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0297章 白眼狼

作品:《鞋乡之小镇崛起

    金云飞得意,挥着手道:“好了,大妹,四妹,你俩领着同学们去对面的饭店吃饭。下午两点半,请同学们到这里报到,我将让你们的老板到这里领人。”

    很快的,大妹和四妹带着同学们出去了。

    老婆岳秀清和三妹金晓红,早已笑弯了腰。

    “笑什么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金云飞拍着大板台气道。

    三妹金晓红笑道:“大哥,你可真不要脸呀。”

    “臭丫头。”骂了一句,金云飞问岳秀清,“老婆,你能不能帮你老公说句公道?”

    “哧哧……老公,见过不要脸的,就是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唉,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岳秀清笑道:“面对着一大帮大学生,你一个高中生敢自称知识分子,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高中生怎么了,高中生怎么了?六十年前,小学毕业就是知识分子,四十年前,初中毕业就是知识分子。我堂堂的高中生,为什么不能是知识分子?”

    三妹道:“大哥,你这个高中生,跟现在的高中生都比不了。你那时候读书,小学五年,初中两年,高中两年。现在的高中毕业生,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比你整整多了三年。就四妹那帮学生,加上大专三年,比你整整多读的六年书。在他们面前,你好意思称自己为知识分子吗?”

    金云飞想了想,不好意思道:“噢,六年,差距好像有点多。”

    三妹道:“大哥,你显摆的对象错了。”

    “啥意思?”金云飞翻着白眼。

    岳秀清道:“三妹的意思,你在老于小谭还有王几旦洪水运他们面前,你就是知识分子。在蒋宗耀苏玉海面前,在三妹四妹面前,在这些大学生面前,你就不是知识分子。”

    金云飞笑了,“老婆,那在你面前呢?”

    “你说呢?”岳秀清笑着反问。

    三妹笑道:“大嫂是大哥的领导,大哥当然不敢自称知识分子。”

    金云飞叹了一口气,“唉,他娘的,越活越回去了。”

    一句粗话,立即引来姑嫂二人的嘲笑讽刺,真正的知识分子,怎么能爆粗话呢?

    金云飞只好检讨。

    岳秀清道:“云飞,你现在最该关心的,是如何安排多来的那些同学。”

    “是啊,这个四丫头,净给她大哥出难题。”

    金云飞拿过一个文件夹,打开来,看着那张实习安排表,再拿出钢笔,把云飞公司名下的两个人,改为了三个人。

    “三妹,咱们增加一个,你看如何?”

    三妹笑道:“我没问题,反正主要是大哥你付人家工资。”

    岳秀清道:“我看可以。云飞,三妹,我妈年纪大了,也该退下来了。再说了,我爸我妈也不缺钱,我希望她早些享福。”

    三妹点着头道:“行,就让岳伯母当师傅,带带这几个实习生。如果行的话,咱们明年就把她们留下来,这些同学大多来自贫困落后地区,咱们给点好待遇,她们应该愿意留下来的。”

    于克非、谭炎灯和洪水运三人的公司,原来各安排一个,现在各增一个。

    蒋宗耀的公司,王九旦的公司,云九耀公司,原来是每家二人,现在各增为三个。

    综合购物中心,原来只有一个,现在也增加到两个。

    岳秀清问道:“还有几个怎么办呢?”

    金云飞道:“去**公司吧。多出来的同学,统统都由四妹带到**公司去。实习嘛,主要是积累工作经验,接触社会实际,不一定专业对口。再说了,一年时间够长的,这些同学可以轮换岗位嘛。”

    三妹道:“大哥,你考虑得很周到,我支持你。”

    “不过。”金云飞道:“三妹,还有秀清,你们找机会跟四妹说说,以后不要这样大包大揽。说好十几个,却来了二十几个,都差点搞得我下不来台了。”

    姑嫂二人共同表态,找机会跟四妹说说,但不能保证有效果。

    金云飞想一出是一出,拿过那二十六个同学的个人简历,找出九个男同学的简历,一个一个的翻看起来。

    岳秀清问:“你又干么?”

    三妹噗嗤一声笑了,“大嫂,大哥准在找一个人,他认为有可能当四妹夫的那个人。”

    岳秀清也笑了,“云飞,你这是白找,别枉费心机了。”

    “这怎么叫枉费心机呢?”金云飞认真地说道:“我是大哥,是一家之主,四妹的婚事,我应该操心嘛。我就想看看,这里面有比较合适的,我把他和四妹安排在一起工作。一起工作的时间久了,这感情就出来了。”

    “金云飞同志,我可以采访你一下吗?”岳秀清学起了金云飞的口头禅。

    “没问题,岳秀清同志。”

    “请问,你们兄弟姐妹八个,包括你自己,有几个婚事是你作主的?”

    金云飞愣住了,脸上也露出了苦笑。

    自己的婚姻,是自己作主,大姑金晓玲的婚姻,也算是他在作主。

    可接下来的,却都与他背道而驰,让他靠边站了。

    老三金云兴,自作主张娶了张玉翠。老四金云鹏,国家的人,老婆也是自个找的。老五金晓霞,人还在国外,婚事的八字还没一撇。老六金晓红,就是眼前的三妹,人家一步到位,啥事都自己办的。老七金晓婷,也就是四妹,目前尚无情况。老八金云华,也就是四弟,一心一意要学造汽车,连个女朋友都没。

    “老婆,我太失败了,我这个大哥太失败了。”

    三妹忍俊不禁。

    “嗯,我看够失败的。”岳秀清还在补刀。

    “我不当大哥了,我算什么大哥啊,他娘的,屁都不是。”

    三妹急忙劝慰大哥,“大哥,大哥就是大哥,永远都是大哥。”

    “哼,说得好听。”金云飞气道:“老婆,他们个个都是白眼狼。就拿眼前这货来说,我供她读了几年破书,可她一回来就抢我的公司大权。老婆,你说她是不是白眼狼?”

    三妹笑了,岳秀清也笑了。

    “大嫂,大哥说谁呀?”

    “不知道呀。你知道?”

    “我也不知道呀。大嫂,大哥学会了唠叨,老喽。”

    “嗯,有点老了。”

    一唱一和,金云飞气急败坏,把姑嫂二人赶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