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2章 番外之有人在指使

作品:《一窝三宝:总裁喜当爹

    许知可叹了一口气,最终敌不过自家哥哥的厚脸皮,到底是松了手,剩下许知远捂住自己发红的耳朵,暗骂许知可的狠心。

    经过这一番‘脱胎换骨’的洗礼,许知远最后那一丁点的困意都消磨殆尽了。

    “你老实告诉我,昨天那份邮件你是不是动了手脚?”

    “什么啊?”

    许知远一脸茫然的看着许知可。

    “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许知可疑惑的看着许知远那张未洗漱完毕的俊脸,奈何许知远装无辜的本领已经炉火纯青,可以媲美影帝,所以她根本就看不出什么端倪。

    “没什么。”

    可能哥哥真的不知道吧,许知可心里想。

    “只是一封无关紧要的文件罢了。”

    “那文件是丢了吗?”

    “不是,只不过是不小心被人篡改罢了,可能是我不小心按到哪里了才会变成那样的。”

    许知可自顾自的说,为身边的人开脱,完全没有意识到身边人有些复杂的神色。

    但是许知远伪装的很好,在许知可看向自己的前一秒,就像是有感应一样脸色恢复如常。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这次可就冤枉我了啊。”

    许知可笑了笑,“是啊,那哥哥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嗯。”

    随着卧室的门被关上,许知远收起了玩世不恭的伪装,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本就俊秀的脸在阳光的剪影下无端带上了几分冷峻,脸色也是晦明难辨。

    床头的仙人掌昭示着自己旺盛的生命力,但是许知远却觉得自己越发看不透自己这个妹妹了。

    其知可猜的没有错,邮件是他改的,这一点确实是他骗了许知可,但他也是为了知可好。

    昨天晚上自己的电脑刚好坏了,他才跑去用许知可的。

    正在查着资料,页面突然弹出来一个页面,以为是垃圾广告,刚打算关闭,就看见林唯唯三个字跃然网页上。

    回去之后的他越想越不对劲,只得借口支开许知可再次来到电脑旁边查看。

    他想不通自家妹妹虽然是娇纵了一些,但怎能可能会想出这样有些歹毒的办法。

    背后是不是有人在指使?

    要不然可可不会这样的。

    但是是谁?

    在许知远怀疑的时候,背后的人同样也在怀疑他。

    肖敏就敏感的感觉到这事情有几分不对,尽管许知可说是自己的大意但是肖敏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相信。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件事跟许知可密不可分。

    肖敏脸上阴郁:“该死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不会已经把自己给暴露了吧?”

    第二天。

    肖敏坐在别墅的窗户边上,回想着自己跟许知可说过的所有话,觉得自己昨晚的决定实在是正确。

    一劳永逸……

    这个被奢侈品精心养育的女人肤如白玉,时不时面露狠色,一直等到电话响起,才收起所有情绪不动声色的接通电话。

    “怎么样了?”

    “敏姐,我们全部都已经准备好了,兄弟们也都到齐了,就等着您一声令下,我跟兄弟们整装待发!”

    领头的人的声音有些憨笨,光听声音的话,还以为他们几个是要去做什么大事,但就是这样给人信赖感的声音,说出的确是准备犯罪的话,给人一种诡异的违和感。

    “好,等我消息,等一下到了那边之后,先藏起来,伺其不备下手,我晚一点会过去一趟,我希望等我过去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许知可的尸体。”

    “没问题,包在哥们几个人的身上。”

    现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肖敏随口报出一个地点,是城外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常年不会有人经过。

    电话那头的人点点头,挂了电话。

    肖敏整个脸上就出现了诡异的笑容,她肖敏向来都不做赔本的买卖,是的,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她也不会再去白费功夫!

    想到这儿之后,她便立马给许知可打了电话,许知可对于她的来电,有些惊讶。

    “知可,我有个东西放在城外的旧房中,需要去你拿一下,可以吗?很紧急的,我相信的人也只有你了。”

    “什么东西?”

    许知可疑惑的皱眉,“为什么要放到老房子里?”

    而且还是现在这个关键时刻。

    许知可下意识看了一眼时间,能让肖敏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打电话来的,应该还是挺重要的吧?

    肖敏眉毛一跳,这姑娘这个时候倒是挺有防范意识的。

    “等你拿过来之后,我亲自告诉你。”说完这句话之后,立马就报出了房子的地址。

    一听到她这么火急火燎的语气,再想到现如今两个人的处境。

    这个东西肯定也是十分重要。说不定,关系到她们两个人的生死与暴露与否。

    许知可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马答应了下来。

    但是等到许知可真正到了约定好了的地点之后,她心里面却莫名生出丝丝的恐惧。

    城外的荒郊野岭中,一个早就被人遗弃的小房子安静的立在那里,颇有‘遗世而独立’之感。

    表面衰败的很严重,让人一眼望过去绝不会新生踏进去念头。

    跟房子的外表比起来的话,地下室的房间倒还算干净。

    只是有些,阴暗潮湿。

    不,应该是十分阴冷潮湿。

    许知可慢慢的往里面走,满脑子天马行空。

    墙壁有些漏水,一层薄薄的水雾在上面盘旋,缓缓凝成水滴,滴落到地上,在静的只剩下呼吸声音的房间中显得突兀。

    许知可后背早就被冷汗打湿,她不知道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有用的地方,值得自己亲自跑一趟。

    肖敏所说的重要的东西到底在哪里?

    按照肖敏的指使,她已经找了整整两圈了,但是都没有发现。

    “这个肖敏是不是骗我的?这里哪里有她说的东西?”

    但是她那那言之凿凿的语气,笃定的很。

    要是你记错了,回去本大小姐可绝对饶不了你!许知可恶狠狠的想。

    忽然,一阵浅浅的细碎的脚步声传来,让许知可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