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24章 前因后果

作品:《终极狼魂

    清晨的圣灵阁,山峦之间,有着薄薄的雾气环绕在其中,远远望去,竟是看不到尽头。

    在圣灵阁主阁楼偏院的小溪边上,此刻阁主南浦舜正坐在竹楼之中的石凳上,品着一壶极品香茗,听着圣灵山上两位心腹高手的汇报。

    “阁主,南无涯大败,这一开局就被林落尘吃掉三个堂口的势力,您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生气?”

    南浦舜微眯着那略有些发肿的眼皮,淡淡的说:“从一开始,南无涯这边的人就不把凌魂军放在眼里,凌魂军七天之内连连挫败,南帮更是恃宠而骄,骄兵必败。”

    “也是啊,凌魂军跟南帮一开战,凌魂军就节节败退,没想到竟然是林落尘使的障眼法,不但迷惑了南帮的情报人员,更是用这么周密的计谋一夜之间吃掉南无涯麾下三大堂口,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听到心腹部下这语气,南浦舜张开双瞳,褐色的瞳孔之中,精光闪烁。“我不反对南无涯北上,就是想看看凌魂军在林落尘的指挥下能够发挥多大的战力出来,却没想到…”

    “怎么了阁主?”

    南浦舜面色凝重的道:“没想到林族这少族长竟有如此的魄力,敢用收服不久的原竹青帮精锐来对抗南无涯,还谋划出这等计谋,难怪啊…”

    难怪?

    两位心腹部下都不知道阁主南浦舜究竟在担心什么,片刻南浦舜道:“难怪林族的长老们没有依照惯例对林落尘进行最严酷的考察,原来林落尘有如此的谋略心计,甚至是魄力和运筹帷幄的能力,林族有他,不知日后会壮大到哪一步。”

    “阁主,我们圣灵阁虽然算是半个隐世世界的人,可这与我们应该是没有关系的吧。”

    “谁说没有关系,隐世世界格局不是你们知道的那么简单;再说为了那小半张星神图的事,林族已经盯上了我们。”

    “是啊,得罪林族,或者被林族盯上,以我们圣灵阁的力量,是抵抗不了的,好在上次林族的林北和林曦没有动手,否则后果还真难想象。”

    呼

    南浦舜倾吐了一口浑浊之气,端起陶瓷茶杯,缓缓的说:“南无涯斗不过林落尘,不过南帮的底蕴要比凌魂军稍微好一点,南帮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被凌魂军彻底消灭,派人盯着南无涯,如果他敢出卖我圣灵阁,随时告诉我。”

    “是,阁主。”

    “还有,F建的安家也要盯紧一点;对了,东南亚的厉家可曾派人来帮助南无涯?”

    “启禀阁主,我们查到厉家的确是派了高手来到华夏,准备帮南无涯一起对付林落尘。”

    闻言,南浦舜冷哼一声,语气低沉的道:“厉家帮助南无涯,恐怕不单单是为了找林落尘报仇这么简单,不过先让厉家的人去试探林落尘身边到底有多少高手暗中保护,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阁主,如果南无涯再败给林落尘,我们是否暗中派人出手相助?”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圣灵阁绝不能直接参与南无涯与凌魂军之间的争斗。”

    圣灵阁的两位心腹高手相视了一眼,其中一人道:“既然阁主不反对南无涯北上对付凌魂军,如今又能根据情势看得出南无涯不敌林落尘,为何不能直接参与进去呢?”

    “很简单,南无涯与林落尘有过约定,此次双方交战完全属于地下世界的交锋,而我们圣灵阁,属于半个隐世世界的人,一旦参合进去,那就等于给了林落尘调动隐世世界高手灭我圣灵阁的机会。”

    “原来如此。”

    “所以,你们一定要记住,不能直接参与到南无涯与凌魂军之间的争斗中的去。”

    “明白了。”

    南浦舜放下茶杯,侧脸眺望着远处山峦,而后站起身子,漫不经心的说:“林族果真是代代人才出,林落尘之父林尧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而今他的儿子林落尘,目前虽然还没在隐世世界展露才能,但从他在普通世界的行事作风来看,此子与他父亲林尧相比,除了手段没有他父亲狠之外,其他的都过之而无不及也。”

    闻言,圣灵阁的这两位高手眼瞳猛的一缩,脑海中闪过林族上一任族长林尧那英姿飒爽的身影,身子都是情不自禁的绷紧起来。

    林尧的杀伐手段,当年他们可是知道的,那个人,每一次想起,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噩梦。

    …

    H南省南部某市,乃是南帮追风堂所在地。

    中午时分,正是烈日灼热之际,南无涯带着碧血沧、烈刃等数十位总部高手来到追风堂。

    白天的酒吧,并没有营业,因此显得颇为冷清。

    三楼的大厅里,南无涯他们出现时,追风堂主立即迎接,众人落座后,南无涯沉声问追风堂主:“项追,究竟是怎么回事?”

