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合·漳河决战 第十章 正与奇 下

作品:《颠覆晚金

    温撒文殊奴带着他的部队发起了正面冲锋,他们所经受的敌军打击就要小很多了,城楼上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支箭来,也没什么力道,士兵们干脆放下盾牌,全力跑步前进。

    冲到城下之后,几名士兵匆匆的抬着一具紫红色的棺材扔到了城门底下。然后,全军仿佛比赛一样从城楼下面一路狂奔回出发阵地,由于山路崎岖,晚上又过于黑暗,一路之上碰撞挤压,受伤的人很多,也遗失了不少武器盔甲,几乎相当于打了半场败仗。

    但是随即雷霆般的爆破声响了起来。火药的威力真不能小看,厚重的城门居然被炸飞了一大片,足足炸出了一个可容人进入的大洞,木质城门断裂处露出白茬来,仿佛是怪兽露出的牙齿,让往里冲的士兵心里不免都有点嘀咕。

    他们的预感很正确,雷霆万钧的爆破几乎震死了正面城楼上的所有守军,但是土火药毕竟威力有限,就连整个城门都没炸开,城墙也并未彻底松动,依山而建的娘子关还是十分坚固的。

    远处的敌军士兵在主将的催促下朝这边挤压过来,刚刚冲进城门内的光军又陷入了殊死的搏斗之中,所幸由于他们头顶上观楼的敌军都已经被震死,到没有人居高临下的冲他们放箭。

    巨大的爆炸声震撼了整个战场,但这也是一道命令,敌军有战斗力的部队都集中在城门与左翼,要么就已经被爆炸震撼的不能行动,就在此时机,袁田实带领着他的部队投入了决胜的战斗,像一支尖刀一样冲向娘子关城墙,他们才是真正的决胜力量。

    由于事前的庙算得当,光军兵力配置十分合理,像是用精准的测量仪器测量过一样,其他方向进攻的力度刚好吸引了敌军所有兵力,既不用力过猛导致无谓伤亡,也没有投入不足以至于敌军还留有余力。

    面对光军如此勇悍的进攻,城关上的敌军在乎抵抗的能力,也失去了抵抗的心思,他们落荒而逃,抛弃自己的武器,袁田实仅仅花了不到十分钟就占领了木制寨墙。

    他气喘吁吁登高远望,此时,在正面的城门楼方向,我军步兵冲进城门,却遭遇了敌军全力围堵,已经渐渐被压回到城门那里,两军还在激烈肉搏之中。而城门顶上的城墙和塔楼已经悄无声息,想来敌军都在刚才的爆破当中被震得七荤八素,最好的情况也是晕了过去。

    而在更靠南的地方,我军左翼部队与敌军右翼还在进行激烈的城墙攻防作战,飞舞的火把显示出战况的激烈,毕竟娘子关是天下雄关,守军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崩溃的意思。

    稍微考虑了一下,袁田实就作出决定,自己率领六百人的主力队伍立刻沿城墙向南,协助左翼部队夺取南段城墙,而弓箭手们则集中在城门楼上面,对下面敌军的阵型放箭,以扰乱敌军,摧毁其士气。

    此外,他又准备派一支小队人马立刻下城,穿过城墙内敌军的营房,绕到还在城门下作战的敌军后方,显示出前后夹击的态势来,促进敌军彻底崩溃。但是这是非常危险的任务,必须有热情、大胆、谨慎又勇敢的将士们完成,他扫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军官们,立刻挑出了他要的人选。

    “廉昭西,你们都还有多少名士兵?”

    “40人,还足够使用!”

    “胆量还够吗?”

    “你们谁胆量不够的可以从我们这儿来买多余的!”

    “留这自己用吧,把营部那些隐蔽包袱给你们拿过来,把盔甲卷起来绕过那片民房,到敌人背后去,你们四十人要拿出四千人的架势来,彻底吓垮对手!”

    所谓的隐蔽包袱其实是一些长度特定,功能不一的布匹和绳索,用来捆缚铠甲,避免行走的时候发出较大声音。以前部队往往要临时寻找绳索和布匹来包裹自己的盔甲,效率较低,现如今军队也有了制式装备。

    “完全没问题!”

    “你要小心,这一不留神是要全军送命的!”

    “放心吧!”廉昭西拍了拍胸前:“看看我们的认旗,这可是一只吉祥的鸟啊!”

    士兵们信心满满的投入到这一轮作战当中,四十名勇敢的战士飞快的卷起自己的盔甲,跟随着主将悄无声息的消失在民房深处,战斗太过激烈,以至于这一片居然已经无人看守。

    但事实远非如此,廉昭西带着士兵们刚刚走过几条小巷,猛然就看到在黑暗处的十几名敌军士兵,顿时他觉得自己的心就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

    既然发现了敌人,必然发生战斗,想要隐蔽的绕到敌军身后就不太可能了,现在必须留下部分精锐人马断后,全军赶紧撤回到城墙那边。

    谁知道自己刚拔出刀来,那群人为首的就扑通一下跪下吧,所有的人都立刻求饶,表示自己无意与对方战斗,听得出来全都是汉人。

    “都是被裹挟的仆从军,怪可怜的,把武器盔甲全部扔掉,留几个人在这里看守!”

    看到廉昭西等人无意杀掉自己,这些人也都欢天喜地的脱掉盔甲,为首之人絮絮叨叨的对廉昭西说,他们都是被蒙古人强迫打仗的,根本就不想为这群黑鞑卖命,现在总算得了机会。

    “听你这口音,似乎是南家人。”刚刚编入部队的火枪手们大多来自南方,廉昭西虽然听不出这几名蒙古逃兵的口音,但似乎也不是河东当地人。

    “不瞒将军说,我是荆州人,我身后这些兄弟也大多来自于荆襄甚至于潭州衡阳,本来是小赵相公麾下的军马,前年南北开战,蕲黄等州城沦陷,我们都被金贼——啊呸,大金仆散元帅招了去,共计六万人别立一军,谁知安贞元帅又被官家杀了,我等在中条山降了蒙古,然后就被裹挟至此。”

    “别担心,我们是光军不是金军,是高俊高太尉麾下。”

    一说这个,那名士兵眼中却放起光来:“你说的可是多闻天王转世的英雄天王高太尉?曾经在运河上转战千里,救了千万老幼妇孺的那位?”

    “那还能是谁?我等都是高太尉麾下的人。”

    这些人一听说对方是高俊的麾下,顿时都绽开了笑容,早就听说高俊此人最有豪杰气象,既然如此,可保性命无忧,为首的那人一拍胸脯,愿意为小分队带路,绕道还在苦战的蒙古人后面去。

    正面战场的交锋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袁田实派出公使回来通报消息,得知寨墙已经被攻破一段,大家都松了口气,天下雄关,一日攻破。

    骑兵们已经开始做准备,高俊下令准备打破城门之后骑兵们一涌而入,彻底解决残余敌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