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梦寒 流言

作品:《如你光年

    姚诺一只顾着吃,嘴里塞得满满的,也没时间回答我的问题。

    看她吃东西,很容易激起人的食欲。

    “若若,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八卦了?”

    姚诺一在火锅里寻找目标,我夹了煮好的肉片给她,她喜滋滋的。

    我说:“这有什么,喜欢就说,就在一起,不喜欢就拉倒呗。”

    姚诺一摇了摇头,“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姚诺一颇为诚恳道:“喜欢我们头儿那样的,会疼人,重要的是会做饭。”

    我笑笑,不以为意。

    姚诺一认真道:“你不信?我跟你说,在你出现之前,我一直在勾引,哦,不,在追求我们头儿,就是他老不上套,最后又看上你了,没办法,只得撒手了。”

    我愕然,“”

    大家不都是好兄弟吗?什么时候还有这个插曲?

    “我神经大条,走不进像我们头儿那样有故事的男人心里,那个蓝老师,太矜持了,谁跟她在一起都不轻松,不是一路人。所以,的确是你更适合我们头儿啊,我是真心想你们在一起幸福快乐的。”

    我还能说什么,“谢谢支持。”

    “放心,我从来就不是你的情敌,我誓死捍卫你们的爱情。”

    “哦”,我真的很想知道,姚诺一脑子里天天在想什么,宋尤明都觉得她有趣。的确,她的心思既坦率又花花道道的,让人猜不着。

    “若若,你为什么又不吃辣了?”姚诺一嫌弃清汤里的菜,捣在辣椒里反复浸泡过,才肯吃。

    本来我们两个该吃全辣的锅底,但我还是不能放纵。

    “有孩子,不能吃。”

    我不太想跟姚诺一谈论这些话题,因为她的尺度一向很大。果然,她想了想,就哈哈大笑。

    她想说什么,被我的眼神逼了回去。

    “若若,晚上我去你家看看你儿子,我只看过照片,跟我们头儿好像啊,但是比他白嫩,好可爱!”

    姚诺一这个笑别有内涵,怪欠揍的。

    我们还没吃完,旁边一桌来了两个女人,比较妖娆的那种。

    “下午赵太太也会去吗?”

    “肯定啊,人家可是女主播,又漂亮又有范儿”

    两个女人都是三十几岁的年纪,浓妆艳抹,说话自带矫揉造作,不知道是哪家作妖能手。

    我听着她们好像在说赵叨叨夫妇,就留意听了几句,然后吃瓜吃到自己房子塌。

    “听说周太太也回来了,她也会去吗?”

    “她啊!”女人的声音明显含着几分鄙夷的意思,讥笑,“她肯定不会去吧,对了,周局长可能也去,早知道我就穿那件新做的旗袍了”

    “你省省吧,谁不知道周局长宠妻如命,现在周太太回来了,他更不会正眼瞧你了。”

    “周太太啊,你不知道吗?听说去年那次宿山行动,她被那些人人劫持了两天,年轻貌美的女人,你想想,那些人能放过她吗?”

    “啊?不是说那是谣言吗?周局长和周太太一如既往地恩爱,不像是啊!”

    “可能是表面恩爱吧,想想就脏死了,不知道周局长怎么想的,还留着她,她……”

    砰——

    碗盏碎裂,姚诺一目光凶狠,骂了两句粗话。

    “你谁啊?”

    “不认识你啊!也没没说你啊!”

    两个女人露出惊恐之色。

    姚诺一怒不可遏,叫道:“那你们在说谁?老子出生入死,倒由得你们胡乱泼脏水,谁敢再说一句,我毙了她!”

    姚诺一作势要掏枪,但没成功。幸好她今天没带枪。

    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还有人拿着手机在拍视频。

    我上前拉了姚诺一,那个女人看着我,“你你是周太太?”

    我斜睨了她一眼,然后对姚诺一说:“诺一,算了!”

    并非我大度,只是情势不得已。这么多人在,姚诺一如果动手,后果都是我们来承担。

    姚诺一可顾不得那么多,“若若,你别拦我!我最烦这种没事找事,嘴毒心恶的长舌妇了!”

    “你知道她们在胡说,还较什么真?”

    我也很烦。当场听到别人在议论自己,还是那么不堪的言论,谁会不生气?

    我又何尝不想抽她们几个大耳光,只是,大局为重。哎,很悲哀。

    有了大局观念的人就没有万事随心的人快乐了,这不知是一个人的成长,还是倒退?

    有个女人很心虚,不敢看我们。另一个却说:“我们说什么了?你是警察吧,没有证据,你敢把我们怎么样?”

    她能很快识出我和姚诺一的身份,看来是有来头的。

    姚诺一更来气,“以为我不敢怎么样是吧!我今天把你们打了,去坐几天牢,出来之后,我照样不会放过你们!”

    姚诺一挥拳要上,我根本拦不住她,两个女人吓得尖叫。

    差一点儿,有人拦住了姚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