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0137章 不走寻常路

作品:《鞋乡之小镇崛起

    金云飞笑着说道:我家有做布鞋的祖传手艺,鼎盛时做出来的布鞋,在整个天州都有名气。其中的奥秘,就是在布鞋的鞋面上刮浆,也就是在鞋面上涂一层浆料,使鞋面显得又挺又韧又硬又能保暖。所以,我家的布鞋,总显得锃亮,既能防湿,使用寿面也更长。

    乔宏胜点着头道:这就是传统的发扬光大啊。

    伍成杰问道:老曹,云飞,你们说说,我拿什么布料当作原材料最好?

    金云飞和曹顶贵相视一笑,异口同声道:细纹帆布。

    英雄所见略同,一种新的制鞋材料就这么定下来了。

    既然想打进天州市场,伍成杰当然要不失时机地抓住机会,他要求与金云飞签订合作协议。

    金云飞欣然同意。

    一直以来,金云飞的鞋面料供应商只有三个,两个来自福建,一个来自文州。作为一个大企业,三个面料供应商有点少,像曹顶贵就有六个。

    不忘老客户,发展新客户,多个客户多条路,金云飞何乐而不为。

    具体的合同内容无非就是两条。一是普通面料的供应,以出厂价为准,运费由供应商负责。结账方式与别的供应商一样,五十万元“压底”,超过五十万后以现金支付。二是刚说过的新面料开发,除了在出厂价的基础上降价百分之十,采购量不限,其他方面与第一条相同。

    金云飞还向伍成杰承认,会从下半年开始,帮伍成杰联系约二十家规模企业。

    轮到设备供应商乔宏胜,金云飞更加爽快。

    制鞋设备需要年年更新,金云飞本来就有下半年的更新计划,正好送乔宏胜一个顺水人情。

    乔宏胜主要供应裁切机、电烘箱、高频机、打孔机、包装机和底料搅拌机等,金云飞出手大方,一下子就签订了八十多万元的采购合同。也是老规矩,一律都是出厂价,先付款一半,余款一年内结清。

    金云飞也作了承诺,口头保证在下半年内,为乔宏胜推销价值三百万元的设备。

    而轮到曹顶贵,却是另一番情景,只见他打开随身携带的黑色挎包,拿出黄皮文件袋,头也不抬的扔给金云飞。

    不只是一个文件袋,而是好多个,曹顶贵像变戏法似的。

    与别的老板装土豪样不同,曹顶贵随身携带的是个大挎包,像八十年代那些走南闯北的业务员,大挎包大得可以装十个黄皮文件袋,每个文件袋还都满满当当的。

    曹顶贵还是老脾气,一边扔,一边嘴里唠叨。

    拿去吧。这是我亲自帮你搞的,这是我大儿子帮你搞的,这是我公司设计室的,这是港台那边流行的,这是国外下半年流行的,这是老王老赵老高他们的……你小子,他娘的像个大爷似的,也就是你小子命好……大家都帮你,都捧你,你就偷着乐吧……小心,小心被捧上天,跌下来没了小命……

    金云飞如获至宝,一边口头感谢,一边接过曹顶贵扔来的文件袋,这都是下半年的鞋样设计资料,正是他下半年自我设计的参考资料。

    伍成杰和乔宏胜忍俊不禁,二人从中看出,曹顶贵和金云飞这对忘年交有多么深厚的感情。

    终于扔完,曹顶贵道:云飞,你下半年的鞋样,我估计这个月就能拿出来。哼哼,到时候你要不寄给我,我就亲自来取。

    放心,放心。金云飞拍着胸脯保证道:老曹,我会在第一时间寄给你。

    不行。曹顶贵道:上次邮寄时耽误了三天,这办法不靠谱。咱俩改一改,到时候你电话通知,我派我的司机来取。

    老曹,听你的就是了。

    说完正事,伍成杰好奇的问道:老曹,我和老乔都想知道,你和云飞是怎么认识的?你们又是如何成为朋友的?

    哈哈……曹顶贵指了指金云飞,大笑着说道:你问他,这小子不走寻常路,只玩了一招,就把我给套住了。

    乔宏胜道:云飞,说来听听呗。

    金云飞笑道:让老曹说,让老曹说。

    哈哈,这小子啊。当时他西装笔挺,皮鞋锃亮,头发比皮鞋还亮,夹着公文包。噢,跟你俩一样,戴着眼镜,人模狗样的,都以为他是搞业务的。可这小子,在我公司接待室转悠了半天,东看看西瞧瞧,趁着接待员不留神,偷了两只鞋就直闯我的办公室。

    伍成杰和乔宏胜听得乐不可支。

    这小子一进我的办公室,就嚷嚷着“自首投案”,模样滑稽可爱,让我根本没法生气。接着,他就大言不惭,说我的鞋有十五www.00ks.net个毛病。我就让他说出来,可他不请而坐,摆出一付大爷的样子。我也是好奇,便好烟好茶侍候。这小子,抽到第二支香烟,才滔滔不绝的冲着我的鞋批评起来。

    伍成杰笑道:于是,你老曹便被震住了。

    可不。这小子一口气说了十四个毛病。还别说,都是有根有据,让我心服口服。我知道,打猎的碰上狩猎的,开武馆的碰到踢馆的了。我问他,那第十五个毛病呢?他说第十五个毛病最大。我虚心请教。这小子双手轻拉,就将我的两只鞋拉断了。是两只鞋搁在一起拉,也没见他用力,你们说我能不被震住吗?

    乔宏胜问道:于是,你们就成朋友了?

    还有呢。我请他吃午饭,这小子只吃饭不喝酒,贼得很。下午上班后,我带他去各车间走走。结果,这小子眼太毒,一路走,一路给我挑毛病。指点江山,侃侃而谈,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一路走下来,才让我彻底的服了。

    伍成杰噢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

    问题不是我一个服了。参观厂区时,我两个儿子一个儿媳也跟在身边,这小子说了一路,他们三个都记着呢。回到办公室,他们三个互相一凑,发现这小子指出了三十五个问题,而且全部都对,你说他们服不服,还服不行啊。

    乔宏胜笑道:云飞,你走的真不是一条寻常路啊。

    金云飞笑道:老曹,这是我的光荣事迹,将来写回忆录,我是一定要写进去的。

    去你的。曹顶贵笑道:现在你得回报我,帮我解决问题了。

    金云飞问道:你有什么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