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0023章 太实在了

作品:《鞋乡之小镇崛起

    金云飞回头一看,果不其然,郑三宝踩着自行车,不近不远,离着二十几米之遥。

    岳主任,怎么办?金云飞问道。

    岳秀清道:别理他,你骑你的。

    说着,岳秀清伸出一条胳膊,揽住金云飞的腰,身体也紧靠在金云飞的背上。

    虽然觉得不合适,但既然是演戏,金云飞心想,那就演得真一点吧。

    从衡丰乡到县城,要通过十年乡,十年乡有公路,通公共汽车。

    衡丰乡虽然没有公路,但有一条三四米宽的泥土路,大约有五公里,不下雨时,倒也很适合自行车的。

    金云飞有劲,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多,就到了十年乡的地界。

    路口就有个简陋的公交停靠车,金云飞把岳秀清送到,以为自己完成了任务。

    可郑三宝还跟着,不离不弃,让岳秀清改了主意。

    金云飞,麻烦你,再把我送到城关镇。

    这让金云飞为难,郑三宝就在不远处瞅着,再演就太逼真了,会让郑三宝生恨的。

    金云飞还想到以后,以后他全家人都住在衡丰街,要生活要做生意,他不想有郑三宝这么一个敌人。

    郑三宝不可怕,他妈也不可怕,但他爸是乡干部,金云飞不得有所忌惮。

    可岳秀清不干,跺着脚说道:金云飞,你是不是钱借到手了,就准备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了?

    这是激将法,金云飞咧嘴一笑,拍拍自行车后座,腿一扒跨上了自行车。

    岳秀清会意,嫣然一笑,坐到了自行车后座上。

    郑三宝看在眼里,恨得直咬牙,一边骂,一边骑着自行车追了上去。

    金云飞和岳秀清约好,头也不回,不理郑三宝,拿他当空气。

    迎着寒风,金云飞奋力蹬车,一直把岳秀清送到县城。

    可郑三宝还在后面跟着。

    金云飞豁出去了,他告诉岳秀清,要把她送到家里,如果允许,他就厚着脸皮噌一顿晚饭。

    岳秀清咯咯的娇笑着,说热烈欢迎金云飞去她家做客。

    到了岳家门口,岳秀清看到郑三宝还在跟着,她索性挽着金云飞的胳膊,亲亲热热的进门。

    进了门,金云飞却尴尬万分,因为他除了看到岳秀清的父母,还看到了一张既陌生又熟悉的脸。

    金云飞好不容易才想起来,眼前的姑娘,是他的高中同班同学岳秀文,岳秀清的妹妹。

    岳秀文高中毕业后,考入了省师范学院,三年后毕业,现在在天州地区林海县第一中学教书。

    金云飞读完高中没有参加高考,班里其他同学都考上大学和中专,金云飞回家务农,与高中同学都断了联系。

    之所以尴尬,是因为岳秀文和她的父母,都把金云飞当成了岳秀清的对象。

    看着金云飞的窘迫状,岳秀清先做了介绍,再把为什么带金云飞回家的原因说了出来。

    全家人都笑,岳秀清的父亲岳东平和母亲季玉英,还郑重其事地向金云飞表示感谢。

    岳秀文道:姐,你让金云飞当保镖,你算是找对人了。他是打架高手,以一敌十,有他帮你,没人敢欺负你。

    岳秀清笑道:我也是没有办法,他来找我办事,我临机一动,就拿他做了挡箭牌。

    金云飞要告辞离开,说道:叔叔,阿姨,岳主任,岳秀文同学,我家离着有二十多里,我得回家了。

    岳秀文不同意,笑着说道:“老同学,你来得正好,咱们五年半没有见面了,我正有一重要的事要问你。姐,你不能卸磨杀驴,得请人家吃饭。”

    岳东平和季玉英也是热情挽留。

    金云飞犹豫,岳秀清说:金云飞,反正天都快黑了,干脆,你吃了饭再走吧。

    盛情难却,金云飞只好留下。

    岳东平是银行的普通干部,季玉英是工厂的会计,两口子在厨房里一边烧饭做菜,一边听着客厅里的热聊。

    岳秀清是听众,不插嘴,听着两位同学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岳秀文说:金云飞,你老实说,读书的时候,你有没有特别关注过我。

    金云飞说:没有,你那时候个子小,坐第一桌,我个子高,坐最后一桌,我真没有特别关注过你。

    岳秀文说:你知道么,我那时候暗恋过你。

    金云飞说:我不知道。

    岳秀文说:不少同学都说,你那时候与一个女同学谈过恋爱,这个女同学是谁,你们还有联系吗?

    金云飞说:我不能告诉你她是谁,不过,我们早就没有联系了。

    岳秀文说:你现在在家干什么?

    金云飞也不隐瞒,简要的说了说自己的现状。

    岳秀文说:那你现在有女朋友或未婚妻吗?

    金云飞摇着头说:既没有女朋友,也没有未婚妻。

    岳秀文说:不对呀,金云飞,老师说你是块金子,扔哪里都会发光。即使在农村,你也一定是很优秀的,怎么可能到现在也没有女朋友呢。

    金云飞还是实话实说,说自己有上百次的相亲经历,还把最近的两个相亲对象,许美琴和陆小雅的故事,稍微的进行了“艺术加工”。

    岳秀文听笑了,岳秀清也跟着笑了。

    岳秀文笑着说:金云飞,你这也太悲催了吧。

    金云飞也笑着说:确实悲催,现在方园十里之内,没人敢嫁给我。但我自己不觉得悲催,只要给我三年时间,我就可以昂首挺胸地生活。

    岳秀文点着头说:金云飞,我相信你。

    厨房里,季玉英说:小伙子不错,可惜是农村户口,家里又人多家穷。

    岳东平说:老婆,你什么意思?看上人家了?

    季玉英说:老岳,咱两个女儿都还没主,得提上议事日程了。

    岳东平说:皇帝不急太监急,你不要多管闲事。

    季玉英说:你还别说,穷小子也有春天,咱们家的丫头,说不定被人家给迷住了。

    金云飞已没了拘束,恢复了大方,吃饭时,岳东平问他会不会喝酒,金云飞随口一说,说自己会一点。

    岳东平大喜,原来他嗜酒,季玉英平时管得严,喝不痛快,今天有客人,季玉英主动拿酒上桌。

    朋友送的两瓶五粮液,岳东平慷慨,金云飞不识货,二人杯碰杯的喝了起来。

    金云飞平时几乎滴酒不沾,因为省钱,酒量尚未练就,但五粮液是好酒,他忘了身份忘了节制,半瓶落肚,已醉意上头。

    又喝了半瓶,金云飞一头栽倒在了餐桌上。岳家人面面相觑。

    岳东平说:这小伙子实在,太实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