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5:我可以原谅所有人,但你不能 220、无限轮回的仇恨

作品:《一剑倾国

    咒语,咒语,咒语。

    张怀山以此生最快的语速唱出咒语,太翁书阁便产生了巨大的震动,摇晃之剧烈,让人不禁怀疑这一整个建筑仿佛要拔地而起。但是终于没有,因为它首先变幻了形状,从普通的飞檐拱角的宫殿,变成一副三叉戟。

    这一幕任谁看到,都要惊爆眼球。如此庞大建筑,居然还能强行变幻形状,而且是如此的具有攻击性。可见戟间闪烁雷电,猛地捅向释天众的囚笼。

    轰!

    巨大的刺耳的声响中,四方空间大幅度抖起来,周围建筑与五彩光雾被一阵又一阵的余波摧毁,方圆十里被夷为平地。

    “哦?”燕离看不出有情绪的波动。

    “小子,”张怀山的冷笑声从玲珑天里传出来,“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邪术控制小塘说话,玲珑天确实有移动的咒令,也确实只有掌教跟继承人知道;但是,你方才让他说的,分明是让玲珑天与敌同归于尽的咒语,小塘修改了其中两个关键点,让我得知这是一个陷阱。”

    “果真可以移动?”燕离若有所思。

    三叉戟猛烈进攻释天众,使其身形逐渐模糊,监牢也快支撑不住。燕离忽然收回释天众,离崖置于腰间,面向巨大三叉戟。

    暴烈的雷光将燕离吞噬。但很快又形成漩涡,离崖如同怪物般将不友善的外力吞尽,到了最后,一道雷丝都不见,天地忽然就陷入万籁俱静。

    一毫风也无。

    张怀山心脏猛一跳,耳畔忽然传来一个怒喝:“竖子敢尔!”他听出声音的主人,不由得惊喜叫出声,“掌教!”

    燕离正在此刻拔剑,彷如定格的时光重新运转,万籁俱静的天地瞬间聒噪起来,听不清究竟是什么声音,仿佛什么声音都有,但唯独那一声“呛啷”最为惊艳,让每个听到的人永生难忘。无量量的黑色剑光倾泻而下,朝着玲珑天劈斩而去。

    玲珑天上方兀然显出一层圆形法阵,共八个格子,每个格子都有着不同色的花纹,中间一小圈,是由符文组合的五龙戏珠的图案,

    五龙也是不同颜色,分别是代表金木水火土。

    剑光撞上法阵,就被弹开,无量量的剑光,竟是摸不到玲珑天半片瓦,全被这法阵给弹了开去,像泼在地上的水一样四处溅射,水字院遭到这一回的破坏,几乎面目全非。

    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男子缓缓从法阵中升起,又一闪,已来到半空,与燕离相隔十丈对立,然后伸出袖袍,那法阵即化光没入他袖中。

    “怀山,本座传你咒语,带玲珑天去别处。”

    玲珑天里,张怀山听得秘旨,立刻照办。玲珑天即刻收缩变形,层层收缩之后,从庞然大物生生浓缩成一颗巴掌大的圆球。圆球“咻”的没入虚空消失不见。

    燕离只瞟了一眼,就不再关注。“终于逼出你来。”

    中年男子自然就是五行院的掌教苏晋,他望向被死怨之力控制着、努力想要说点什么的柳塘,眉头皱了皱,道:“本座的爱徒很受你一番照顾了,你放了他,本座就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燕离道:“他人说你谋定而后动,所以你眼睁睁看着你的徒弟受苦,也不急着出来阻止,是终于找到对付我的方法了?”

    “胡说八道!”苏晋目光如电,语气强硬而且凌厉,“若非对付苏小剑受了伤,怎容得你放肆!你这黄口小儿,不知从哪得来邪术,以为御使八部天龙的亡魂,就能跟神圣领域对抗?太天真了!”

    哪怕打到这个程度,哪怕此次五行院受损程度仅次于魔族入侵,苏晋仍然不将燕离放在眼里。因为修行境界摆在那里,洞观与神圣领域的灵神境界差距实在太大了。倘若用做官来形容,洞观好比五品中书舍人,负责传宣诏命;神圣领域则是一品大司徒,统管三省之首。大司徒自然不会将一个中书舍人放在眼里。

    苏晋说着话时,随手甩出一张符纸。符纸遇空气即开始燃烧,不片刻就全化为了碎灰纷飞,看起来毫无规则,可若是细细观察,会发现细灰在虚空中拉出了浅浅的玄光,一番交织,就形成大网。

    燕离在毫无察觉下,被大网网个正着,但见雷霆呈爆炸式的膨胀、扭

    曲,像是杂乱无章的线团。苏晋的元神之力由五行之力做根底,取复数融合,形成一种诛灭邪怨的雷霆。这一手既非神通,亦非绝技,就是凭借强大修为在瞬间完成转化。

    死怨之力遭到了克星,数百上千、凌啸天的神境都不能奈何的防护层眨眼告破。

    燕离闷哼一声,全身焦黑地落了下去,摔在废墟之中。

    柳塘只觉浑身一松,就从死怨的控制解脱开来,心里也跟着放松,身子就自由落体。苏晋抬手,便有无形之力接住柳塘,将之摄到身前,召了一朵云来放置。柳塘在云上跪了下去,想到自己的灵魂即将被噬魂蝶吞噬殆尽,他不禁悲从中来,哽咽着道:“师尊,徒儿让您失望了……”

    苏晋看到爱徒的狼狈状,心中也升起怜惜来,宽慰道:“这不是你的错。八部天龙确实棘手,如它们是全盛期,莫说五行院,便是九大加起来也不是对手,为师又怎么会怪你。”

    “不……”柳塘心中苦涩,“徒儿,徒儿中了噬魂蝶……”话音方落,他便软软地倒了下去,身子更是渐渐模糊。

    “塘儿!”苏晋瞳孔一缩,慌忙上去抱着柳塘,翻开他的眼睑,可见其瞳的色调渐渐淡化,不禁痛叫一声,“不!”

    瞳色有杂质,意味着灵台不洁,瞳色淡化,正是灵魂被吞噬的表象。

    “竖子,你怎么敢!”苏晋神色凄凉又疯狂,目光蓦地无比凶暴,投向废墟中的燕离。

    事实上,燕离给柳塘种下噬魂蝶的时候,玲珑天才刚刚启用,张怀山师徒正好错过了这一幕。是以在五行院的人看来,燕离抓柳塘,定然是要将其作为人质。死人是没有作为人质的价值的,这就是他们只在一开始营救一次,失败之后,就放任不管的缘故。

    苏晋怎么也想不到,燕离会给爱徒下噬魂蝶,在他看来,燕离想要活命,简直必须要牢牢抓住柳塘不可。

    柳塘就这样死了,魂飞魄散,留下一具无主的躯壳,因为死怨早已侵入其体,在灵魂消散后,躯壳也迅速地化为了飞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