨之外。

    高俊看着想乐,不少军兵是在受伤之后,受到过绣工无微不至的照顾的,都是把绣工当作亲姐妹一样,偏偏有这种不开眼的人想要试探一下他们的关系是否这么亲密。

    围观的人群也看着哄笑,泼皮流氓在哪里都不受待见,虽然是本乡本土人,也没人有为同乡出头的打算。几个流氓灰头土脸,屁滚尿流的跑开了。

    高俊在诊所转了一圈,却发现白卉不再,恰巧段钟回来复命,何志也和段钟两个人忙民务去了。就在这时,李小七突然跑了过来。

    “指挥,今天的行军记录。”

    各军军典依旧有记录行军的职责,而且每天晚上扎营之后要交给高俊过目,然后由长史陈秉彝汇编成册,编纂成军队档案统一保存。

    “怎么,这个活现在由你来干了吗?”高俊笑着接过册子,粗粗看了一眼,没有什么大毛病。

    “高指挥,我还有一件事想求你。”李小七说。

    看到对方没叫自己高大哥,而是叫指挥,高俊知道是军中的事,于是郑重地点点头:“你说吧。”

    “我们少年兵现在还没有军队组织,光我一个领头的不行,高指挥,你说是不是?”

    “说的有理。”高俊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声,这些事儿早就应该干了,这些少年兵是军队的根苗,十年之后将是军队基层军官的主力,而自己对他们的态度未免有些漫不经心。“少年兵也应该成立管理制度。走,咱们现在就商量一个方案去。”

    李小七跟着高俊边走边说:“指挥,其实我心里已经琢磨出一点东西来了,少年兵当中可以用的人我也选出来了,回头咱们少年兵就可以扩张十倍。”

    “好啊你小子,升官图都画好了!”高俊狠狠拍了一下李小七的后脑勺。“那我就给你这个面子,你说说,少年军的军官怎么设置?”

    两个人交谈了一番,不得不说,李小七虽然才十一二岁,但是确实思路敏捷,比同龄人更能顾全大局,看来当初他做纥石烈端的小厮开了不少眼界。

    这也正是高俊同意让少年兵跟随军兵进行这次行动的原因,少年兵是未来的军兵,需提前熟悉战场和军事技能,为此,哪怕让他们冒些风险也是值得的。就比如说这次扎营,少年兵是干活的主力,早在正式走上战场之前,他们就熟悉了很多军务,未来这样的军兵更有战斗力。

    李小七的方案很简单:少年兵们并不是独立的都,也不用单独作战,本身也没有独立后勤,但是承担更重的学习任务,所以军官建制与军兵不同。

    设立一名都头,一名都副,一名书记员,还有负责每日炊饭的炊务、负责医疗的医务、负责点检武器装备的司胄、负责照料牛马的司骑、负责监督学习的学官、负责执行纪律的法官。

    高俊对这个制度还是基本满意的,这套制度看上去不像是军队的军官建制,倒是很像学校的班委建制。如果李小七的方案照搬了军兵制度,那可能还是小孩子们爱出风头,一个个想要当官,但是能够提出这么一套方案,说明李小七确实是在考虑军少年兵的未来所在。

    “李小七都头,在这群孩子里面,你可是个孩子王,全押剌百户中人以下年龄的孩子,本指挥就全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