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0046章 约法三章

作品:《鞋乡之小镇崛起

    岳秀清的话,让季玉英吓了一跳,忙问道:为什么呀?

    岳秀清看了金云飞一眼,说道:他们家重男轻女,他又是长子长孙,我生儿子还好,要是生女儿,我,我就没地位了。

    这确是个问题,很现实也很严酷,岳父岳母都凝重地瞅着金云飞。

    岳东平问道:云飞,是这样的吗?

    金云飞先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要说我们家么,重男轻女是存在的,但比一般的农村家庭要好一些。我奶奶和我母亲都曾当家做主,这就说明,我家并不讲究重男轻女。

    季玉英道:老岳,这与云飞家里人没关系,主要是云飞自己怎么看这个问题。

    金云飞道:爸,妈,你们放心,我不重男轻女,恰恰相反,我喜欢女儿,我是重女轻男的。

    岳秀清问道:万一,万一我生了女儿,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不高兴怎么办?

    金云飞道:不高兴,我估计会有一点,但不会说什么。秀清,你放心,我有对付他们的招儿。

    岳秀清忧道:反正,反正我还是担心。

    这个问题掰不清,捋不明,大家只能劝慰岳秀清,说一千,道一万,孩子是必须生的。

    金云飞忙,没在岳父家过夜,带着岳秀清乘最后一班船回到了衡丰街。

    晚饭时,金云飞向全家人宣布了岳秀清怀孕的喜讯。

    全家人欢呼,爷爷和父亲还喝了不少酒,小屁孩们起哄,逼着金云飞也喝了半碗白酒。

    岳秀清的地位也立即提升,晚饭后她要帮着洗碗,马上被奶奶和母亲赶出厨房。

    吃过晚饭,金云飞让岳秀清回房休息,自己把奶奶、母亲、大娘妗、大姑、小姑和大妹六人请到鞋厂的办公室,说是要开个“家庭妇女会议”。

    金云飞一本正经,妇女们也很认真,都知道金云飞要说他老婆怀孕的事。

    奶奶说道:大孙子,你快说,我们照做就是。

    母亲说道:大儿子,你放心,我们把你媳妇当国宝保护起来。

    大姑说道:大侄子,我懂点医,我自告奋勇,我当你媳妇的护理员。

    可是,金云飞却是愁眉苦脸,让妇女们大惑不解。

    大姑问道:大侄子,是不是孕检有问题?

    金云飞摇了摇头。

    大妹问道:大哥,那你怎么不高兴呢?

    金云飞道:是秀清她,她有点不高兴。

    小姑说道:不会吧,难道她不想要孩子?

    金云飞又摇了摇头。

    母亲有点急了:哎呀,大儿子,你有话就直说么。

    金云飞嗯了一声,说道:秀清以为,咱家有点重男轻女。所以她担心,如果她生了女儿,会被家里人看不起,所以她很纠结。

    母亲笑了:哎呀呀,这是什么问题。大儿子,妈不重男轻女,保证不重男轻女。

    大姑也笑道:现在讲究解放思想。大侄子,咱家也就你奶奶有点重男轻女。

    奶奶老眼一瞪,恼道:大乖囡,你冲我来呀。

    大姑笑道:妈,大侄子开这个会,就是做大家的思想工作,给大家打预防针,主要是给你打预防针。

    奶奶哼道:我虽然是小脚走路,但也也识几个字的,我的思想不比你们落后。

    妇女们纷纷表态,都说自己不重男轻女。

    金云飞瞅瞅火候已到,便悄悄地伸脚,轻轻的踢了大妹一下。

    大妹心领神会,微笑着说道:大家都是说得漂亮,怕在行动上做不到呢。

    母亲道:大闺女,你说谁呢,你妈向来是言行一致的。

    奶奶道:大孙女,你是说我吗。

    大妹笑吟吟的说道:口说无凭,立字为据。大哥,咱们写个约法三章,让大家都签字画押,谁要是因为大嫂生女儿而看不起大嫂,咱就团结全家批判她。

    金云飞故作犹豫,说道:大妹,这些妇女同志都是长辈,咱这么做合适吗。

    大妹道:我看合适,开会时大家平等,这是咱家的传统么。

    一唱一和,配合默契,搞得长辈们没了退路。

    母亲道:别说了,写就写。

    奶奶道:儿媳,你说写,那就写呗。

    趁热打铁,大妹拿过笔和纸,一挥而就,写出了“约法三章”。

    大妹读了一遍,先签上自己的名字,前面空了好几行,再推给金云飞。

    大哥,怕你将来也会重男轻女,你也得签名。

    金云飞“乖乖”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都识字,都会写自己名字,没有一个落下。

    这还不够,大妹拿出印泥,要求大家都要按上手印。

    奶奶一边按手印,一边笑道:大孙子,大孙女,你俩行,这双簧唱得妙。

    奶奶带头按了手印,其他人没有二话,只能跟着按。

    金云飞收起“约法三章”,还不忘得寸进尺,威吓道:奶奶,妈,你们听好了。我有言在先,以后谁要对我老婆不好,或是拿话伤她,拿脸色甩她,拿啥事挤兑她,我就离家出走,和我老婆过我们的小日子去。

    奶奶嚷道:大孙子,这话不能随便说的。

    金云飞端着脸说道:我说到做到。我岳父说帮我找个铁饭碗,你们要对我老婆不好,我就带着老婆离开金家,去县城上班去。

    奶奶站起身来,迈着小脚就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散会散会,再不散会,这小子要爬到头上拉屎拉尿喽。

    “会议”在笑声中结束。

    金云飞拿着“约法三章”,屁颠屁颠的向岳秀清邀功。

    岳秀清看罢,扔还给金云飞,笑着埋怨道:你这是双刃剑,既帮了我,也害了我。如果我生了女儿,家里人固然不会给我白眼。但他们也会认为,是我叫你这么做的,那我的形象,在他们心目中必定一落千丈。

    那怎么办?金云飞问道。

    岳秀清道:都既成事实了,那还能怎么办,随遇而安吧。

    金云飞指了指岳秀清的肚子,再问道:这又怎么办呢?

    生,当然是生。生男生女,各为百分之五十,说不定是个儿子呢。

    对,老婆你说得对。

    说着,金云飞把自己往床上倒,并向岳秀清靠近。

    但岳秀清马上说道:老公,别忘了纪律,你得去睡地铺,不能碰我。

    金云飞噢了一声,赶紧起身后退:还好,还好,差点犯错误了。

    岳秀清提醒道:老公,我的事你别管,咱鞋厂生意好,你还是去管你的生意吧。

    生意确实是好,好得一塌糊涂,可金云飞忘了不少生意之外与生意有关的事情。

    这天上午,鞋厂突然来了两个“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