    项追,一个浑身散发着刚猛气息的男子,他坐下后,道:“帮主,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昨晚前线的溃败,我这边也没有收到任何的求救信息,还是今早,接到占南弦大哥的电话,我这才率兄弟赶赴J西省界,当时南哥他们正被凌魂军武魂堂的人追杀。”

    “那帝江呢?”

    “帝江大哥的行踪是总部飞鹰堂的兄弟给的,接到电话后,我也派出精锐兄弟去接应。”

    南无涯问:“帝江和占南弦他们伤势如何?”

    “都很严重,特别的帝江大哥,左臂都没了,身中七八刀;南哥有两刀是在致命的地方,高雄的伤势就更严重了,他们现在就在四楼上面输液。”

    “走,带我上去。”发生这么大的事,南无涯那能坐得住。

    四楼的房间里,南无涯最先见到同在一个房间输液、面无血色的占南弦和高雄。

    占南弦的伤基本上都在上半身,其中距离心脏不足一公分的部位连中两刀,而高雄,满身的伤口,上半身缠着纱布躺在床上。

    看见南无涯他们进来,高雄无法起身,占南弦也是费力的站起身子相迎。

    “帮主,高雄对不起你。”高雄满脸愧疚的说:“我们中了狼魂的计,兄弟们死伤殆尽,我…”

    “先别说了。”南无涯抬手示意高雄别激动,也扶占南弦坐下,占南弦说:“帮主,凌魂军的人太狡猾了,他们竟然竟然…”

    “南弦、高雄,事情我多少知道了一点,可你们这边究竟是怎么回事?特别是你占南弦。”

    高雄虚弱的道:“我们都是按照计划进行的,可谁也没想到狼魂竟然给我们演了一出大戏,让他们的宸魂副堂主苗旷假意投降,暗中除掉我们在他们内部的兄弟。”

    “帮主,这七天下来,凌魂军节节败退,前线的兄弟们变得骄傲起来,当时我就感觉很不对劲了,可还是没能消除兄弟们对凌魂军的轻视。”

    抿了抿干燥的嘴唇,高雄接着说:“昨晚我们的所有兄弟准备与放在凌魂军内部的兄弟里应外合,可没想到,让狼魂他们包了饺子,大多兄弟不是阵亡就是投降,能逃出来的,都在半路被凌魂军坠魂和武魂两堂的人伏击,帮主,雄风堂全军覆没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高雄痛心疾首,这个儿郎,眼眶都红了。

    “那你呢,占南弦。”南无涯声音阴冷而出,布满杀机的瞳光死死的盯着占南弦,道:“就算凌魂军利用高科技屏蔽掉你们的通讯设备,可你既然察觉到事情不妙,为何不带着小龙堂的所有人去前线。”

    “我”

    “帮主,这你就错怪南哥了。”高雄出声道,南无涯侧脸望来,他这才说:“昨晚上午南哥就提醒过帝江和我,说凌魂军那边不能大意,当时我有这样的想法,可帝江大哥刚愎自负不听我和南哥的提醒,执意下达强攻的命令。”

    “你说什么?”碧血沧喝道。

    高雄点头道:“非但如此,帝江还呵斥南哥,说不准南哥带着小龙堂进入前线,还让南哥将小龙堂带里他远一点,帮主,帝江就在旁边的房间,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问他。”

    南无涯怎么会不相信呢,帝江对占南弦一直都没什么好感,还怕占南弦、蔺红尘、烈刃他们三人抢了他的位置。

    原本,南无涯是想让占南弦跟帝江再磨合的,只是没想到帝江竟然敢在战场上如此不分是非,还怕占南弦抢攻。

    “帮主,战场规矩我怎么不明白呢,可帝江才是总指挥,我若违背他的命令,当时候他一状告到你这里来,我百口莫辩。”

    占南弦为自己辩解。“但当时我发现小龙堂那边的信号被屏蔽后,担心前线会出事,就带着百名精锐兄弟赶过去,没想到途中也被凌魂军的高手伏击。”

    “你们也被伏击了?”

    “是,伏击我们的人都很强,当时那种情况,我们不能再按照原来路去前线,就穿过丛林,没想到遇到同样被追杀的高雄他们。”占南弦将昨晚发生的事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