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战风云之卷 第二百二章 云涌

作品:《某许愿的木叶忍者

    雾隐是一个彻底贯彻强者生、弱者死这种理念的忍者之村。

    下至成为一名普通的下忍,上到选取一村之首的水影,都充分展现出这种严酷的气息。

    忍者学校的学生们在毕业的时候,会采用一种相互残杀的试炼来决定谁才能正式成为下忍。

    这种方式甚至适用于水影之位,由于水影必须由村内的最强者担任。

    因此当水影之位出现空缺的时候,可以将其他候选人都干趴下那位雾忍便能直接出任为新的水影。

    残酷的制度注定雾隐培养出来的忍者大部分都会变成冷血无情的刽子手,在漠视生命的同时,也对同伴缺乏信任之心。

    实力越是高强的雾忍,这种趋势也越明显。

    因此难怪突击舰上的四名雾忍会陷入到剑拔弩张的气氛之中,尤其里面还有特别好战的竹取一族忍者,会出现这种局面根本不足为奇。

    鬼灯半月对着竹取久夜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嗤笑道:“你的血继限界觉醒了没有,我猜你的尸骨脉最多也就只能帮自己的骨头补补钙吧。”

    “你!?”

    不知道是不是被说到痛处,竹取久夜竟然没有出言反驳。

    目前的忍界之中,像竹取一族这种血脉源头甚至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的古老家族已经相当稀罕。

    能够从那个年代流传下来的家族之中,或多或少都带有一点特殊。

    竹取的血脉之中便潜藏着一个无比可怕的血继限界——尸骨脉,一种可以随意操纵体内骨芽细胞与破骨细胞,甚至控制钙质浓度来形成骨头的能力。

    不过如同写轮眼也分一、二、三勾玉一样,竹取一族中能够觉醒尸骨脉的人极其稀少,能够将这种能力发挥至极致的更少。

    很多觉醒尸骨脉的竹取家忍者几乎只能将这个血继限界用来加强自己的骨头硬度以提升体术的威力。

    非常可惜,竹取久夜恰恰也是属于不能将尸骨脉的威力发挥出来的人之一。

    恼羞成怒的竹取久夜二话不说将背后的大刀拿下,厉声道:“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竹取一族尸骨脉的厉害。”

    幸好旁边的枇杷十藏和黑锄雷牙还有点理智,知道现在不是内斗的时候,及时拦下已经完全上头火冒三丈的竹取久夜。

    “算了,久夜!任务为重,你们要打也回去再打吧。”

    “十藏说的对,千万不要影响到大家完成水影大人交办下来的任务。”

    好说歹说,枇杷十藏和黑锄雷牙最后终于还是将竹取久夜劝服下来。

    整个过程,鬼灯半月一直翘着手冷眼旁观,但也没有再次出言挑衅。

    望着对面一副看戏的样子,竹取久夜咬牙切齿地恨声道“你给我等着,鬼灯半月!”

    鬼灯半月刚刚张开嘴巴,便瞥见久夜身后的枇杷十藏拼命朝自己使眼色,只好将原本到了口边的话换成另外的内容:“好吧,我等着你。”

    “咳咳。”

    黑锄雷牙咳嗽两声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后,再次说回正题:“相信这次任务的原因大家也了解,是我们雾隐配合岩隐而做出的行动。”

    提到任务后,另外三人的表情也开始变得认真起来。

    “岩隐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对着三线开战的木叶也能输掉。”

    “我听闻是木叶的黄色闪光在草之国将岩忍杀得溃不成军。”

    “黄色闪光果然不容易对付,连那些顽固岩忍也拿他毫无办法。”

    鬼灯半月刚刚说完,一旁的枇杷十藏、黑锄雷牙便深有感触般点点头。

    这时没有与波风水门交过手的竹取久夜不解问道:“那个黄色闪光真的有这么厉害?”

    闻言,另外三名雾忍立刻一起扭头看着竹取久夜。

    “怎么?你们一个个都被黄色闪光吓破胆了?”

    枇杷十藏原本想伸手去拍竹取久夜的肩膀,不过被对方侧身闪开,只好把手收回来,同时说道:

    “如果我们这次任务恰巧碰上黄色闪光,到时就拜托你喽,久夜。”

    躲开十藏的爪子后,竹取久夜用鼻子哼了一声,自信十足道:“管他是黄色闪光还是金色闪光,只要被本大爷遇上,他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很好,我们都等着久夜你去解决黄色闪光。”黑锄雷牙眯起眼睛,话锋一转,说起八卦:“岩隐他们最近好像又在策划一个大行动,我们雾隐村未来一段时间就是在要帮他们转移木叶的目光。”

    枇杷十藏摇了摇头,语气相当不满道:“真不知道三代目到底怎么想得?我们干嘛要按照岩隐的计划去做。”

    “没错,前段时间居然还命令我们跑去风之国那种满地沙子的地方与砂隐干仗。”说起三代目水影,鬼灯半月好像也是满腹牢骚。

    由于鬼灯家的秘术要求施术者必须时刻充满水分,半月只要想起自己之前去风之国执行任务时的遭遇,不由得点头同意枇杷十藏的说法。

    听见大家提到砂隐,黑锄雷牙似乎想起什么,补充道:“我们出来前,砂隐村那边好像刚刚送来一份交涉意愿,或许是求和书也说不定。”

    鬼灯半月立马拍手欢呼:“那太好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去风之国那种鬼地方。”

    “哼哼,你们鬼灯家的人真是贫弱啊。”竹取久夜捉住机会便开始嗤笑对方:“不像我们竹取一族,不管在什么环境,不管面对什么对手,都不会受到一丝影响。”

    这次鬼灯半月似乎完全没有在意,甚至都懒得驳斥对方的嘲笑。

    看见半月没有反驳,竹取久夜仿佛自己已经取得胜利似的,得意洋洋道:“未来的四代目水影之位肯定会出自我们竹取一族。”

    提到登上水影之位这个敏感的话题,枇杷十藏和黑锄雷牙对视一眼,非常有默契地同时住嘴不再发言。

    发现其他人都没有附和,竹取久夜翘起右边嘴角冷笑一声后也不再说话。

    四名雾隐就这样各怀心思地站在甲板上等待舰队靠近火之国的海岸。

    …………

    前线木叶营地。

    刚刚完成任务回来的风见忍没有马上回去休息,而是来到前线医护班的帐篷这里探望并足雷同他们。

    当他拉开帷幕走进帐篷的时候,全身绑满绷带的雷同四人正躺在简易的病床上休息。

    “雷同、庄左卫门、伊助、喜三太,我来看你们喽,还有一些我托人带来的水果。”

    “风见队长。”×4

    四人听见风见忍的声音后,立刻挣扎着想坐起来。

    可惜伤势过重的他们最后还是“哎呀”一声躺回床上。

    “你们四个还是乖乖躺好吧。”

    放下水果后,风见忍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去,并顺手拿起一个苹果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